过境(终章)

/
吴悦在刘昊然离开后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叮嘱了吴磊一堆有的没的,说的大抵和刘昊然都差不多,给他送了个临时的备用手机,就马不停蹄赶回公司,走之前还想要把助理留给他,最后还是被吴磊拒绝了。


“我心里有数,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姐。”他朝她微笑。


吴悦板着脸,神色冷漠,最后还是上前踮起脚揉了揉吴磊的脑袋:“傻小子,别瞎想,这些交给工作室就好,你这两天就好好休息,什么也别做,手机少玩,如果有乱七八糟电话打过来打听这事情也别接。”


“知道了,我有分寸的。”他点头。


大门伴随着吴悦和助理几人的离去再次阖上,细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吴磊才终于疲惫的躺倒在沙发上。屋外是浓重到压抑的夜色,几乎让人窒息,和灯火通明的公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胸口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越来越清晰,几乎将他碾碎,就算置身空荡的空间,还是无处可逃。吴磊睁开眼,慢慢起身将公寓内所有的灯都一一关了,才终于再次回到沙发上,侧身缩起了身子。


他在黑暗中混沉睡去,梦里都是潦草荒诞的片段。


所有的人一一陆续离开。父母,吴悦,同事,朋友,最后是刘昊然。像是身陷一个无法挣脱的宿命论,眼睁睁看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成为过客,可望不可及,而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


接着他就在黑暗里醒来,眼角温热。


吴磊摸黑找到扔在一侧的手机点亮,已经临近一点半点,他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睡了将近一个小时。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和各种消息已经爆炸,点开微信都是消息99+,探寻的,关心的,帮忙的,什么都有,吴磊一条都没看,犹豫了很久,还是点开了微博。


尽管刘昊然和吴悦走之前都再三叮嘱他不要上网或看微博,安心呆在家里就好。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去面对万千舆论和大众的评头论足的。那些数以万计的谩骂嘲讽或是恶毒的诅咒,隔着网络,通过文字,成为一道道不见光影的利刃,全部叠加在一个人身上时,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光靠文字就能将人轻松击垮。


吴磊从小涉足娱乐圈,一路摸爬滚打着长大,不可谓不清楚。二十几年的人生,唯几经历的的几次刻苦铭心舆论暴力事件,包括那封送到他手里的恐吓信,都让他身心俱疲,几乎一蹶不振。


而这一次,又是这样。


他垂眼侧缩在沙发上,通过小号一条条浏览着各种评论,谩骂的他的,支持他的,嘲笑他的,隔岸观火的,幸灾乐祸的,祝他糊穿地心的,打死也不信的,什么都有。


有关与他的热搜还有两条挂着,占据榜首,边上一个“热”字扎眼而刺目。


那种无法逃离的窒息感再一次席卷上来,伴随着一阵无法抗拒的冰冷和孤独,让他几乎落泪。


二零一六年的那段可笑且毫无根据的造谣再次被人提起,成为他的原罪,这么多年了,还是像耻辱一般,紧紧的贴覆在他的身上,怎么也甩不掉。就在他以为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已经淡忘了的时候,再一次因为这种毫无根据的造谣卷土重来,让人痛苦到恨不得片肉剔骨。


那些一条条罗列出来的欲加之罪,到底该怎么证明?


千夫所指下,他的清白又在哪里。


天上地下尽是空荡到没有尽头的迷惘,而他像是一个众目之下身负千斤锁链之人,喘息不得,被过去牵扯得血肉模糊,每一步都带着血泪,却看不到哪怕一点点未来的希望。


他的归途又在哪里?


爱离别,怨憎会,求不得。


到最后,身边空无一人。


吴磊麻木的不停翻看着微博,用力咬着自己的唇,努力克制着自己,在深夜里低声哽咽着,几乎缩成一团。


熄灭的屏幕再次点亮,接连推送了两条微博消息,在夜幕中带起刺眼的光。他在泪眼朦胧中努力去看,却被“刘昊然”三个字晃到几乎呼吸停滞。


——“刘昊然深夜伴图发文,力挺吴磊,坦言当晚曾和吴磊一起聚餐归家,证实吴磊并未恋爱,回怼网友:我和他的友情无需他人证实。”


