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6)

/
酒吧里都是陌生的美国人,没有人认识他们,也不用担心有人偷听。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变得顺理成章。刘昊然在吴磊环上他脖子的片刻后便反应过来,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身,顺着对方的意思加深了那个吻。


昏暗的灯光下,吴磊的面庞近在咫尺,连同鼻翼翕动,睫毛颤抖的小细节都能透过皮肤和空气感受到。他的呼吸打在刘昊然面上,带起一片温热。刘昊然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可是他并没有醉。


吴磊一只手勾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下意识爬到了他的身前,拽住了他的领口。原本他牵着吴磊手亲吻的姿势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探出身子顺着他的牵制弯腰去亲吻他。


那是一个阔别已久的热切的吻。


不再如少年相恋时的缱绻甜蜜,带上了更多更复杂的色彩,怀念,爱恋,不舍,不甘和热切,到最后都化成带着浓稠欲望的酒,融进血液,让人喉咙发烫。


他们的动作有点大,吴磊被他倾身的动作逼退,微仰身子,靠在了吧台边缘,下意识松开了拽着他领口的手去扶他的肩膀,不想一个不慎带倒了没喝完的酒,冰凉的液体带着没融化的冰块撒了一桌,迅速沾湿了吴磊单薄的衣衫,带起一小片凉意,也让他被酒精和感情冲昏了的头脑清醒了一些。


原本热切的爱欲也像是被活生生浇了一杯冰水,迅速的消退下去。吴磊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卡着刘昊然的脖颈,按着他的胸口将他推离,果断截断了这个暧昧而藕断丝连的吻。


周边几个注意到他们动作围观了大半程的人朝他们调侃地吹了声口哨起哄,遥遥朝他们鼓掌高举酒杯示意。


刘昊然因为接吻有些起伏的气息还没平复,偏过头朝他们颔首,疏离的点点头,随后便转头盯着身前的吴磊,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


吴磊半靠着吧台,软绵绵的样子,半垂着的头抬起来的时候眼神却又变得有些冷淡陌生,仿佛刚才与他接吻的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吴磊。”刘昊然叫他。


吴磊没有回他,只是兀自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一叠纸巾,抽了几张往桌上和自己身上按。


刘昊然还想要说什么,吴磊却从口袋里掏出了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他被对方的动作打了个岔,低下头的时候目光扫过屏幕,果不其然看到了手机屏幕上吴悦硕大的名字。


吴磊也没有避讳他,按下了通话键,将手机举到了耳畔。


“喂,姐。”


电话那头的女人大概是又担心又恼火,说了一大堆,吴磊听了半天才终于有机会回了一句,“嗯,现在在一家酒吧里。”


酒吧里的音响开到了最大,连地面都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对面必然也能听到这头嘈杂的纷扰的音乐。


刘昊然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吴悦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吴磊的面色不是很好。


“姐,我自己心里有分寸,这件事情你别告诉妈。”


“我知道了,等等就回酒店。你先别急着在电话里念叨,等我回去了你再教育我,你看这样成吗?”


“好好好,我晓得了,那我先挂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回去,我保证。”他蹙眉努力安抚姐姐的模样还是和从前一样。


刘昊然想要伸手去点他皱起的眉头,手刚伸到一半,又有些犹豫,停顿在半空中,正巧被打着电话的吴磊抬头看到,压着眉头冷淡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直到刘昊然苦笑着收回手,转身帮他去打理桌上的狼藉,吴磊才面色如常继续与电话那头的姐姐讨价还价。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肯定按时回来。”


“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先休息吧,不用急着等在我房间门口训我,我明天又不会溜走。”


“那好,我先挂了。”


电话终于收了线,吴磊长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在桌上,纽过椅子去看身侧的刘昊然,“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刘昊然捏着纸巾的手一顿,片刻后僵硬的脊背突然又放松了下来,点了点头:“好。”


接着他端起自己手畔那杯没喝完的酒,一饮而尽,起身买单。


来时路上,一路无言。


刚刚在酒吧的一吻仿佛只是两个人做的一个梦,梦醒了,他们就将各自奔赴彼此的目的地,将所有的一切不甘和留恋都抛在那个无言挣扎的黑夜中。


刘昊然面无表情的望着走在自己身前三步开外的人,眼也不眨,仿佛下一秒吴磊就会同梦里发生过的无数次一样,消失在他眼前。


就当他几乎出神的时候,吴磊却突然在酒店旁的一个路口处停下了脚步,然后慢慢转过身,看着他开口道:“就到这里吧,刘昊然。”


他一愣,也停下了脚步,与吴磊对视。


他说这句话的口吻很轻松,又好像话里有话,包裹着千丝万缕的虚幻情绪,揉成一句简单的再见。


“你该回去了。”他说。


所有的过去都被他轻松折叠,伴随着半个小时前的掏心坦言以及失控一吻,被迅速收拾,存放进暗无天日的密室里,经过层层封锁,再难看到丝毫情绪踪迹。


刘昊然有些懵,又像是猜到了什么,突然心头涌上万分的无奈和危机感。


——他已经注定再一次和吴磊错失。


那是唯一一个可以再次叩开吴磊封锁心扉的契机,那个机会分明已经近在咫尺,几乎触手可及,可是仅仅是一瞬间,一杯酒,一个电话的差池,他就已经错过。


他曾经因为自己的优柔不确定以及好面子,错失过无数次挽回的机会。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已经足够成熟,能够再次认真面对这段感情,却再一次在命运或者吴磊面前丢失了最后的机会。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作出挽留或表白,对方就已经清醒过来,将他再次推开。


刘昊然沉默了片刻,终于慢慢抬起头,与站在路灯下认真望着他的吴磊对视良久,目光深沉里带着疼痛,许久才终于点头,“好。”



暖黄色的光落在吴磊的身上,身形细瘦颀长,盘正条顺,让人侧目。半个小时前他们曾在酒吧的昏暗灯光喧嚣气氛里深吻,如今刘昊然没办法朝他再迈出哪怕一步。


“我看着你回去,然后就让他们来接我。”他颔首,朝吴磊勾唇,目光中无言的情绪散去,又恢复成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吴磊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下意识转身抬脚欲走,却在下一秒顿住,回过身大步朝他走来。


这次换成了刘昊然愣在了原地。


不过几秒的时间,吴磊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站定,随后抬起手去抚他的领口——那处在半个小时前被和刘昊然接吻的他用力攥在手里,此刻带着明显的皱褶,让它的主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吴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认真的用手掌抚平那些痕迹,来来回回,弄了好几次,才终于收回手,抬头去望他。


整个过程他们两个都没有开口,连同最后的对视也是。


像是一场无言的道别。


许久以后,吴磊终于开口:“那我走了。”


刘昊然目光平静,望着他,点点头,“好。”


“再见。”


“再见。”


对方终于再次转身,一步步远去。


刘昊然心头苦涩到了极点,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喊他:“吴磊。”


他的声音很低沉,吐字清晰,字正腔圆,让人没办法忽视。


前面的人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


“以前你留在我那儿的东西,等回国了改天我抽个时间给你送过去吧。”他试探着开口。


“…”那个身影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回头,只是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了个“好”,最后迈步离去,消失在黑夜里,徒留刘昊然一人孑然站在孤寂的路灯下,面对无人的良夜。


*——我想说我爱你,但是我没有。


*——但是我没有,说我爱你。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来自歌曲《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评论(18)
热度(60)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