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追杀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放飞自我,请随便看看吧,其实是厕所读物

*夜总会老大x小片警(不带售后)

*感谢 @刺狐 同好的授权,在此土下座




吴磊发誓,如果他早知道自己有一天要为公献身,扮成少爷大义凛然深入夜总会内部的话,他绝对不会在毕业前的那份调任分配协议书上签字。


不过事实就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他就得夹起尾巴穿的人模狗样,提起自己嘴角朝走道每一位路过的客人躬身笑得风雅从容。


贴在一侧耳道口的细小磁片还在不停的罗嗦:“副队,这次任务真的很重要,全队上下就你的长相最符合大众审美了,实至名归啊副队!”


一侧的人插嘴:“对啊副队,老大都让我们不要声张只要偷偷摸个底就好,您千万别生气,大家都一致认为您西装笔挺真的特别好看,又帅又美!就算是进了夜总会,也是夜场一枝花,你要自信点啊副队!”


“呵呵。”


自信你妹的自信啊,靠!


吴磊目光忍不住放沉,漂亮面孔上的微笑都带上了几分狰狞的色彩。


他宁愿因公殉职,也不想要被一个队的同伴投票簇拥成深入敌人内部打探消息的探子好吗?长相这种东西完全是天生的,而且从小到大一路不知道给吴磊添了多少麻烦,遥想当年小学一年级他就被同班的张花李梅放学一路围追堵截,直把他吓得躲在男厕所,直到天黑了才敢回家,从此以后,女性在他心里成为了比洪水猛兽还要可怕的生物,二十多年过去了,从未动摇,反而随着时间的洗礼越发的刻苦铭心。


因为深受女性的困扰,所以吴磊当初才会想也不想的在志愿书上填了刑警学校,思考着男孩子就该吃苦耐劳,身着警服,肩负大义,惩恶扬善,浑身散发着迷人的荷尔蒙。


不过现实总是给他无数的惊喜。


他终究还是逃不开这一张漂亮面孔给自己带来的困扰。比如现在,他必须要服从组织安排,穿上西装搭上领带,按照计划找出嫌疑人所在包厢,探听到对方的具体计划和动向。


“副队,你先稳住,阿林在C区好像看到了嫌疑人,我们先去联系一下他。”


语音那头发出了两声机械的电流声,随后再没声响,让吴磊直在心里骂娘。


我靠,能不能靠谱点?!我好歹是你们的副队好吗?!


“诶,那边那位新来的,A区001卡座点的酒你赶快帮忙送一下!”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侧吧台上的主管就出声喊住了他。


吴磊身子一僵,下意识看了一看四下,不太确定的转过身冲着对方指了指自己,“我吗?”


“就是你,还能有谁?”主管大概是太忙了,连带着口气也算不上好,语速快得很,还没等他说什么,就往托盘上放了几杯调好的鸡尾酒,附带一瓶昂贵的洋酒及几个空杯。


“虽然你只是临时来给阿宁顶包的,但是A区全是大人物,更别说001卡座了,你千万给我小心点,出事了可不是你能负责的。”语毕还不忘自言自语几句,“要不是今天太忙,我才不会让你去呢。”


他们现在身处的夜总会正是s市最为有名的会所之一,夜宴。传闻这近几年快速崛起的会所背后的所有者是个黑白通吃的大人物,手段过人,神出鬼没,不能轻易得罪。起初便是个二代,海龟出身,奈何背景显赫,人脉出众,归来后便开了这家会所,不过几年的时间就靠着自身过硬的条件和手腕,成为了一方人物。


大人物所交好的人,自然也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更别说上来就能坐上001首座的客人了。


吴磊讷讷地点了点头,自他手中接过托盘,面上不露声色,镇定自若,心里却有些打鼓。


按照他们的计划,吴磊应该在大厅里注意所有人的动向,一有变动就通知楼下的队友以及深入C区的同伴,而C区的阿林才是这次深入内部的主力。


但是现在这个临时的送酒任务,仿佛是一颗意料之外的石子,轻松将平静的湖面打破,激起千层涟漪。


吴磊挂着温顺的笑,走进A区的时候,才发现比起其他区和大厅的热闹喧嚣,A区的人着实少得可以。虽然说是卡座,但每个卡座间隔了很远,格调也不是之前那中豪奢里透着庸俗的风格,简洁现代,装饰很少,却不难发现,每一个摆饰都费了很多心思,从设计到装修,都不是其他几个区可以比拟的。


