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10)

/
刘昊然晚了吴磊几天回到国内,他的行程排的很满,但是工作室依旧为他腾了几天的休息日出来,让他有富余时间一个人在异国短期度个假。


巴黎的街头人来人往,认识他的人很少,偶尔被认出,他也是温和的笑,满足他们合照或是签名的请求。二十岁以后,他能够独自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曾经挂着一个相机奔跑着赶地铁的少年也似乎走失在了回忆里。


他得到了很多,失去的也不算少。


到现在二十几年从来顺风顺水,唯一栽的一个跟头就和吴磊的背道而驰。吴磊说的没有错,他确实很自私,很虚伪,甚至在分手后很久的某个夜晚突然质问过自己:你后悔吗?


和最好的朋友变成情人,后悔吗?


不做情人,他们还是彼此的知己,能毫无架子的一起捧腹,也能毫不畏惧镜头的一起约饭逛街,隔空喊话问询打游戏到底是你菜还是我菜。


做了情人,最后形同陌路,后悔吗?


他后悔过的。哪怕只是脑海里浮光掠影的须臾想法,他是真的后悔过。不捅破那层纸,他们不会走到那一步,捅破了,他们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做。


这就是他,吴磊说的自私自我都是真的。到头来,吴磊看他比他自己看得还透。


不光如此,他还懦弱虚伪,所以不敢开口质问吴磊分手的原因,不敢开口说任何挽留的话,不敢再主动与他联系。


曾经的吴磊看似乖巧爱撒娇,十足的孩子气,其实比谁都聪明,也比谁都看得通透。


刘昊然站在革命广场的方尖碑前,眯着眼慢慢放下手中的相机。阳光很好,照的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他伸手将挂在领口的墨镜取下,戴上的时候,鱼际擦过右眼,才发现眼角洇出了一滴泪。


他有些错愕,心底隐隐有躁动的不安漫起,片刻又觉得自己太过多思,才会想那些有的没的,自嘲的摇头,蹲下身将口袋中仅有的半袋玉米粒全部喂给了一旁毫不畏人的鸽子,静静地望了一会儿,随后转身离去。


回北京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参加某个时尚活动,邀请的嘉宾很多,但是没有吴磊——他近半年一直在剧组拍戏,就算是参加完张若昀的婚礼,也立刻匆匆赶回国,第二天就立即进组。


刘昊然被排在了中后,前面还有十几位明星,他按照流程表的安排等在后台,等待主持人送走一位又一位衣着考究的明星们。


所有的一切都和从前走的千万个活动没什么大区别,按部就班,和主持人简短互动,接受记者的闪光灯轰炸和简单采访,跟在场的粉丝互动挥手,完成一系列流程后,在一片欢呼声中退场,换衣服卸妆。


刘昊然被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助理环绕着通过一条官方专设的通道离开,通道的终点就是地下车库,助理紧跟在他身后简短的汇报接下来的安排以及注意事项,他接过一旁保镖递过来的外套,边走边往自身上套。


一切都有条不紊,和曾经的无数次一样,直到他外套里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起来。


刘昊然的步伐一顿,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宋祖儿”。


他皱着眉接通,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的女孩已经压着嗓音低喝:“刘昊然!你怎么才接?!你知不知道吴磊出事了?!”


原本因为疾步走动有些急促的呼吸瞬间停滞,迈出的脚都停在了半路,半点都抬不起来。仿佛有无止尽的寒意自脚跟漫起,让刘昊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瞬间冷下脸面部表情,厉声问她:“宋祖儿,你什么意思,说清楚,什么叫出事了?”


身旁的工作人员没预料到刘昊然会突然停在了原地,等到反应过来转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家艺人平日温和的面上此刻满是冰霜,冷漠到了极致。


“好,我知道了。”刘昊然的脸色极难看,一时间竟有些可怖,让人不敢靠近,“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个医院吗?”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闪过一丝脆弱,“好,我知道了。”


最后还是低声补了一句,“抱歉,刚才没控制住,迁怒你了,谢谢。”


接着挂了电话。


“怎么了,昊然,出什么事了吗?”一侧的女助理朝他走近,小心翼翼地询问他。


刘昊然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大脑终于慢慢从一片空白里缓过来。明明身侧被亲近的人包围着,此刻却如坠冰窟。地下停车场很安静,众人一时间碍于他的脸色没敢说话。