——“刘昊然深夜怒怼粉丝,力证吴磊清白,言称吴磊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
刘昊然的微博在发布完的一分钟后浏览量已经超过一百万,评论一万,转发两万,还在飞速增长。


一时间头条被刘昊然和吴磊迅速攻占,到达深夜的第二次高潮。


“刘昊然怒怼粉丝”、“刘昊然微博”、“刘昊然吴磊”等关键字迅速登上热搜,席卷微博。


他的微博已经爆炸,伴随着还有无尽的电话和微信消息轰炸,在被摔的支离破碎的屏幕上前仆后继地跳出。


铭哥的电话在一分钟后迅速拨打了过来,带着暴怒的低喝:“刘昊然!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这件事他妈关你屁事,要你这么殷切去插一脚!?你现在让公司怎么办,一群人为你深夜加班公关撤热搜!?”


刘昊然的声音很平静:“铭哥,我很冷静。”


“这件事就这样吧,热搜也别撤了,你也说过的,热度过两天就降下来了。”


“刘昊然,你是不是被下降头了!?吴磊那小子给你下了什么药要你这么拼命去护着他!?你这么干除了给你自己败路人缘之外能帮他什么?帮个屁!什么都帮不了!所有人只会指着你们的鼻子骂你们两个人沆瀣一气,可笑!”


“我知道。”刘昊然垂下头,认真的看着自己掌心,良久以后慢慢举起手,对着黑夜虚握了一把,最后略带自嘲的低声开口:“可是吴磊需要。”


就算他所做的一切,对世人来说不过是在为吴磊辩驳,为吴磊打掩护,他也不会后悔。他已经错过了太多次陪伴在他身侧一起度过苦难坎坷的机会,所以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犹豫,哪怕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他也要站出来。


他不愿看到吴磊独自承受这样的诘难和污蔑。


就算他们或许已经没有以后。他也依旧想要站在他身侧,陪他度过这一段,哪怕是以密友的身份。


“能称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但做对好兄弟又如此相爱,旁人会说不该。”刘昊然苦笑着对着黑夜轻轻的哼了一段歌词,对面已经没了声。


最后还是他开口,“铭哥,原谅我这次吧,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我没办法看着他一个人面对这些东西。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我也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一点点也好。”


所以会毫不犹豫登陆自己交给公司管理多年的大号,发出吴磊当天的照片,坦言自己相信吴磊,告诉所有人自己那一天也在餐厅。


所以会在看到评论里嘲笑自己蹭热度给吴磊洗白时会毫不犹豫回以“我和他的友情无需他人证实”,“他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若所有的爱都必须化为友情,才能让他得以有资格站出来为吴磊鸣一次不平,那他也甘愿。


他不后悔。


/
吴磊拨通刘昊然的电话是在深夜三点多,距离他的微博风波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余热还未散去。


整个夜晚,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个闹剧狂欢,先是点评了吴磊和女星的绯闻,随后见证了工作室的通告和律师函,在品尝完专业人士有心整理的所谓吴磊黑料后, 以为已经可以满足睡去之时,刘昊然再一次发力,站出来发微博力证吴磊清白,将整场闹剧推向高潮,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所有吃瓜群众的狂欢之夜。


没有谁会在意自己吃的馒头上蘸着的到底是谁的血,所有人都像是磕了药,被狂欢和快乐淹没,满足了自己的八卦心,喷洒完自己的负能量后满足睡去。


没有人会关心自己发出的留言会不会很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法不责众娱乐至死的年代。


这次吴磊再没有用别人的手机给刘昊然打匿名电话,挑的也不是一周年纪念日。可是当刘昊然接起电话时,等待着他的还是一片沉默。


他对着电话喂了几声,吴磊依旧没有开口,他耐心的等待着,终于在无声的尽头听到了吴磊一声低声的抽噎。很细,很轻。


“吴磊?吴磊?”刘昊然有些慌张,急忙开口。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吴悦没陪在你身边吗?你现在一个人?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消息?”他在黑暗中慌张起身,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匆忙奔到客厅,披了件衣服,一把扯过一侧的口罩帽子钥匙和钱包,往玄关处走,期间还不停安抚着电话那头不愿意出声的吴磊:“你别挂电话,吴磊,你要是不想说话就不说话,我在这边听着。”