不愧是专门提供给各种大人物的vip区。


吴磊心下有些不安,垂下头抬手敲了敲一侧的玻璃隔门,一时间有些喉咙发干。说不紧张是不可能,毕竟他只是一个偷溜进来的小警察,心里还是会虚。


玻璃门被拉开,被磨砂贴面模糊的室内景象也完全展现在了他面前。


只有三个人。


一个坐在沙发上,单手握着手机,正打着电话,另外两个人恭敬的立在一侧,给吴磊开门的正是二人之一。


昏暗的灯光下,沙发上的人面容半隐在黑暗中,看不清具体的容貌,露出的下半张面孔很是诱人。鼻梁算不上高,骨却很挺,嘴唇微抿,面部线条简洁利落,连成一道漂亮的轮廓,顺着下颔,消失在脖颈处,让人忍不住顺着往下看。


该死,连喉结都很性感。


没有过多的累赘,算不上锋利却有足够英挺的男性面容,简洁,干净,不够花俏,却足够吸引人——相比起吴磊自身顶着的这张花俏夺目的脸,这个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话,沉默内敛的男人的面容,才是吴磊一直向往的长相。


利索,干净,就算只能看清下半张脸,却已经能够让人折服。


不用猜也知道对方就是一个足够英俊的人,无关乎双眸如何,单是气质和线条,就足够吸引人。


让人忍不住在心底嫉妒。


“好,我知道了。”那人挂了电话。


好了,连声音也忍不住让人嫉妒。吴磊嘴角都有些扭曲。


吴磊不知道的是,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其实也在打量自己。


不,或许直白说一些,在玻璃门拉开的瞬间,室内的三个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落在他身上。漂亮的面容,就算是在纸醉金迷的夜总会,也依旧足够的扎眼,让人很难忽视。勾人的桃花眼,浓密纤长的睫毛,昏暗的灯光下像是沁了水,只是简单的一眼,就让人心尖上泛起痒意。


穿着千篇一律的普通侍应生服装,依旧掩不住对方高挑颀长的体格,漂亮里带着纤细,却又不过分病态,让人移不开眼。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眼里,有着陌生但却隐藏的很好的野性。不羁,无畏,又带着一些对未知世界的探究。


很新鲜。


刘昊然打量着眼前这个慢慢朝自己走近,将托盘中的酒水一一放在茶几上的侍应生,忍不住勾起唇,眼里满是兴味。


“你是新来的?”他忍不住开口问他。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突然开口提问,手上的动作一顿,垂下头点了点,“嗯。”


软绵绵的,像一只懵懂的小动物。


真是有趣。


刘昊然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将手机随意的放在了茶几上,食指相抵,叉着手架在身前,慢慢翘起腿往后靠在沙发上,目光自吴磊笔直的腿一路向上,最后停顿在他漂亮的面庞上,眼眸里是深不见底的探究。半晌才微微歪头,语气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疑惑:“奇怪,以前没见过你啊。”


那个小小的侧头终于让他隐在暗处的上半张脸顺利落在了迷离的灯光下,同样也让吴磊彻底看清了沙发上人的完整面容。英俊,贵气,清冽又干净。不是普通的暴发户,却比暴发户还要可怕且深不见底。


至少,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让吴磊很难不有所防备警觉。


“我是新来的。”他将头垂的越发的低,心下立刻决定早点糊弄完对方就跑路。


都说A区全是大人物,打死他也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纠葛,毕竟人家动一动手指,给他几条命都不够抵。他只是个挂着副队名号,领着最低工资的小警察。


吴磊心中默念了好几声“工作重要”,才终于调整好了表情,笑得温柔,带着一点虚假的怯意:“看起来先生是常客呢,我是新来的,今天第一天上班。”


语毕将最后一杯酒放在了茶几上,双手抱着托盘置于身前,躬身垂首:“如果先生还有什么吩咐,请按一侧的按钮,我们会有专门的人员为您服务。”


吴磊将话说完,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出门,就被身后的男人叫住了。


“等等。”


我靠!


心里瞬间爆出一百字粗口,吴磊保持着笑容转过身,朝对方微笑:“还有什么需求吗,先生?”


那人原本面上浅淡的表情突然卸去,盯着他,半天才终于开口:“第一天上班?倒是挺有意思的。”


“……”


“那么,只是少爷吗?”他的目光深不见底,带着一些恶劣的意味,“我对你很感兴趣。”


操你妈老子不是弯的!


