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境(15)

/

和国内相比纽约街头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再会有那么多认识他们的狗仔和路人,就算是被一两个路过的华裔认出,对方也只是低声私语着回头打量他们或是掏出手机偷拍两张照片。可以享受到的自由度比国内好太多,更不用说是在深夜。


两人并肩走在街头,撇去人群里算是比较显著的海拔外,几乎与常人无异。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的。”吴磊微垂着头,仔细辨认着脚下带着花纹的铺砖,努力将每一步跨在拼接花纹的中心,带着某些奇怪的童真执着。


“为什么?”刘昊然下意识侧头看他,步伐不变,稳步走在他身侧。


“你不用跟我装。”吴磊顿了顿,“以前的那些事情,吴悦都跟你说了吧?”


刘昊然愣了一下,一时间没说什么。


“过去五年了,不要放在心上。”吴磊朝他微微一笑,说出的话是连自己也不信的虚假。


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谁都会说。


难的是放手。


当年吴磊气血翻涌的万千豪情和不服被吴母一个巴掌两三句话轻松打垮摧毁后,不是没做过什么抵抗。


拒绝吃饭,拒绝说话,拒绝做一切的事情。看似是在表达自己的消极抵抗态度,其实更多的是对木已成舟结局的自我惩罚。明明不甘心,却因为太多的外在因素不得不选择放手。他何尝不怨恨这样自己。


吴母在他拒绝吃饭的第二天出现在了他的床头,坐在他的床沿伸手轻轻抚摸他还有些肿的侧脸,良久之后,跟他说:“磊磊,妈也不想这样。我知道你现在喜欢他,喜欢到恨不得要死要活,可是你还小,你不懂这个世界有多残酷。”


“人心险恶,这只是你栽的第一个跟头。而你以后可能会因为自己的选择栽更多个跟头,妈不愿意看到你那样。”


“这条路太苦了。”


他侧躺着缩在床上,良久后微摊的掌心里有一滴温热的水滴落,他抬头,在灯光下看到了落泪的母亲。


那一瞬间,吴磊感到无比疲惫。手心手背的爱,无论是站在哪一边,割裂的疼痛都会让他绝望。


刘昊然皱起眉,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问他:“吴磊,你放下了吗?”


严肃的语调让他微哂,他想要开口去否定,却在抬头对上刘昊然视线的一瞬间消失了所有否认的语气。


命里注定的劫,怎么逃得掉。


“就在一周前,从你所在的医院出来后,我就发烧了,直到半夜才被经纪人和助理发现,铭哥站在我的床头,逼着我让我保证不再做出格的事情,不要再纠缠你。”


刘昊然顿了顿,说起不久前的事情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毫不在意,开口问他:“你猜后来呢?”


——“我很抱歉…”


——“我做不到。”


——“我没有办法放下。”


吴磊同学脚步看着刘昊然,眼底有隐约的光晕,夜色下神色难辨,沉默。


“你这么聪明,肯定不需要动脑子就能猜到我的答案。”刘昊然顿了顿,眼看着吴磊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盯着他,突然有些紧张,下意识舔了舔上唇,笑的有些自嘲。


“要不我也不会现在还冒险出现在你眼前。”


吴磊被他说的脚步一滞,随后面色如常继续往前走着,也不等一侧停下了身望着他的刘昊然。


“刘昊然。”片刻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停下了脚步突然开口。


“找个地方一起喝酒吧。”


/

他们在街头找了个酒吧,推门进去,在迷离的射灯打光下穿过热闹喧嚣的人群,来到吧台前,点了两杯长岛冰茶。


一旁穿着马甲的酒保对两个长相猜不出年龄的亚洲人有些疑惑,礼貌的请他们出示护照或id证明自己的年龄,在他们出示完证件后终于高效的推了两杯酒过来。


刘昊然和吴磊在吧台一侧坐下,沉默的喝酒。


酒过三巡,吴磊终于抬头去望他,半笑着开口:“我啊,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感慨以前的我们还真是胆大包天。”


“…”刘昊然回望他,接着低啜了一口酒,应答,“是。无论是你还是我。”