“你等等我,我现在就过来。”他匆忙甩上门。


凌晨三点的夜,路上人影难寻,更别说是出租车了,刘昊然和吴磊的电话还没有挂断,没办法也不愿意深更半夜打电话给陈叔接送他,只能独自站在路边狼狈的拦车。


那头的吴磊依旧不愿开口,只有细碎的声音和呼吸声,之前让他心慌的抽泣再没有响起,刘昊然原本焦急的心也稍稍冷静了点,只是不停的重复着让他别挂电话。


等到他终于拦到一辆车飞速赶到吴磊公寓处时,电话已经接通将近四十分钟了,刘昊然终于狼狈且气喘吁吁的站在吴磊公寓大门面前,深呼吸了一口,低声对着电话那头开口:“吴磊,我已经在门口了,你开门。”


一分钟后,门应声而开。


吴磊就那么站在门口,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望着他。眼角带着红意,昏暗的壁灯下,依旧能看到对方眼里润泽的水光。


那一刻,刘昊然的心柔了极致,几乎能掐出水来。


眼前的人,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哪怕他曾无数次让他走,让他别管他,只要吴磊一个电话,一声哭泣,他还是会马不停蹄,深夜三点瑟瑟发抖站在马路边拦车,一路赶过来,不顾形象狂奔,狼狈的来到他面前。


只要吴磊还需要刘昊然。


这么多年的牵扯,欢乐和眼泪,温存和离别,都带着太多的宿命意味,融进他们的血骨,不分你我。


“刘昊然。”吴磊叫他,声音带着沙哑,“谁他妈要你逞英雄了。”


刘昊然一愣,无奈的苦笑:“我也不想的。”


“可是你让我怎么心平气和看着他们这样污蔑你。”他无力的偏过头盯着吴磊,终于抬起手,像是怕被他拒绝一般,小心翼翼地去碰他湿润的眼角。


吴磊的表情很复杂,咬唇看了他很久,最后还是朝他怒目:“我让你别管这件事情的!谁让你掺合进来的?!”


“哪怕是一滴眼泪,一句委屈,一次受伤,我都会担心得坐立难安,你让我怎么眼睁睁看着他们中伤你?”他的声音里带着隐忍的痛苦和疲倦。


“你给我闭嘴!”吴磊握紧了手,忍不住去攥他的领口,“我跟你说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给我闭嘴!”


“就算我们以后没办法在一起,我也做不到看着你受这样的污蔑。”刘昊然盯着近在咫尺的吴磊,任他扯着自己的领口。


“我他妈不想听这些!”吴磊红了眼,垂在一侧的拳头隐忍了良久,还是一拳打在刘昊然的脸上。


“谁让你管这些了!”吴磊咬紧了牙,望着被他一拳打偏了脸有些踉跄的刘昊然,“没有人希望我们在一起!你听得懂人话吗?没有人!”


刘昊然侧身垂着头,半天才缓过来,低低的苦笑,“我知道啊,你强调了那么多遍,我当然知道。”


“连你也是这样。”他抹了一把自己的唇角,果不其然有隐痛传来,“就算我们现在还是彼此喜欢着,你还是不想要回头。”


“我没有勉强你。”


吴磊被他说的气到咬牙,再一次近身双手扯住他的领口,用力提起,“我让你闭嘴!你少给我自作多情!我不喜欢你,更不想要跟你在一起!”


刘昊然没有挣扎,任他扯着,半天低哑的笑了两声,像是咳嗽一般,伸手去摸他的眼睛,替他抹掉面上的湿润,开口叫他。


“磊磊。”


“你哭了。”


“少假好心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面上的泪,咬唇用力的推开刘昊然,直把他推得一个趔趄,跌靠在一侧的墙上,才终于冷静了一点。


但是在低头注意到对方口袋里掉落成出来的东西时,却又大脑一声嗡鸣,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刘昊然的钱包半摊着掉落在地上,透明的夹层里放着一张纸,一颗佛珠。


朦胧的壁灯下,熟悉又稚嫩的字迹眼熟到让人心头酸涩。


——“不分离。”