脑海里一遍遍回放着几天前见到吴磊的模样,时间好像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方尖碑前的那滴泪,以及那须臾一闪而过的不安。


他曾经以为自己和吴磊是有着心有灵犀的,所有的事情彼此分享,快乐也好,忧愁也罢,他们是知己,是伙伴,是情侣。但是,这一刻,刘昊然真正忍不住自我怀疑起来。


他们之间一直似有若无联系着的那条线,似乎真的在岁月磨砺下慢慢被侵蚀,几近断裂,自此以后,再无法感应到对方哪怕半点的触动。连同那最后一点点的共鸣,也几乎要消失。


刘昊然没来由的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片刻后又睁开眼,上前一步伸手捏住一旁经纪人的肩膀:“铭哥,你有朋友在吴磊工作室工作的吗?要核心一点的!我现在就有事要问他,或者是谁都好,我要知道吴磊现在在哪个医院!”


他努力将牙关咬紧,才终于止住自己下意识的颤抖,带着工作室的人员疾步朝不远处的保姆车走去。


刘昊然,你甘心吗?他问自己。


不。


绝对不会甘心。


/
打听吴磊在哪个医院花了铭哥很多精力,剧组和工作室那边的人都瞒得很紧,怕传出去被媒体围堵报道。按照宋祖儿的说法,吴磊出事时间大概临近中午,原本设定好的标记点提前爆炸,朋友圈里正好在隔壁剧组的好友也只知道有人望见吴悦跟着一起上了救护车,满脸都是泪,具体吴磊到底怎么样了,没有人清楚。


所幸吴磊的拍摄的地点在北普陀影视城,也就是说,吴磊现在就在北京的某家医院,而不是在遥不可及的异地。


根据吴磊工作室的人透露,吴磊当时状态很不好,什么都听不见,吴悦慌得六神无主,要不是一旁导演帮着打点事物安排医院,单薄的姑娘怕是要当场抱着弟弟哭晕过去。


吴磊当时就被送往了一家极高档的私人医院,目前还没有具体消息,无从知晓他现在的情况。


助理按照刘昊然的吩咐嘱托司机掉头,直奔医院,随后转头望向车后的刘昊然,满脸的担忧:“昊然,你还好吗?你脸色太差了。”


刘昊然恍若未闻,只是低头紧紧捏着手机,一动不动。


“昊然?昊然?”助理又叫了几声,“你振作一点,吴磊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茫然的抬起头,安抚地朝她笑笑,“我知道,我也希望他…没事。”


语气里却满是连自己都没办法相信的犹豫慌乱,眼底的无助几乎漫出。


助理张了张口,想了半天却依旧词穷,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最后只能闭上嘴转头继续望向前方。


吴磊所在的医院私密性极高,如果不是刘昊然经纪人人脉广,怕是一时半会儿都探听不到半点消息。


为了不引人瞩目,刘昊然和助理还有经纪人在半路换了车,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吴磊所在的医院,他抬头望着车窗外医院大楼,再一次和铭哥确认了一遍吴磊所在的病房号,才终于将一直紧握在自己手中手机塞进口袋,将后座的包背在了身上,为自己戴上帽子口罩,作势要起身。


“铭哥。”


刘昊然的身子定在那边,原本准备拉开车门的动作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转过头,开口:“这次你们别跟着我了吧,我一个人去看他。”


经纪人一愣,原本也准备跟着一起下车的动作停了下来,盯着他,语气严肃:“昊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


“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不在的话,你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我知道。”刘昊然抬头与他对视,“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我已经足够成熟了。”


成熟到看清自己的感情,看清自己的软弱,看清自己的不甘。


“有些事情,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处理比较好。”


他就那么执着的望着自己的经纪人,大有对方不答应他就准备继续僵持下去的架势,经纪人被他看得无奈,只能长叹一口气朝他挥手。


“算了,你去吧。我们就在停车场等你。”


末了还不忘嘱咐一句,“万事小心,别被人认出来!”


刘昊然冷硬的表情终于有一丝松动,点了点头,推开车门,疾步朝不远处的医院大楼走去。

评论(8)
热度(68)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