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1)

/

吴悦起身打开病房门的时候压根没想过刘昊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眼前。


“怎么是你?!”她望着眼前打扮低调蒙着大半张脸出现在病房门外的刘昊然,原本憔悴麻木的面容瞬间因为愤怒惊讶显得有些扭曲起来。大半天滴水未进,不停联系工作室的人以及自己父母几乎耗尽了她的全部精力,此刻的她嗓子干痒,连声音都带着刺耳的毛涩。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她大口的喘气,愤怒地瞪着眼前的男人,片刻后下意识转头望了一眼房间内刚刚打完镇定剂安睡的弟弟,硬是压住了嗓音,转头警戒地握着门把手试图将刘昊然连同他努力向病房内望的视线拦在门外。


“刘昊然,我不知道你现在脑子还是不是清醒着,你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事情要是被媒体知道了的话代表着什么吗?”她见刘昊然露出的双眼不见半分畏惧退缩,心中的恼怒更上一层楼,“说不定你身后就有狗仔跟着,到时候磊磊出事的消息肯定瞒不住,扩散到网络上又是一大片负面影响!”


“更何况!”吴悦原本已经哭到干涸的眼眶瞬间又涌起泪光,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你们已经没关系了!我不管你是怎么得到消息摸过来的,我们不想在这里看到你!”


说着伸手下意识去推面前的男人,试图将他推离病房门,握紧了把手想要关门。


“等等,吴悦!”刘昊然原本的沉默终于打破,声音低沉,动作迅速的扶住门沿,伸手去挡吴悦用力甩上的门。


“嘶——”


半个手掌被吴悦用了十分力甩上的房门压住,让他忍不住吸了口气,一瞬间红了眼,整条胳膊都瞬间失了力气。


刘昊然咬着牙侧身以身抵门,借着男性对女性的绝对优势强行撑开了几乎阂上的门,眼里是掩盖不住的痛苦和恳求:“我求你,我只是想要见他一面。”


“你们已经结束了,刘昊然!”吴悦已经接近崩溃,不停摇头,眼泪止不住地滑落,“算我求你了,刘昊然!你放过磊磊吧!”


“吴悦,我真的…只是想要来看他一眼,看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


“我向你保证,我过来的时候特意注意过有没有狗仔,半路还换了车。我只看一眼就走,只看一眼,求你了。”


他的面容从狭小的门缝中隐约可辨,漆黑的眸子此刻满是压抑的痛苦,让人心酸,吴悦心中闪过一秒的动摇,而后立马想到五年前的吴磊,心绪立马坚定起来,怒极反笑:“刘昊然,今天你扪心自问,你们在一起那些日子里你到底为磊磊付出过多少?又到底得到了多少?你有真的关心过磊磊吗?你连你们俩为什么会分手到现在都没弄懂,你又有什么资格跑过来说要看磊磊?!”


刘昊然蒙着下半张脸看不到什么表情,露出的双眼却因为她的话语露出怔忡茫然的神色来,原本努力抵着门的力气一下子消失,被她问在了原地。


吴悦也不再试图关门,站在房间门口冷笑着看他:“怎么了,刘昊然?被我问住了?其实你压根从来没想过磊磊为什么会跟你分手吧,还是说不敢想,不敢问?”


“…”


半晌后,他终于慢慢抬起手,带着细微的颤抖,伸手去摘戴着口罩,低垂着的头慢慢抬起,望着吴悦,那双眼里满是悲伤,漆黑浓稠,几乎将她淹没。


“请你…告诉我…”他终于艰难的开口,“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请你都告诉我。”


吴悦沉默地站在原地,捏着门把手的手猛的落下。身后是自己因为拍摄受伤,如今沉睡着的弟弟,眼前是满眼恳求,想要知道曾经分手真相的男人。


一瞬间,她感到无比疲惫。


她无法拒绝。


因为吴悦心里一直都清楚,吴磊还爱着刘昊然。


无论他如何的否认,如何的装作满不在乎,如何的乖巧听话毫不反抗。


——吴磊都从来没放下过对刘昊然的感情。


/

吴磊和刘昊然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很快乐。吴悦是眼睁睁望着自己的宝贝弟弟从一个平时乖巧懂事听话的别人家孩子,变成一个真的有血有肉会对着手机屏幕大笑对着休假满脸期待的男孩子的。


因为过早接触成人世界被迫磨砺出的成熟懂事终于褪下,让少年原本的性格暴露在晴天下。


会因为对方没有及时回复自己而频繁点亮手机界面查看消息栏,会因为和对方分享了一件小事而抱着手机乐个不停,也会因为对感情的事情太过苦恼而偷偷跟自己姐姐咬耳根吐苦水求支招。


一个鲜活的,不再把摄像机前的模样活到自己生活中的吴磊。不再一遍遍把自己的压力难过负能量藏在心底自我消化,而是尝试着朝刘昊然倾吐的吴磊,像是一张有所缺憾的拼图,终于因为刘昊然的出现而完整,拥有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拥有了软肋,也拥有了铠甲。


他是爱撒娇带着孩子气的少年,他也是隐忍着痛苦将所有的事情抗在肩头什么理由都不给决绝和刘昊然分手的少年。


分明还是一个孩子,却又同时拥有着极端的两种性格,矛盾且令人费解。


吴悦这么说着,目光落在走廊的某个点上,嘴角的笑容无奈又难过,睫毛开阖间,一滴泪就迅速的坠了下来,滑落到了下巴处。


“刘昊然,你还记得2016年的时候,磊磊曾经为了你偷偷跑到云南去过吧?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两还呆了有一阵子。”


