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7)

/
刘昊然说要将过去吴磊留在他家的东西还给他,这事并不作假。无论那一晚他们心照不宣作了何种约定,他都必须要遵守,这也许是刘昊然唯一能为吴磊做的最后事情。


纽约那一晚碰面以后,他们再没有联系,各自归队,继续自己的工作,接着先后回国。所有被打乱的平衡再次随着两人的沉默回到原点,带着两人心头的不甘一起,随时间再次沉寂。


像是一座活火山。或许会继续沉默,或许会再次喷发,一切都成了未知。


刘昊然回到自己的公寓,闭上眼后仰任自己栽进柔软的床铺,脚边是空空的收纳盒。


他在签了公司以后就拥有了自己的公寓,期间因为地理位置和隐私安全的原因中途换过一次,后来就搬进了如今的公寓。虽然说是用了很多年,但其实自大学以后,在校的时候他大多住在学生宿舍,工作的时候住在剧组安排的酒店,一年回公寓的次数屈指可数。


倒是吴磊,无论是在他们年少还未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在一起了以后,总会拿着他给的钥匙频繁出现在公寓里,最开始是因为聚头约饭总是被媒体跟踪,太过麻烦,所以躲在他的公寓一起虚度难得的空闲光阴,后来他们在一起了,他的造访就变得更加理所当然起来,也不管刘昊然在不在北京,但凡吴磊有去北京的行程,总要抽空往他那儿跑一趟,顺便带上一堆日用品和食物,为他将因为忙碌行程留下的生活空缺补满。


刘昊然的公寓就是这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有人气有生活味的——虽然他们两个都不擅长做饭,在一起基本都是点外卖或者打电话叫助理帮忙送,但是这毫不妨碍吴磊对库存充实的冰箱和锅碗瓢盆什么都不差的厨房的追求。


打开冰箱入眼的永远是一大排的碳酸饮料以及矿泉水牛奶,中间还藏着几瓶幼稚的哇哈哈,然后是没有尽头的冷饮,零食,坚果速冻食品以及茶叶。


牛奶矿泉水坚果茶叶是刘昊然的,其他的一堆都是吴磊的,包括那几瓶他自以为藏的很好的哇哈哈。最开始刘昊然曾经嘲笑过他,其结果就是后来吴磊再买的时候连藏也懒得藏了,一买就是四五版,大刺刺塞在冰箱里,张扬又任性。


他就是这样毫不客气又理所当然的侵入刘昊然生活的,甚至比刘昊然自己还要像这个屋子的主人,可以轻车熟路为他找到连自己都不知道扔在哪里的小物件。融合得完美到一塌糊涂,让刘昊然好气又好笑。


衣柜里挂着的衣服,卫生间的剃须刀,洗漱用具和洗面奶护肤品,被他按照自己喜好换掉的洗护用品,镜子上贴着的蜡笔小新贴纸,书柜里没看完的连载小说,为了打游戏特意一掷千金买的键盘,躺在沙发上玩手机遗落的耳机,去日本拍摄时装杂志封面时购买的江户风铃。


全部都是吴磊的痕迹。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舍得抹去。


他努力的让自己忙,更忙,忙到连轴转脚不着地,避开一年中少有的得以回公寓短休的机会,大概除去不想面对这些来自吴磊的痕迹之外,更多的是不愿意去破坏这些存在。


不管这些物品是否已经因为时间流逝而过期,脱节,变得毫无价值,他依旧当宝似的守着,再三叮嘱公司派来的打扫房间的阿姨不要处理,留在那里就好。


什么都不需要动。什么都不需要。


就好像下一秒,下一天,下个月,吴磊就会在深夜披着月光拿着钥匙,再次打开他的公寓的门,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白天的工作是有多么累。


刘昊然在床上躺了半天,依旧没有半点的困意,终于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探身去摸床头柜上放的那个亚克力盒子。透明的盒子里,装着的是那日散了一地的佛珠。