吴磊眉头抽搐,差点爆粗口。


可他还是忍住了,面上的笑意却越发的淡,“先生,我只是来这边打工的,您要是需要特殊服务,请按一侧的按钮,我们会有专门的人员为您服务。”


可是对方没有半点反应,只是浅笑着自裤带中掏出一盒烟,当着几个人的面,竖在了茶几上,挑眉,摊手朝他示意:“钱都是小意思。”


“靠。”吴磊瞧见了他的动作,终于忍不住爆了醋,皱眉瞪着他,“我都说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静候在对方身侧的人背手扣住了身子。


托盘因为他们的动作“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不过此刻已经没人在意这种事情了。


吴磊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两人的挟制,抬头盯着依旧静坐在一侧的男人,忍不住出口嘲笑:“想不到大人物喜欢这种套路,强扭的瓜好吃吗?”


男人终于笑出了声,眉眼舒展开来,颇为有趣的放下了腿,单手托着下巴打量着他:“好吃啊。”


“尤其是……”他的声音一顿,盯着吴磊的脸,继续开口:“对那些意料之外闯进我店里,却又看上去特别可口的瓜,我更感兴趣呢。”


吴磊原本还在扭动妄图挣脱的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半天才读懂对方话里的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耳道口的磁片不知道是坏了还是没信号,到现在依旧还是断断续续的电流声,半点都没有转好的趋势。


关键的时候都他妈跟嗝屁了似的,半点忙都帮不上!


吴磊胸口闷了一口气,差点憋出血来,只能抿唇不说话。


“怎么了?没想到这边的老板会是这么年轻的人吧?”男人轻笑了一声,慢慢举起手,挥了挥。


身后挣脱不开的挟制瞬间消失,干脆得让吴磊有些难以置信。


“来吧,我只给你两个选择。”刘昊然将目光落在茶几上那盒竖着的的香烟上。


“心甘情愿,各求所需。或者……按照道上的规矩处置,然后我再取我所需。”


语气轻松,却带着极大的压力,让人不得不相信男人说的话是真的。


“不过,那大概会让你吃足了苦头,我也没那么变态。”


他轻笑了一声,替自己点了根烟,轻吮了一口,清俊冷冽的面容在朦胧飘渺的烟雾中隐约可见,带着一股让人生怯的孤傲疏离。


吴磊被他的话激得气急,才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被对方掀了个底儿掉,怒极反笑。


“所以我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是吗?”


“你觉得呢?”对方的声音轻飘飘的,背靠在沙发上,戴着金边的眼镜,分明是个贵公子的模样,说出的话却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恶魔,还不忘摊手朝他示意,“你请便。”


吴磊板着脸走到茶几前,偏头与他对视,半晌后突然灿烂一笑,俯下身将茶几上竖着的那一盒香烟当着刘昊然的面全部倒在了桌上,随后慢慢昂首,俯视男人,举手投足里满是挑衅。


“这个价格,你还要吗?”


昂贵的香烟因为他大幅的动作滚了一桌,一时间算不上大的空间立刻静默了下来,连带着站在两侧的男人的呼吸都停滞了,生怕自己的老大一个恼火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


可是没有。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将叼在唇间的烟取下,慢慢起身隔着茶几朝对面的吴磊压近,最后对着对方漂亮带着火气的面庞吐出了一口烟,笑了起来。


“要啊。”


“毕竟,你确实值这个价钱。”


 


两万一个晚上,确实是足够贵了。


至少抵得上吴磊四个月的工资。


不过再怎么贵,也没办法让他心甘情愿的洗干净撅着屁股躺在床上任对方亲亲抱抱举高高啊!


就算对方长的确实出众,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类型,还是黑白通吃的大佬,活在S市百姓口中的那位神秘的夜宴老板,背景可怕的幕后大boss,也依旧没办法让吴磊心甘情愿的献菊。


更何况,他是直的!直的!直的!


吴磊焦躁的咬着指甲,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踱步。


他现在所处的房间正是夜宴顶楼最昂贵的套房,内部装修奢华,陈设足够气派,床怎么大怎么来,浴缸怎么大怎么来,玻璃怎么清楚怎么来。


呸啊!口胡!这他妈分明是怎么情趣怎么来吧?!


要这么大的床干嘛?是怕滚床单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吗?要这么大的浴缸干嘛?是想要客人来一发鸳鸯浴是吧?!玻璃这么清楚干嘛?!是怕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人洗澡的具体细节是吧?!


色.情!恶心!下作!


