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境(19)

/
吴磊的公寓比刘昊然想象的要冷清得多,可以感受到主人对其报以的敷衍态度——不同于曾经布置刘昊然公寓一般热情,东西很少,面积挺大,整个房间显得有些空荡荡,只放着很少的必需品,仿佛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简单到贫乏。


刘昊然不动声色的跟在吴磊身后进了屋,四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将收纳盒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吴磊进屋将眼镜帽子口罩摘掉,往厨房走:“要喝点水吗?矿泉水。我这儿没有茶叶。”


刘昊然点了点头,“随便吧。”


吴磊打开冰箱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递了一瓶给他,随后自己也坐了下来:“刘昊然,差不多就得了,别犯浑,该回去就回去。”


“你就这么急着跟我划清界限?”刘昊然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盯着他。


“我以为纽约的那个晚上,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吴磊的目光没有半点闪躲,口气很是坚定,“这事情你不能插手,你公司那边也不会愿意看到你插手。”


“你经纪人在电话里叫你回去了吧?”


刘昊然不说话,只是盯着他。两人就那么面对面坐着,陷入僵持。


最后还是刘昊然长叹了口气,“好,但我必须要等到吴悦来了,我再走。你现在手机也没有,工作室联系你也只能通过我的手机。”


“随便你吧。”吴磊疲惫的叹了口气。


两人返回吴磊公寓的时候已经临近十点半,距离吴磊被拍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工作室的人十五分钟前打电话过来说已经联系到吴悦他们和剧组了,吴悦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们已经在努力接触宁姐那边的人,也在私下里排查具体是哪家媒体拍摄的照片,但是目前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


宁姐的态度一直很暧昧,不停打太极,媒体团队那边的排查虽然已经有了眉目,但是对方开口就漫天要价,态度嚣张,进展缓慢。


刘昊然的经纪人和助理也在陆陆续续的拨打他的电话,企图让他回公司好好谈谈,一时间他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铃声震动不停,让人烦躁,还不能任性关机,简直让人抓狂。


刘昊然再一次将助理的电话按掉,疲惫的倒进沙发,努力把头拗着挂在靠背上长舒了一口气,半天后从倒置的视野里看到了从一侧卧室里走出的吴磊。


不知怎么的,下意识伸手,调开了相机,在昏暗的灯光下,没等吴磊反应过来,就按下了快门。


吴磊半路意识到他的动作已经有些迟了,下意识伸手去挡,动作太快,只露出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被手的残影挡住了。


一张失败的抓拍。


“你干什么?”他皱着眉走到他身边,问他。


“没事。”刘昊然放下手机,“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我去翻了一下房间,找到了几年前的手机,充了一会儿电,居然还能开机。”吴磊嗤笑了一声,语气里并无太多笑意,走到客厅,将扔在茶几上的瘫痪的手机拿了起来,轻松卸下了里面的sim卡,插回了老式的手机里。


刘昊然坐直了身体,凑到他身旁,一起看他的手机。


“x?”他问。


吴磊摇头,“7。”


巧了,正好是五年前他用的手机,囊括了他们热恋和分手点滴痕迹的那个,包括刘昊然的最后一个“好”字,还以一种绝对置顶的状态,嚣张的挂在吴磊微信列表的最上方,这么多年一直没变。


刘昊然没想到分手后吴磊一直没把和他的那个对话框删掉,甚至还保留了五年,在瞥见吴磊一闪而过微信聊天列表的时候,整个脸都绿了。


吴磊好像没事的人似的,半点反应也没有,迅速切回通讯录拨通了吴悦的电话。


“喂,姐,我现在已经回到公寓了。”


“嗯,刘昊然就在边上,他送我回来的。”


“我清楚,我不会让他掺合进来的。你也冷静点,别冲动,和那边的人好好谈谈,毕竟接下来还要在一个组里工作一个多月,闹的太难看不好,其他的听公关那边怎么说就行。”


“那我挂了,你回来的时候开车小心点。”


吴磊挂了电话,抬头去看撑着膝盖凑过来看他的刘昊然,“吴悦还有十多分钟就到了。”


“嗯。”刘昊然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吴磊皱起眉,提醒他,“刘昊然。”


“怎么了。”


“别让我一遍又一遍提醒你。”他用食指点了点茶几,“我们已经在纽约默认达成共识了吧,不再彼此纠缠,划清界限,你也没有反对。我感谢你今天及时出手帮了我一把,但这并不表示我就同意你掺合进这事里。”


“这件事压根不关你什么事,你管好自己就好。”吴磊的口气很硬,没有半点斡旋的余地。


空旷的客厅里,只有玄关处两人进门时开了的一盏灯,有隐约的光透过来,打在两人的面庞上。刘昊然的脸半陷在黑暗里,面部轮廓被勾的好看至极,抿起的唇拉出一条冷峻的线条。


就算是现在这样严肃甚至有些狼狈的时刻,吴磊依旧没办法控制自己,下意识走神,努力克制着不那么贪婪的盯着他。


不是商量,是命令。


刘昊然跟这事没关系,更不能被扯进来。


他慢慢垂下眼,指甲深深陷进掌心,一遍遍认真的对自己默念。


最后是刘昊然哂笑了一声,打破了一室的安静僵持。


男人从裤袋里掏出了烟,为自己拣了一跟叼在唇间,含糊的苦笑问他:“可是现在不是普通的时候啊,你让我怎么冷眼旁观?”