最后还是被他一颗不落的捡起,仔细收进了盒子里。


他举着那个盒子端详了很久,最后还是握紧了,半天才弯下身拉开抽屉,小心的将盒子放了进去,推上抽屉,开始将吴磊留在他公寓的衣物一一折叠放进收纳的纸盒里。

/
「你的东西我理好了,今天有空吗,我给你送过去。」他一字一句输入着,删删减减,终于成了最简单的一句话,发送了出去。


那头消息没隔了几分钟,就过来了。


「有空,今天收工早,大概六点半就能结束,我处理完一些事情就找你。」


「好。」


接着直到晚上八点,吴磊都没再找过他。他独自在公寓等了良久,终于还是没忍住,再次给吴磊发了条消息。


「你那边事情处理好了吗,或者我给你送过来?」


这次吴磊回复得出乎他意料的快。


「好。我现在xxx街xxx号」接着下一条消息就又跳了出来,「我碰到了点麻烦,现在没办法联系到吴悦和工作室的人。你如果要过来就快点,顺路把我捎回我公寓。」


刘昊然愣在了原地,看到手机屏幕上的“麻烦”二字,心头突然一跳,涌上一股令人窒息的紧张感,心跳开始加快,接着低头迅速的回复了个“好”字。


随后又像是不放心一般,补了一句,「我马上就来接你,你待在那边,别乱走。」


接着他迅速起身,披了件外套,将一侧收拾好了的收纳盒单手抱起,边拨打司机电话边朝门口疾步走去。


驾车飞速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刘昊然一直反复检查着手机,可是等了半天,吴磊依旧没有再给他任何回复。期间他还给吴磊打了几次电话,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刘昊然的手开始轻微颤抖起来,只能急躁的开口催促司机,“张叔,麻烦快点,我朋友遇到麻烦了。”


那厢倒是有些诧异,从后视镜里望他,“昊然,你朋友的麻烦事?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小事啊,你跟你铭哥说了吗,他们知道这事情?”


“…”他突然就闭上了嘴,半天才沉声,“没事的张叔,你先往那边开,我会跟他们说的,出了事我担着,你放心。”


接着,任张叔怎么问,都不再开口,只是撑着膝盖手握手机垂头不语。


车终于在二十分钟后抵达吴磊所说的地点,刘昊然坐在车里戴上口罩帽子抬起头,才发现外面是一家高档的私密餐厅。


他抿唇再次确认了一遍地址,保证没摸错后,才终于拉开车门,边继续打电话,边走进餐厅。


吴磊的电话依旧没办法打通,他不确定吴磊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这里的工作人员是不是都知道吴磊在这里,只能拉过一侧的服务员,要求对方将自己的经理叫过来。


那经理果然知道吴磊的存在,有些犹豫,在他表明身份后终于同意带他前往吴磊所在的雅室。


门一打开,房间内的情形瞬间一览无余。


雅室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还有一个就是吴磊。相比起女人面上淡定自若的神色,吴磊的脸色算不上好,虽然还是挂着笑,但是刘昊然能明显感受到他的焦躁和不耐。


门的突然打开显然让房间里的两个人都一愣,下意识抬头循声望过来,见到摘了口罩的刘昊然,气氛又变了一番,原本的紧张僵持瞬间消散于无形,一切仿佛只是刘昊然的一个错觉。


一旁引路的经理已经无声退下了,吴磊原本有些紧绷的面色在看到刘昊然出现后瞬间放松了下来,将一旁的手机拿起,起身朝站在门口的他一笑,有些热情地开口:“你来了啊,我这边也差不多了。”


接着不等刘昊然说些什么,就转过身冲着坐在对位的女艺人道别:“宁姐,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朋友来了,我也该走了。”


对面的女艺人看了一眼门口的刘昊然,偏头作惊讶状,“是刘昊然吗,真的是久仰大名。”


语气里是虚假的客套,虽然温软,却没有半点真情实意。


吴磊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想要给他们做介绍的意思,刘昊然隐约知道吴磊现在所在的剧组有这么一号女艺人,比他们两年,名气不是很大,倒是很会来事,也就不冷不热的礼貌朝对方笑了笑,随着吴磊一起朝他喊了声宁姐。


“那就这样了,宁姐,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吴磊点了点头,语气冷淡疏离。


“啊,磊磊就这么走了吗,要不和你朋友一起留下来吃饭吧?”


“不了。”他将外套搭在自己的臂弯里,走到了门口,搭住了刘昊然的肩膀,才转头朝里面的女人无奈一笑,“我们等等还有个饭局呢,好久没聚头了,你就体谅一下吧。”


“那就下次再见了。”对方的笑容满含深意,软到了骨子里。


“…好。”


吴磊搭在刘昊然肩膀上的手一紧,随后又克制的松开手,语气轻松的答应了对方,接着示意刘昊然戴上口罩,随后带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评论(10)
热度(62)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