2016021865。


那一年他们还年少,他在酒吧写下这个愿望,把它高高贴在墙上,心里想着的是以后他们两人再回去看到时一定会感慨万千。


后来刘昊然出门给他买了两条红鲤,说要把自己的机会一起给他,让他能许两个愿望。


再后来,他们毫无理由的草草分手,直到五年后才终于在婚礼上相遇,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们再没有回丽江过,更别说去寻找那张字条。


可是刘昊然却一直偷偷留着,连着那串他忐忑时赠与的佛珠一起。


那些都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秘密。


吴磊缓慢地蹲下身,想要去捡他的钱包,却最终还是没忍住,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哭得无声无息,撕心裂肺。


他是不甘心的,是孤独的。


所有的人都在让他放弃,告诉这段感情是错的,却没有一个鼓励他去坚持。他一路独行,从最开始的抗争到最后的沉默,到底经历了多少失望,连自己也早已数不清。


可是如今的刘昊然却再一次让他动摇,或者说,从五年后刘昊然再一次出现开始,他就在不停的动摇。


到底是意难平。



一侧的刘昊然也沉默着朝他走近,蹲下身,用力将哭得力竭的吴磊搂进怀里,一遍遍的抚着他的背。


“别哭了。”他说。


“吴磊,我就在这里,磊磊,我哪里也不去。”


他挣扎着去推他,眼泪蹭了刘昊然一身:“刘昊然,你是个混蛋!”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分明跟你说了不要管我,你还要贴过来!”


最后还是被他搂紧了后脑,用力吻上。


那是个带着眼泪咸涩的吻,不够凶猛,不够缱绻,充满了苦痛,杂糅着两人错过五年的无奈和压抑。


“对不起,吴磊。”他听到刘昊然破碎的痛苦的呢喃。


“我错过了太多你的过去。”他的呼吸喷洒在他面上,温热潮湿,近在咫尺。


“所以请不要再一次推开我。”他的额头抵着他的,痛苦的哀求。


“我再也不想丢了你。”


“求求你,磊磊。”


那种像是自血液中逃离的痛苦,那种潦草的散席,那种可望不可及的执念,那种像是一场过境狂风一般不留半点余地的错失,他再也不想体会。


吴磊用力的环住刘昊然,几乎扑倒在他的身上,用力一口咬在他的锁骨上,压抑了五年的怨愤,终于通过这毫不留情的用力一口,透过外渗的血丝,发泄了出来。


恍惚间吴磊终于想起那一晚牵着手跳上小红车后,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关了门的校园,没了白天学生们的欢声笑语和朗朗读书声,安静而又空旷。


他在刘昊然的帮忙下,两人一起越过了护栏,溜进一所中学操场,在高悬的夜灯下一前一后在操场上散步遛弯聊天。


那个晚上,他们两人坐在公共看台上冷得缩在了一起。刘昊然的目光不知道落在远方的哪一处,突然开口叫他:“吴磊。”


他闻声抬起头看他。


刘昊然朝他微笑,“真想看看中学时代的你。”


“其实也不是非要中学时代,你的童年小学中学青春期成年,我都想看。”


“我想看看那时候的你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因为拍戏很忙没空跟同学相处,一个人很孤单。”


“要是早知道我们会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早点来遇见你。”


后来呢?


他们在夜灯下,在冷瑟的夜晚里接吻了。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生涩而纯情。


原来他们是在那一晚在一起的。


吴磊终于在回忆中苦笑出了声,松开了咬着的刘昊然的锁骨,用力的回抱住他。


原来一晃眼,已经这么多年,犹如狂风过境。


“刘昊然,我是真的,很讨厌你。”


但是又无法逃离的,深深爱着你。






>全文完<



完结了,也没什么番外和后续能交代的,不然大概要写不完。1月份的时候写了123,后来因为没有大纲搁置,直到四月份和豆哥哥一起敲定大纲,才终于回来把这篇写完。到此为止,一共20章,所有基本情节都能串起来了,虽然被一路改了很多,在此还是要谢谢我最爱的豆哥哥,感谢大家能忍我的垃圾话。
感谢所有点过赞留过言的65girls,大概是因为食言而肥的原因,不好意思回复你们,你们的留言我都看过,大概一路笑着一路写完的,n+1次想过be,但是还是好好的he了。

如果说青阳是初心的话,那过境大概就是终点了。
感谢你们能够陪我走完。

标签: 昊磊
评论(26)
热度(181)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