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8)

/
两人刚走出餐厅吴磊就问他要手机,刘昊然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了他:“你手机坏了?刚刚来的路上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没通。”


吴磊抿嘴点了点头,面色不太好:“在餐厅里泼了水,大概是出了点问题。”


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意给他添堵的,那一杯水确实泼的格外准,不偏不倚洒了满桌,直接让他的手机沐浴在温水中。手机屏幕还能点亮,但是没办法切换界面了,跟瘫痪似的停留在解锁界面,基本跟报废没什么区别。


“那女的怎么回事?”刘昊然走在他身旁,领着吴磊一路走回自己车旁,趁着替他拉开车门的间隙问他。


“不清楚。”吴磊低下头,下意识去指纹解锁,却又立马在第一次认证失败后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抬起头去望刘昊然。


“021865。”刘昊然迅速报了一串数字。


吴磊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为自己不必要的多想感到有些尴尬。毕竟那种用前任生日做密码的恶俗桥段太过老套迷人,要是刘昊然真的报的是他的生日,他还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手指按了一下home键,在弹出的键盘上按了没两个数字,却又一愣,意识到了什么,抬头去看刘昊然。


对方晚他一步上车,刚拉上车门在他身侧坐下,意识到对方朝他投过来的目光,有些意外:“怎么了?”


吴磊下意识用舌尖抵着口腔上颚磨了磨,最后还是没有对那串熟悉的数字表达任何看法,摇了摇头,低头解锁输入吴悦手机号的时候,才开口:“我大概是被设计了。”


“有人专门在餐厅那边蹲着,应该是和那个女人串通好的。”他将手机送到耳边,深呼了口气。


“大概被拍了有挺多张的。”接着他便闭了嘴,不再说话,沉默的等待电话接通。


刘昊然从他简短的解释里迅速捕捉到关键点理顺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现在事情紧急,需要立刻联系吴磊的工作室以及公关团队,便不再打扰他,只是偏头静静地看着他打电话,落在身侧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覆住了吴磊带着凉意的左手,握紧。


“冷静点,会没事的。”他说。


吴磊原本混乱飘渺结成一团的思绪像是突然找到了落点,让人烦躁的迷雾被风吹散,头脑瞬间清醒了许多。刘昊然盖在他手背上的手带着他一贯温暖的体温,成了如今自己冰凉身体的唯一温暖源。


他最后还是没有甩开刘昊然的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然而事情总是没那么简单。


吴悦的电话没办法打通。吴磊一连拨了三次,还是没人接。刘昊然在一旁看到他糟糕的脸色,终于忍不住开口:“她…我是说吴悦,不会是把我的号码拉黑了吧…?”


吴磊侧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手机屏幕,“她没那么无聊。”


“今天剧组下班后一起去聚餐了,接着大概是要去唱歌,现在应该已经在ktv了。”吴磊看了看时间,“估计吴悦压根没听到铃声。”


——如果不是那家餐厅离他们聚餐的地方极其近,吴悦和助理他们是绝对不会放任他一个人出来拿东西的,更何况是同剧组一直客气叫着的比他大两年的“宁姐”。


作为一起朝夕相处的同事,对方突然来这么一手,借着给他送“遗落在剧组休息处手机”的档口,把他骗到精心安排好的餐厅,接机找狗仔偷拍,真的是防不设防。


吴磊的本意只是就近低调过去取个手机,没想到刚到对方所说的地点和等在店里的宁姐碰头,就被埋伏好的狗仔拍了一连串的照片,要不是最后一下对方太过有恃无恐,车子里的大炮几乎整个探出来了,他压根可能都没有意识到。


而宁姐那种似是而非佯装不知的态度更让人焦躁——对方显然是对此知情的,可是全程都在努力跟他打太极,拖着吴磊不让他有离开的借口,还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打翻了桌上的柠檬水,顺利让他放在一侧的手机报废了。


所幸之前刘昊然的信息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顺利将地址发了过去,也在苦等二十分钟后等到了刘昊然的救场,才终于得以脱身离开。


刘昊然被吴磊的话弄得有些尴尬,轻咳一声,转过头,“吴悦现在在干什么?她不是一直跟保姆似的围着你转的吗,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出来,还正好碰到这种事情?你要不试试你们工作室的其他人?助理之类的。”


吴磊的脸一僵,点屏幕的手顿在那儿,半天才开口:“我就只背的出吴悦的手机号。”


“你妈呢?”