“那时候磊磊就光骗我说是找朋友去了,把我蒙在鼓里,趁着妈不在的空档就跑了。”吴悦的眉间染着哀愁,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你肯定不知道,那是磊磊第一次为了一个外人撒谎欺骗自己的家人,还偷偷摸摸跑出去那么久。他跟我说是要出去跟朋友旅游,我让他等妈回上海了一起商量一下再找时间。结果第二天他人已经不见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偷偷跑了。我当时都急疯了,等到联系上他的时候,他人已经在云南了。”


“你不知道吧?”她抬起望着刘昊然,望得他浑身几乎脱了力,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你们的交往,其实我后来就知道了,他再怎么装成熟,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瞒得过我。要不是磊磊一直撒娇求着我让我帮他保密,我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可是他是我弟弟啊,我怎么舍得让他难过,他这么喜欢你,喜欢到为你对着自己家里人撒了一个又一个谎,我怎么舍得去让他有一点点的不开心?他从小就朋友少,人家都说他乖巧懂事,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他分明一直都很孤单,身边都是比自己大的前辈,连同龄朋友都屈指可数。”


“磊磊遇到你前一直都是个乖孩子,遇到你后,所有的叛逆都是为了你,为了你撒谎跑去云南,为了你偷溜出工作室人的视线范围,为了你跟家里闹翻,大过年被家长关在家里,恨不得闹个鸡犬不宁。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刘昊然睁大了眼,牙关颤动着,几乎说不出话来,半天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呼吸,不敢相信的开口:“什么叫…跟家里闹翻…?”


吴悦望着他冷笑了一声:“刘昊然,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和吴磊的粉丝这些年的恩怨所有人都清楚吧?你现在在这儿装什么?”


刘昊然被吴悦的嘲讽噎到,无神绝望的目光在她面上来回游移了好几回,才终于无奈的垂首应答,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疲惫:“我知道。”


他和吴磊粉丝之间的恩怨,其实他们都清楚。


这大概是娱乐圈所有同龄演员都无法避免的。


同在娱乐圈,同在一个年龄段,就必然存在竞争和比较,顶级资源只有那么多,而他和吴磊又一直是同辈里较为拔尖的存在,自然更加无可避免存在竞争。就像刘昊然和吴磊之前说的一样,同样的一个本子,可以递到刘昊然那儿,自然也可以递到吴磊那儿。


这样残酷的事情在他们年纪小的时候,还不会有太明显的势头,可是随着两人陆续长大,进入大学,这样的趋势就注定越来越明显。无论他们俩是如何的要好,是如何的避而不谈,都无法阻挡这个事实。


他们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可是他们的粉丝却未必愿意与对方粉丝友好相处,最初尚可因为年纪小高喊友谊长存,可是随着他们长大,粉丝越来越多,林子越来越大,自然会有不一样的声音出现,加上网络上各种无良营销号为了人气的各种比较撩拨,矛盾自然而然就会产生。


从最开始小的过节,到后来撕到红眼老死不相往来,其实也就是简单的两三年。


刘昊然一开始看到那些微博的时候会很在意,很在意很在意。在意他们对吴磊的污蔑,在意他们对自己的辱骂,在意他们对两人显而易见的亲密关系的视而不见。


可是经纪人和工作室员工却都在劝他不要在意这些。


——都会好的,你只要把心思放正,好好拍戏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给团队公关就好。


他们是这么说的。


于是他也就将信将疑的放下了。


吴磊从来没跟刘昊然提过这些事情,他也就自然而然地以为吴磊也是这么默认处理的。


所有一切都是刘昊然的以为。


真正压垮他们那段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封来自所谓粉丝送出的匿名信。更准确地说,是一封恐吓信。


极尽肮脏的言辞,带着无尽阴森的恶意,最后附带的一张纸片,正是吴磊蹲在丽江河畔,笑着伸手晃动刘昊然的胳膊撒娇的照片。


那曾是他们最为珍贵的回忆,后来被心存黑暗的人拍下,融合了自己十二分的恶意,化成文字和图片,回到吴磊手上,成了一道致命的伤口。


那封信最后被交到了吴磊妈妈的手里,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儿女瞒在鼓里几乎一年的女人勃然大怒,立即勒令吴磊和刘昊然断掉所有联系,连最基本的接触都不允许。


男孩十几年第一次站在自己的爸妈面前语气坚定的说出了“不”,向来乖巧俊朗的面容上满是倔强叛逆,尽管眼里泛起水光,还是咽下了几乎漫到喉咙口的哽咽。


“你再说一遍,你到底有没有错!?”吴母的面上满是怒容。


“我不会认错的,我也不觉得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他的口吻极其坚定,直视自己的母亲,半点不愿松口,“妈,从小我就特别听你们的话,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从来没干过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甚至连一点过分的要求都不会提。”


“所以,能不能就当是我求你。”


“我真的,不想…跟他分手…”到最后还是哽咽,泪漫出眼眶,落了满脸。


“不行。”吴母面无表情,“绝对不可能,吴磊,你想也不要想。”


“妈!”他失控大叫。


回答他的是一记耳光,半点没有犹豫,力气很大,将他瘦削的身子都打得一晃,几乎倒下。


“你要是不愿意断掉,我就只能出面去联系他的经纪人了。我们两方一起解决,我就不信你们两个还能有什么能耐嘴硬。”


吴磊沉默地站在客厅,一动不动,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落,坠在地上,无声无息。


半晌后,他才终于慢慢抬头,红着眼朝吴母开口:“妈…”


“对不起…”


“是我被迷了心,都是我的错。”


“我听你的,我跟他分手。”


“你不要去联系他的经纪人。”


“他和我…不一样…”


“他没有可以犯错的余地…”


评论(15)
热度(74)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