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4)

/

吴磊在住院第五天办理了退院手续,尽管医生跟他提议过几次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再住院观察几天,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恙。偶尔还会有轻微的耳鸣,但是已经不影响生活。


临近九月,正是娱乐圈行程堆积最满的时段。春夏季时装周在四大时尚之都轮番开幕,各大品牌新一年的设计也即将揭晓,伴随着高端杂志一年最重要的黄金刊登场,新一季的潮流风尚也呼之欲出。


各路明星工作室都尽自己可能将自家艺人的行程排到最满,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掰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吴磊自然没有办法真的安心在医院来一段短期度假,只要不是严重到无法继续工作的创伤,他就必须振作起来用最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到各种行程的辗转中。


“真的没事吗?”机场的候机厅里,吴悦拿着机票,偏过头去看身侧的吴磊,面上是掩盖不了的担忧,“医生说过要尽量避免乘飞机,否则耳鸣时间会延长。磊磊,要是身体不舒服,千万不要硬撑,一定要告诉我。”


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少年大部分的面容,让他显得有些神色难辨,吴磊伸过手揽住吴悦的的肩,用力搂了搂,勾起唇摇头,“没事,如果我不舒服,我会跟你说的。”


吴磊在八月就收到了某个合作密切的高端奢侈品牌的邀请函,前往美国参加纽约的春夏时装周,随行的有化妆师,造型师,助理等若干人,身为吴磊经纪人的吴母因为公事抽不开身,顺理成章由吴悦代劳陪他前往纽约。


虽然中途出现了不可避免的拍摄意外,但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度过,没有因此耽误了后续的各种安排。


有些活动的含金量太高,是可遇不可求的,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推脱,所以就算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吴磊还是需要前往纽约参加为期一周的时装周。


被品牌商邀请的明星不少,更别提那些和时尚媒体交好借此拿到邀请函的明星了。到了时装周秀场,才会发现可以称得上熟人的明星绝对算不上少,一个秀场总能碰到那么一两个可以微笑着合照相谈甚欢的同僚。


所以在异国他乡遇到故人,似乎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这是吴磊自专配的商务车上下来看到刘昊然时的第一反应。


心脏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刚减缓不久的隐约耳鸣,让他一时间有些眩晕。


对方显然是刻意等在他的酒店楼下的,待到吴磊所乘坐的商务车出现在酒店门口后,他才打开车门,毫不掩饰的下了车,目光坦荡,朝向吴磊所在的车望过来。


吴悦自然也随着车的驶近看清了酒店门口等待着的男人,顿时有些沉不住气,下意识伸手去握一旁弟弟的手肘,轻声呼唤他:“磊磊。”


吴磊转过头去看她,望见了她眼底的不赞同。她轻轻的摇头,幅度很小,可是吴磊还是注意到了。


——吴悦并不希望他再跟刘昊然有什么接触。


他坐在车上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轻轻笑了起来,抬起另一只手去覆吴悦的手,眼底的色彩浓郁不见底,看不清情绪。


“姐。”他叫她,也轻轻摇头,“我要下去。”


下一秒,他下意识搭在车门把手上的手用力扣了下去,门应声拉开,带起一阵温柔的晚风气浪。他终于在朦胧的灯光下,出现在了刘昊然的面前。


晚风将他额前的碎发吹得有些散乱,夜色下他英俊的面孔隐约可见,他朝刘昊然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又在三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不近不远,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看到对方的表情,却再无发展更多的可能。


一个很好的距离。这么想着,吴磊就笑了起来。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却突然闪过王家卫电影里那句经典的台词。


——“叶先生,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些命里注定的人,就算明知道已成了心魔,也没办法避开。


/

“好久不见。”刘昊然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单手插在裤袋里,身后是停放着的商务车,抬起头看他,语气平淡,仿佛两周前他们没有在巴黎的婚礼上相遇,一周前自己没有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探望吴磊,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只是老友重逢,所以下车闲聊几句。


吴磊点头,“好久不见。”


“耳朵没问题了吗,乘飞机还会耳鸣恶心吗?”他半点没有避讳自己知道这件事且去看过他这个事实。


“还有点,没什么大碍。”吴磊笑着摇头,“有些工作不可以推,你知道的。”


刘昊然点了点头,提唇轻笑了声,“吴悦的心也真是够大。”


“你这么冒失的过来,工作室的人不会反对?”吴磊偏头想了想,问他,“来纽约事情挺多的,你也很忙吧?”


刘昊然不置可否的应了声,“想到你好像住在这儿,顺路来看看。”


其实并不是顺路,他在酒店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无视助理和司机的劝阻,一意孤行,还按掉了经纪人打来的好几个电话。


可是他还是想要去见见吴磊,一眼就好。


“我记得你平时不戴框架,怎么今天戴了?”吴磊抬手遥遥朝他点了点,突然问了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问题,“不是你的做派。”


刘昊然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顺着他的问题伸手扶了一把框架,语气云淡风轻,“年纪大了,度数高了,前段时间戴隐形有点发炎,所以换回了框架。”


从医院回来的那天夜里,他高烧到三十八度,隐形也忘了摘,连带着眼球也发炎了,眼睛红了好几天,短期内自然没办法继续再戴隐形,便顺理成章换回了框架。


“注意身体。”吴磊淡淡的提醒他。


刘昊然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气氛便一时间冷了下来,两人隔着几米的空档遥遥相立,就当吴磊以为刘昊然将要忍不住静默准备离去之时,男人却偏头有些无奈地轻“啧”一声,将一直插在裤袋里的手抽了出来,和他说了声“你等等”后,背过身走了几步,回到自己的商务车旁,敲了敲车窗玻璃。


玻璃慢慢降了下来,吴磊透过夜色隐约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大概是刘昊然的助理,坐在后座,和刘昊然说着什么。


他判断对话的内容大概不会太愉快,对方也并不希望刘昊然继续多呆在这儿,所以刘昊然和她交涉的时间有点长。


大概过了几分钟,刘昊然才终于结束和对方的对话。女人的神色有些犹豫,却还是点了点头,接着升起玻璃,不多久,那辆停在一旁的商务车发动起步,调了个头,开走了。


刘昊然目送着自己的商务车消失在了夜色里,终于转头看向一旁拿着手机的吴磊,姿态随意闲适,开口问他:“要一起出去走走吗?”


和婚礼上阳台上的那次很像,这次却再没有虚伪的拿腔作势。


吴磊楞楞的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半天才终于有所动作。


他按掉了吴悦打来的第二个电话,将手机放回口袋,在他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应声。


“好。”


评论(7)
热度(56)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