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6)

/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刘昊然也没办法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及时意识到二零一八年的二月十八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二年。虽然那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但并不意味着一点斡旋的余地都没有,至少吴磊选在那一天深夜按下那个绿色的通话键的时候,是有所期待的。


或许是期待刘昊然是醒着的,期待刘昊然能猜出是他,期待刘昊然能记得二月十八是什么日子,期待刘昊然等着他成为自己的学弟。


可是刘昊然只满足了他的第一个希冀。


后面再多的设想,自然也就成了空想,再无存在的意义。


刘昊然挂掉那一通深夜电话的时候,大概压根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吴磊会是什么表情,什么想法。


那思量许久终于小心翼翼跨出的一步,也就成了吴磊为两人戛然而止恋情迈出的唯一一步。


像一只胆小的蜗牛,轻轻一碰,就缩回了自己的壳。


吴磊缩在床上,听着电话那头无尽的忙音,愣了很久,最后还是垂下了眼。凌晨的夜寂静又清冷,他放下耳畔的手机,盯着屏幕看了半天,依旧毫无睡意。


像是被无声扼住了咽喉,分明是在温暖的被窝,却还是有无尽的寒意汹涌的漫上来,扩散到四肢百骸。他以为自己会难过,打了个哈欠,眼角才终于有浅淡的湿意洇出。


刘昊然。


他在黑夜中无声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又像是不满足,再次念了一遍,终于昏沉睡去。


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对未来是有过很多设想的,有关生活,有关事业,有关彼此的各种事情,小到将来房间装修时候卫生间是要用面包砖还是小方砖,美缝的粗细颜色,大到猜测对方要花多少年才能摘得影帝桂冠,具体又是什么奖项,什么都有。


也曾约定过要做校友,一起军训。刘昊然当年欠下的债,正好陪着他一起补过。


后来都成了泡影。


吴磊成为了一八年北影第一,刘昊然依旧是一五年中戏第一。答应他的军训自然不了了之。媒体总爱将他们连着一堆95后小生扔在一块儿做比较,他们两个自然不能免俗,当年最初见面时的综艺游戏,台下的互动访谈,包括晚会嘉宾席上撞手肘的互动被营销号来来回回炒了无数次冷粥,炒到被粉丝追着骂不停举报,也依旧乐此不疲。


吴磊和刘昊然的名字依旧被人有意无意放在一起,无论是褒赞或者贬低,又或是拉踩,两家粉丝撕起来没完没了,互相举报冷嘲热讽三天三夜也不嫌累,路人粉坚持着两人向来是要好的朋友,不能理解唯粉的行为。


这些事情吴磊和刘昊然彼此都心知肚明,却从来没有出声澄清过什么。由工作室代理的微博依旧互关着,大多数时候是发大量的广告,也会商业胡吹彼此客气的转发宣传,但是后来再也没真正见面交谈过什么,彼此活在对方身畔的路人口中,再无联络。


这就是他们的后来。


/

吴磊顺着刘昊然的牵扯慢慢转过身子,与他对视,目光在刘昊然脸上来回游移,最后还是不愿去看他暗含隐痛的双眼。


“刘昊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你包容我得多,我那时候仗着你的喜欢胡作非为,各种欺负你,你也从来都是对我百般包容,任劳任怨,恨不得既当男友又当爸妈。”


“你没有欠过我什么。”吴磊的声音低低的,“就算是曾经我们俩…过了热乎劲以后。”


和刘昊然在一起的时候是极其开心的,有关于他的大多数回忆都充满了快乐和甜蜜,所以分手了才会让人念念不忘,甚至到了不敢回望的程度。所有的畅快和纪念都成了伤口,习惯成了一遍遍提醒自己失去的噩梦,兵不血刃就让他遍体鳞伤。


但吴磊没办法说自己不怨愤。


刘昊然是一个几乎完美的人,有着极度理性的逻辑,甚至是超过自己生理年龄的心态和自制力。然而一个太过自律的人,很多时候,也可能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对他人总是尽量宽容,却对自我改变潜意识带着强烈的抗拒。


年少热恋蒙蔽了彼此的双眼,绚丽的世界充满了生气,爱情就像是盛夏肆意不羁生长的植物,带着勃然生机,与燥热的阳光融成炽热的汤水,一口灌下去,热气从胃袋直冲到头顶,让人飘飘然。


热恋过后,感情慢慢趋于平淡,彼此间的摩擦和龃龉才慢慢显露。他太过任性敏感,刘昊然偏偏自我又迟钝,疲惫才会慢慢累积。


吴磊怨愤的,是什么也不问到最后依旧死要面子强撑着从容姿态决定放手的刘昊然,是分手五年坚持自己性格半点努力也没有挣扎的刘昊然,是如今出现在他面前一脸虚伪想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试图和他做“好朋友”的刘昊然。


曾经的刘昊然没有亏欠过他,后来的刘昊然让他怨愤。


“我只是失望。”吴磊的声音太轻,轻到了刘昊然必须要竖起耳朵仔细辨认,才能勉强理理解他的意思。


“刘昊然,你确实是个混蛋。”


“我——”刘昊然想要开口努力争取点什么,刚开了个头,就被楼下爆发的一阵欢呼和掌声打断。


接着不远处楼梯口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匆忙跑了上来,踩着高跟鞋细喘着朝他们走近,嘴上还念叨着,“吴磊,下面催着伴郎集合呢,人都差不多来齐了,婚礼快开始了。”


待到真的靠近露台见到栏杆旁的牵扯的两人,才显而易见的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停下了脚步,不近不远的站在那边,无措又尴尬。


刘昊然在女人走近的时候已经下意识松了拽着吴磊臂弯的手,但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就已经被女人看了个正着。


女人的衣着有些眼熟,刘昊然偏头的间隙目光扫过她的脸庞,才意识到对方便是方才远远瞧见的那个亲昵挽着吴磊的女子,随后礼貌的朝她点了点头。


对方有些意外,但还是顺着他给的台阶下了,面色正常了起来,转向一侧的吴磊问道:“要下去吗,时间差不多了,若昀哥他们都等着呢。”


吴磊点了点头,撇了一眼身侧靠回栏杆的刘昊然,低头认真将衣服上的细小皱褶一一抚顺,随后走到女人身侧,“走吧。”


女人有些犹豫,下意识往刘昊然那处瞧,吴磊像是这才想到了他一般,回过头问他:“你下去吗?”


口气极其随意。


刘昊然自然听出了对方口吻里的情绪,顺着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面上看不出太多情绪,眉头却微锁,不再避讳他,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了烟盒,作势要抽。


吴磊便不再理他,在女人挽上自己臂弯后带着对方下楼,慢慢消失在刘昊然视线里。


原本捏在手里的烟还没有送到口中就停了下来,刘昊然在沉默中慢慢放下手,下意识抬头向远方望去。


上一秒灿烂的日光被流云遮去,光线稍微暗了一些,并不刺眼。


所有的一切场景在这一刻似乎都离他远去,陌生的巴黎古堡,热闹的人群,盛大的婚礼,陌生的吴磊。


那一瞬间,他一无所有。


评论(7)
热度(53)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