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9)

/

其实吴磊很久以前就隐约能猜到刘昊然和宋祖儿大概是有些联系的。少女和他的关系一直不近不远,似乎算不上热络,距离保持的很适度。恰到好处的关心,不咸不淡的往来招呼,相遇的时候能说上几句话,但一直很聪明,从不涉及什么敏感话题。可以说是一个接触起来让人很舒服的朋友。


刘昊然和她曾经合作过,他也一直清楚。


不过吴磊还是很意外。宋祖儿和刘昊然之间的友谊,与和他之间的又似乎不太相似。倒是更像是带着某些看不顺眼的损友,气场算不上太过热络,甚至带着几分抬杠的意味,但又因为某些原因,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熟稔但不热切,自然却不亲近。


并非男女之间的有所可能的朦胧,甚至不同于普通平和的朋友。至少刘昊然下意识的闪躲不假,丝毫没体谅身旁的女性友人,甚至显得有失风度。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自恋,下意识怀疑宋祖儿对他没由来示好的目的,但是除此以外,又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能比“两人达成了某些合作默契”更合理。


无论如何,他和刘昊然再无继续的可能,如今再回过头介意这些也已经没什么意义,更何况他们都已经毕业两年,也再没什么追究的必要。毕竟娱乐圈就那么大,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他和刘昊然尚且能维持着虚假的“少年友谊”,那么和宋祖儿这样以后极有可能合作的女同窗就更没什么理由因为一件小事而起什么疙瘩。


况且对方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除了可能私下里泄漏过很多他的事情给刘昊然之外。


不过这都是小事。


吴磊这么想着,关闭微信朋友圈的图片浏览模式,顺手给宋祖儿新发的抱着捧花的自拍点了个赞,随后熄了屏,抬头望向车窗外。


参加完张若昀的婚礼,他就马不停蹄与新婚夫妇告别踏上了返程,十个小时的直飞让人疲惫困乏,混身都提不起劲,临近九点上的飞机,到达北京正好是早晨。


北京的早高峰喧嚣拥堵,天气又正巧不是特别好,透过车窗往外望去,阴沉沉压得人透不过气。


他坐在车后单手撑着脑袋,面容倦怠,有些出神。


吴悦透过反光镜瞧了他一眼,挑眉问他:“怎么了?太累了?”


“还好。”他的回答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回去休息一下吧,下午我再来接你,时间还没有那么急,剧组之前的几场戏拍到今天绰绰有余,跟导演稍微说一下,不会耽误剧组进度的。”


吴磊沉默了一会儿,半天才终于开口:“好。”


车在一个小时后停在了一栋高级公寓楼下,吴磊将行李从后备箱里取出,吴悦降下驾驶座的玻璃,摘下墨镜,露出半张脸。


“磊磊。”她突然喊他。


他拉着行李箱准备上楼的脚步一顿,转过身:“怎么了?”


吴悦沉默了片刻,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你们在婚礼上见面…没再说什么吗?”


他安静的望着自己的姐姐,时间有点久,看的她有些局促,正想要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又突然平淡的笑了笑,面上带着几分自嘲:“能说什么?我和他的事情早就结束了。”


他朝她摆了摆手,重新戴上口罩,转身慢慢走进公寓楼。


/

拍戏的日子是漫长的。会吃苦,会受伤,有些时候会因为一个镜头来来回回索然无味重复五六次,就算怕冷,怕高,怕辛苦,也要顶着压力上。


吴磊已经不知道重复这样的生活多少年了,剧组的模式已经和他的生活融为一体,似乎除了拍戏和生活偶尔的娱乐和交际,再无什么起伏。除了和刘昊然相处的那几年,其他的时候更多的是无悲无喜——家人陪伴在身侧,为他挡开了太多波折 ,也将他限制在了一方天地。他的喜怒哀乐被简化到了极致,就算后来进入了大学有了很多经历相似的同窗,他也已经再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回头体验普通人都拥有的校园回忆。


只有刘昊然是不同的。


他是在他二十多年人生里唯一的一个波澜,像是一阵匆忙过境的飓风,声势浩大,来势汹汹,逃无可逃,带他见识过不一样的世界后,又匆匆与他再见,留他心底一片狼藉。


吴磊九成的叛逆都成了为他和刘昊然能在一起的铺路石,让他从一个听话的懂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任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叛逆少年,恨不得跟自己的家人吵得天翻地覆。


可是最后呢?


他还是向人生妥协,在绕了一大个圈子后,被命运拨回到最初的那条路上。


吴磊这么想着,朝身侧为自己补完妆的工作人员礼貌的笑了笑,随后起身从助理手中取过道具师精心准备的佩剑,回到摄像机前。


今天要拍摄的场景是一个百人混战的镜头,双方交战,城门被破,他饰演的主角身为首领,站在城墙上和敌人殊死搏斗,最后遭到对方偷袭,身中数箭,重伤昏迷。


很简单的情节,但涉及的群演人员众多,调节起来就格外麻烦,需要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重复,最后在其中提取导演满意的镜头,才能算是通过。


吴磊身着一身沉重的铠甲,站在城墙上方,等待着场记打板,接着他就会按照最开始和导演沟通好的走位转身,将城墙下方企图攻破的敌军击落,一分钟后,身侧不远处会有一个安设好的标记点按照最开始的计划爆破,营造出军火交战的激烈感,然后他会按照剧本的设定,在起身的时候中箭,最后倒下。


“Action!”场记板打响。


他神色严峻,几乎怒目,掌心满是顺着剑身淌下的鲜血,刺目黏腻,毫不在意地挥动手中的长剑,探身将一个群演借位击落,群演按照剧本吊着威亚在半空中落下。


一切都在按照一开始说好的流程进行着。


下一秒,他正准备转过身按照计划,继续动作击杀身侧慢慢靠近的“敌人”,身旁却猛然传来一阵轰鸣。


距离极近,带起无数烟尘,连带脚下的地面都震动起来。


那阵轰鸣来的猝不及防,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下意识带着惊惧将目光投向出声点,才终于意识到是发生意外了——


标记点提早爆炸了。


城墙一角一时间窜起数米高的火焰,带着滚滚浓烟。


而和标记点离得极近的吴磊却望着不远处浓烟滚滚的着火点,单手捂着耳朵,一时间茫然了起来。


是轰鸣声,接着呢?


脚下的地面在颤动,边上爆破的声音格外响,炸了他和身侧几个群演一身的尘土碎屑,他的耳朵很疼,带着令人烦躁的嗡鸣,接着是无止尽的静音。


身旁的人在大声说着什么,群演在拉扯他,晃动他。吴磊抖动着眼,将睫毛上的尘土晃掉,睁眼在朦胧的烟尘中望着眼前晃动着他大声说着些什么的人,试图通过对方快速开合的嘴猜测对方在说些什么。


世界是躁动的,连同脚下的地面一起,一片嗡鸣。


世界又如此安静,所有人的声音如潮水一般瞬间消退,让人慌乱。


吴磊被几个人一起簇拥着送下城墙,终于看到满脸紧张的导演以及一干工作人员,场面很混乱,不停有人奔跑着打电话进出,连同一开始准备等待拍摄结束处理后续问题的消防安保人员全都出现,朝身后起火的城墙赶去。


接着,他见到了含着泪飞奔过来抱住他的吴悦,终于靠着她的肩膀,颤抖着说出了唯一一句话。


“吴悦…”他的声音茫然里带着几分不引人觉的脆弱,“我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


评论(9)
热度(53)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