吴磊不说话,盯着前座的靠背发呆,用行动向刘昊然证明自己的抗拒。


——其实这几年,吴磊跟自己妈妈的关系一直算不上很好。


虽然表面上两人是因为刘昊然产生了分歧裂痕,但本质上更是吴磊压抑了十几年情绪的一个爆发,而恋情的被迫拆散则是一个导火索。


他已经足够大了,不可能一辈子做笼子里的金丝雀。


刘昊然看出了他的不甘心,动了动盖在他手上的手,用拇指在他的手背上刮了刮,将他从神游的状态中拉回:“手机给我,我找人问问你那边人的电话。”


“你方便吗?”他皱眉转头看着刘昊然。


他们俩这么多年的纠扯,大抵彼此身边的人都看在眼里,但都是清一色的不赞同。


“上次去医院看你就是铭哥帮我找人联系的。”刘昊然说的很隐晦,似是而非的解释了一下,“就是你那边的人。”


吴磊一时间失了语,干涩的“哦”了一声,把手机递还给刘昊然。


手机顺利的接通了,但接下来的发展依旧算不上好。


在刘昊然简单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后,经纪人半恼火的责备已经通过手机传了过来。如果从分贝来判断对方的怒火等级的话,大概没有八分也有七分,一连串的话语通过薄薄的智能手机在不大的车内空间里扩散开来。


吴磊隐约能听到对方经纪人说的话,大概就是语重心长的教育和语气严厉的责备,让他不要一天到晚脑子犯浑往泥沼里跳,认真工作拍戏别想有的没的,跟自己保持距离,该休息就好好呆在自己公寓别主动凑到自己这里找事情,出了事谁都兜不住。


他耳朵恢复得不差,电话那头说了一大串,他听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刘昊然怕他听见刻意偏过身努力应和安抚对方了,可吴磊还是听到了,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坐在身侧的刘昊然。


刘昊然回头与他对视了一眼,盖着吴磊的手动了动,换了个姿势,直接探过去认真的握住了他的手,握的很牢,半点不给他抽出的机会。


“这些事情等我回去你再慢慢教育我,现在事情很急,铭哥你先把吴磊工作室的人的电话发给我。”他没有半点不耐烦。


最后还是在经纪人的念叨声中拿到了号码,挂了电话,联系了工作室的人,迅速解释了一下事件经过,联系公关团队商议好了临时处理方案。


同组闹出这样的绯闻,还被拍到了夜晚两人单独共进晚餐的照片,事件绝对不算小,特别是吴磊这样年纪正好,正值当红的上升期小生。


虽然他的定位是演员而非流量,但是在这样一个偶遇明星都能上热搜的娱乐至死的年代,这中绯闻爆出来绝对能直接登顶热搜头条一分钟收获一百万以上的浏览量。


绝对的负面新闻,除了能增加吴磊的黑点外完全没有一点好处。


刘昊然脸色也很难看,一路上一直握着吴磊的手没说话,直到车开到了吴磊所说的公寓楼下,才终于松开了手:“我送你上去。”


“不用麻烦了。”吴磊摇头,“刘昊然,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这事情把你扯进来真的不行,你自己也清楚吧。”


刘昊然没有说话,坐在靠外侧的身子半点没有挪开的意思,只是盯着他。


半天才开口:“不行,现在你的处境很麻烦,吴悦又不在你身边,我陪你上去。”


接着扭过身从后座取过一个大纸盒抱在了手上朝他示意:“还有你的东西,你不同意我就不给你了。”


吴磊看着他不容拒绝的神色,再也无力坚持,沉默了两秒终于叹了口气,“随你吧。”


接着在刘昊然的陪伴下下了车。

评论(8)
热度(72)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