“旁观你被人设计陷害泼脏水然后被全网黑?”


握着打火机的手半路落到了吴磊的脑袋上,带着安抚性质的随意揉了揉,“不用担心我,吴磊。”


吴磊板着脸打掉他的手,“我没有担心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刘昊然盯着他,“你就那么想我走?”


“对啊,你的任务从把我送到家就结束了。”吴磊扬了扬手机,“现在我也有手机,你该走了。”


“不要这样,吴磊。”他叹气,有些烦躁的打开打火机,为自己点燃了烟,深深抽了一口,眉头拧在一起,“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


“刘昊然,你他妈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吴磊的口气突然就冲了起来。


“我们早就在五年前就分手了!所以我现在什么样跟你屁关系都没有!你听得懂吗?”吴磊有些失控,抬头瞪着他朝他喊。


“没有人希望我们继续下去!”吴磊用手指点了点自己,“包括五年后的我。”


“在纽约那一晚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刘昊然。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你的弥补。”


吴磊深深闭上眼,语气里充满了疲惫,“吴悦马上就要来了,你走吧,刘昊然。”


“不要回来了,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


刘昊然安静的听完吴磊一连串暴躁的话,一句话都没说,连同夹在指间的烟一起,仿佛定格了一般,停留在那里。


吴磊撇过眼,不愿再去看他。


刘昊然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呼吸,勉强的平复了一下情绪,再次将烟送回唇畔,吸了一口气,吐出。指尖带着细小的颤抖,在黑夜里难以察觉。


“吴磊。”他叫他,慢慢开口,一字一顿。


“我的心不是铁做的,也会疼。”


“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来管这事情,你先冷静一下,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着他迈开步子,慢慢朝门口走去,徒手用两指捏灭了冒着火星才燃了一半的烟,面无表情的扔进一侧的垃圾桶,随后换上了鞋子。


最后还是在玄关处扭过头,遥遥望着他。


“吴磊,如果接下来团队那边没跟对方谈拢的话,别上微博。”


“也别去乱看什么东西,这几天你就乖乖呆在家里。”


“我明天再联系你,别任性。”


接着拉开了门。


/
刘昊然回到公司已经临近十一点,大楼还是灯火通明。


铭哥坐在办公室里抽烟,看到他推门进来才偏了偏头懒洋洋的招呼他:“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


“到现在我们打了你多少电话了你有数数吗?”


“抱歉。”刘昊然随意的扯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面容疲惫的坐了下去,下意识按了按太阳穴。


“你的手怎么回事?”经纪人抬头敏感的察觉到对方拇指和食指伤的黑红斑驳,眉毛一跳,问他。


“没事,烫到了,过两天就好了。”刘昊然的语气云淡风轻,毫不在意。


“看起来你的心情不太好。”铭哥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那小子碰到麻烦了?每次你发疯都是因为他,这次又是什么事?”


“…”刘昊然单手撑着头不说话。


“得,就算你现在不说也没什么,不出三个小时我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圈子就这个样,你这样死瞒着有什么意思。”


刘昊然把玩着手机,半天才抬头望他:“吴磊被他们剧组那个宁姐设计了,被拍到了两个人一起吃饭,现在工作室在手忙脚乱的处理这事情。”


语毕还冷笑了一声。


“哦。”铭哥大概是看惯了这种事情,倒是没有很诧异,只是抬眼看了看他,“然后呢?关你什么事?你炸什么?跟个炮仗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和他关系深?”


刘昊然撇过脸,沉默。


“人家自己有工作室有团队有公关,一年那么多钱你当白出的?用得着你火烧屁股似的瞎起哄吗?”铭哥靠在办公椅上抱臂望着他,似笑非笑,“昊然,这事情还真要靠专业的人来解决,你瞎操心也没用,还是乖乖休你的假吧,嫌自己太闲就直说,我明天就能给你安排两个广告拍摄,别一天到晚吃饱了撑着。”


“我觉得吴磊这事情不简单。”他听到铭哥半讽的口气也不生气,只是垂着眼沉声道,“我是说那个宁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确实,她的风评一直不太好。”铭哥冷笑了一声,“圈里爱炒作不择手段出了名的。”


“那情况会很不乐观?”