“不过也是,当年我们还小,也没现在的人气地位,自然要自由很多。”吴磊低下头用指尖漫不经心的划着杯口,“现在大概是没那个精力和时间那么闹了。”


刘昊然在昏暗的灯光下盯着他,一双眼睛在喝了酒以后越发明亮起来,神色难辨,看不清喜怒,接着他伸手握住了吴磊的手腕,低声唤他,“吴磊。”


力道很轻,吴磊并没有甩开他,只是继续说道:“当年我还小,朋友也不多,能接触的人就那么点,碰到你,就稀里糊涂上了你的贼船,被你哄得轻飘飘恨不得飞到天上去。”


“那时候咱们可真虎。”吴磊轻笑了一声,再次往自己口中送了一口酒,“连着月份接杂志拍摄,上个月你来,下个月我来,恨不得全世界都能发现咱们俩关系不一样。”


“你知道的吧?”吴磊一只手被刘昊然捉着,只能用另一只手伸手虚虚的比划着,“后来…就有人给我寄信,结果我就真的打开来看了。”


“然后就因为种种事情跟你提了分手。”他哂笑一声,快意又有些苦涩。


“你当时居然没挽留我。”吴磊在刘昊然的目光中苦恼的皱起眉,自顾自的说着,“我当时翻来覆去想了好些日子,还是没搞懂。虽然分手是我提的,也没给你理由,但怎么说我们在一起没在一起都相处了几年,你居然连个追问都不愿意给。”


“你就那么跟我说了个好。”他顿了顿,“跟做梦似的。”


“后来我终于想通了,是因为你死要面子。”吴磊又喝了一口酒,抬头看刘昊然的时候,目光中已有微醺之意,“那后来你又跟着我连月上杂志封面是什么意思?埋汰我呢?”


“当时我看到微博上你的杂志图心里直骂娘,手机握在手里已经翻到了你的号码,还是忍住了拨通你电话骂你一顿的冲动。”他笑了起来。


“刘昊然。”语气突然间的认真,接着转头与他对望,眼里是带着水光的动容,吴磊朝他微笑,“如果你能早点扔下那些少年人的死要面子,我们大概不会是现在这样。”


“我们俩,真的不该是现在这样的。”尾音里带着十二分克制的泪意。


“我确实还爱你…”他终于艰难的开口坦诚。


接着下一秒,一直沉默握着他手腕的男人突然施力,朝他压近了身子。


吴磊察觉到了刘昊然的动作,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抬眼看着他,并没有挣扎,睫毛带着细小的颤抖。


刘昊然的气息近在咫尺,带着炽热的体温和冰凉的酒意,柠檬混着酒的清香萦绕在两人四周,纠缠不去。


唇接触的一瞬间,像是回到了五年前。


但又不是五年前。


刘昊然的吻很克制,很痛苦,带着无言的压抑和苦涩,像是怕吴磊拒绝一般,小心翼翼,不敢深入,只是浮于表面轻轻在他的唇上摩挲着。


那一瞬间,吴磊突然想到很多年前两人在丽江的那个夜晚,他在清吧里忸怩的写下“不分离”三个字,然后他们一起喝酒,最后他靠在刘昊然的肩头睡着了。


刘昊然的酒量一直都很好,只有他,这么多年都在原地踏步,一杯醉,两杯倒,三杯不省人事。


无论是酒量,还是感情,都是如此。


爱情是那么纯粹又浓烈,像是一整杯满满的酒,可是他第一次爱一个人,就傻啦吧唧的把自己的所有倾情奉上,等到再碰到其他人的时候,只能空杯以待。


他的全部爱恨都给了眼前的男人。


真是倒霉。


他轻笑着闭上眼,掩盖住了眸中的泪光,伸手环住对方的脖颈,在对方的一秒惊讶中,加深了唇畔的吻。


——刘昊然。


他在心底轻轻的唤他。


——我也很想回到从前,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相恋,或是陌路的时候。


这样,他或许还有快乐可言。


标签: 昊磊
评论(12)
热度(79)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