“如果那边工作室没办法拿得出足够让他们满意的钱压下来的话,怕是很快就会有相关知情人士的路透出来吧。”铭哥的笑容浮在皮相上,半段情感也没有。


“我看吴磊那小子这次的热搜是要上定了,毕竟人家也不红,炒一把半点损失也没有,还能博点关注和热度,就算被骂了也是黑红,不亏。能怎么办?只能认栽吧。”


“事情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有四五个钟头了,工作室到现在还没和那边谈拢,怕是没戏。”经纪人从椅子里坐起了身,双手撑着办公桌,认真的盯着刘昊然,“我可警告你,你给我安分点。”


“到时候一旦闹起来他们那边肯定会发相关的声明和律师函,这种事情圈子里见惯了,都这么个流程,挂两天热搜就能撤下来了,顶多被网友骂一会儿就过了,你别脑热。”


铭哥再三叮嘱,在终于得到刘昊然保证后起身,走到他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走吧,也挺晚了,你怕是折腾到现在什么都还没吃吧,挺巧,我也为了你的事操心到现在,都到了下班时间还在公司里加班,今年公司要是没给我发个全勤奖我还真要找老板拼命。”


刘昊然跟着他起身,“算了吧,铭哥,我没什么胃口,你去吃吧。”


“真不吃?”对方再次确认了一遍。


“不了。”


“那行吧,让陈叔送你回公寓吧。”铭哥再次拍了拍他的肩,“好好休息,这些事别放在心上,过两天就没事了。”


“知道了。”


刘昊然跟在经纪人身后一起下了楼,陈叔的车已经等着了,他在铭哥的目光中跨进后厢,抬头和他挥手道别的时候看到大楼上方的夜空。


黑漆漆一片,一颗星都找不到。


/
铭哥所说的话果然成真了。


虽然刘昊然猜到接下来的局势会不太好,但没想到这事情会发生的这么迅速。两个小时后,微博的一个八卦营销号爆料,正在拍摄某大制作古装剧的吴磊和同组的女演员疑似相恋,夜晚七点左右两人单独出现在某高档餐厅共进晚餐,女方先抵达,半个小时不到后吴磊一个人出现在餐厅门口,身边未带任何工作人员或助理,两人一同进入雅室,期间还一问一答的交谈着,面色自然,举止轻松,看上去很是亲密。


下面配了九张图,诚意很足,从一开始女方独自出现,到后来吴磊出现,再到两人碰头进入餐厅,一连串的照片都有,无一不在侧面印证着某些令人遐想翩翩的猜测。


同组,女演员,大三年,单独出现,共进晚餐,未带工作人员,疑似相恋。


这样的关键字带着极大的煽动和诱导气息,配着图,以堪比爆炸的力度砸得人措手不及。


像是纳水相碰,就算是在凌晨一点多的夜里,也带起十二分的震动,引得百万在线熬夜的吃瓜群众当头一震,不到五分钟转发已经超过两万,并且有呈几何级数增长的趋势,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头条。


一时间,质疑的,嘲讽的,看戏的,愤怒的,喜闻乐见的,什么人都似乎成了关键人,乐颠颠跑来想要插一脚。


刘昊然回到公寓后就一直没休息,晚饭也没吃,只是躺在床上烦躁地刷着微博。


他在跟铭哥聊天的时候就猜测吴磊这事怕是要谈崩,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早出手,虽然吴磊工作室已经有所准备,还是对方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到谈崩的程度大概已经是撕破脸了,对方也就没脸没皮了个彻底,干脆买通了许多微博营销号,各种宣传带节奏,好像吴磊这场恋爱是谈定了一般,每个人都看到他和人家手牵手了。


吴磊工作室的速度也很快,对方出手一个小时不到,官方就已经贴出了声明和律师函,强烈指责对方的污蔑和炒作,咬定了要打官司。


虽然已经处理的很及时了,还是没预料到会有营销号继续扩散消息,兔区,八组直接屠版,微博上甚至翻出了吴磊以前的所谓黑料,一条条罗列开来,看到最后几乎让人以为是在声讨什么罄竹难书的罪人。


这个节奏已经不是简单的绯闻了,显然是有人在刻意买通稿故意带节奏,连吴磊的工作室和公关团队都有些疲软,压都压不住。


“操!”


刘昊然在用小号再一次刷到有关吴磊所谓“20岁以前的各种黑料”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床上暴怒地将手机抡到了对面的墙上。


手机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撞到了墙上,随后弹落在地上,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巨大声响。


胸腔中的那把火无论如何都压不下来,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一寸一寸在他的身体里蔓延,把所有的理智和冷静灼烧了个干净。


刘昊然努力喘着气,额角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依旧没办法将方才看到的各种对吴磊的污蔑和中伤从自己脑海里抹掉。


他们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那是他从来珍爱,甚至当成了宝的少年,那是他二十多年生命里最为珍贵的一抹色彩,那是他求而不得的少年。他舍不得看他难过,舍不得看他受伤,甚至舍不得生他的气。


那是他的少年,他的吴磊,他放在心尖上的少年。


如今却因为这种事情,被人恶意污蔑,被人中伤,被人振振有词的指责,背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


他的吴磊,应该是含笑温暖眼里不带一丝杂质的少年。是晶莹剔透的水晶,是清晨的早露,是所有美好事物的化身。


他该被人小心地捧着,而不是被世人这样中伤。


刘昊然咬紧了牙,努力抑制住自己发热的眼眶,才终于在盛大的愤怒和悲伤中起身,慢慢捡起床角处摔落在地上的手机,在碎裂的屏幕上点了两下,再次打开了微博的客户端。

标签: 昊磊
评论(15)
热度(90)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