吴磊愤怒焦躁的扯松了自己领口的小领结,叉着腰大喘了一口气。


手机在被带到房间的路上被没收,磁片到现在还满是电流散乱的声音,那头的猪队友们到现在还是联系不上。


门口的守卫一个个敬职敬业的立在走廊两侧,半点逃跑的机会都不给他。


该死。


正当吴磊准备坐下来,好好思考该怎么逃脱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磁卡认证成功的声音。随着“嘀”的一声提示音响起,门打开了。


男人崭新昂贵的皮鞋踏在一尘不染的地毯上,慢慢朝他走进。


吴磊到现在还是没办法否认,刘昊然是个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魅力的男人,尽管他坚持自己是个直男。刘昊然的魅力不是简单肤浅流于皮相的精致,而是自骨子里透出来的斯文贵气,带着一股子奇妙的矜傲,让他随便解个手表,松个纽扣,都能充满了让人前仆后继往上扑的魅力。


当然,前提是这些动作不是当着吴磊的面做出的,他想他会很愿意承认对方是个优雅的男人。


而现在,吴磊只想指着对方的鼻子骂斯文败类。


刘昊然将架在鼻梁上的眼睛摘了,放在床头柜上,顺手开始脱自己外套,接着是领带,一一挂在一侧的衣架上,随后背过身抬手开始为自己解一侧的袖口,还不忘偏头撇他一眼。


“愣什么。”


吴磊被他看得浑身一震,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喂,我说你该不会是来真的吧?”


刘昊然顺利将两手的衬衫袖口解开了,转过身疑惑的望了他一眼,“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操,可是我是个直的。”吴磊指着自己,再次强调了一遍自己的属性。


“哦。”男人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慢慢朝他靠近,“可是你长的很好看。”


“那我也依旧是个男人!”吴磊被他吓得忍不住伸手去挡,试图阻挡男人的接近。


“我以为这件事情我们在之前就已经达成共识了。”


男人歪了歪头,笑得很温柔,“如果你不想要现在就被人架出去痛揍一顿灌上水泥沉塘的话,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语毕还颇带惋惜的喟叹,“这个天气的话,S市的河水,大概挺冷的吧。”


吴磊被他的话激得浑身一震,即使是再三告诫过自己冷静,还是没忍住,恼火的握起拳头朝男人的面门砸去。


不过吴磊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刘昊然的身手虽然算不上顶好,也绝不会比他差。


至少从吴磊下定主意提拳,到被刘昊然偏身轻松握住手腕,反手扭在身后制服住的前后一秒里,对方的动作是快速果断不带一点多余水分的,就连握住他手的力道,都大到让吴磊忍不住皱眉。


两人因为姿势变化的关系,连身体都贴到了一起。这样的距离超过了普通人的安全底线,让人忍不住心生不安。


吴磊感受到对方打在自己颈侧近在咫尺的呼吸,下意识一抖,大声警告他:“放开!”


身后的男人的心情大概不错,对他的炸毛半点都不在意:“怎么了?”


“小心我告你袭警!”


“啊——”对方轻叹了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是警察先生啊,我在夜宴里见过这么多漂亮的money boy,还从来没尝试过风情的小警察呢。”


吴磊一时间炸红了脸,气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抬腿想要去踹他,却被对方轻松察觉并避开。


“该死!”


闪避间吴磊顺势扭过手腕,反手将刘昊然的手牢牢握住。男人敏感的察觉到他反扑的意图,迅速后撤,扭身顺着他的手臂一路上滑,掐住了他的肩头,想要将他扭过身抓住他的另一只手。


吴磊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一个肘击用力打在对方腹部,不出意外听到了对方闷哼一声,还没等他过瘾几秒,自己就被对方横过来的腿绊倒在了床上。


近身的肉搏让人刺激到血脉喷张,忍不住激动到战栗。皮肤摩擦过的感觉带着疼痛,让人头脑发昏,吴磊被刘昊然拧着双手单腿压在床上,半点都动不了。


“操,有本事就大大方方打一架,你这算什么?”吴磊昂起头甩了甩凌乱的发,梗着脖子冲身上的男人喊道。


“啊,我可不是来跟你打架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修长微凉的手顺着他漂亮的面庞一路向下滑去,最后停在了颈边,轻松将他侍应生服装标配的黑色小领结扯落,扔在一侧的地上,俯下身暧昧的贴着他的耳畔轻声呢喃,“我是来睡你的。”


“小警察。”


如果说前面的话对吴磊来说只是挑衅,勉强还能容忍的话,后面那个意味深长颇带风情,尾音里带着调戏的“小警察”就真的像一桶热油,直接浇在了烈火之上,直把他勉强尚存的理智烧了个彻底。


“你个死变态!”吴磊像是突然磕了药,死命的扭过身伸腿去踹他,“我可没有这个嗜好!”


两人的身体瞬间分开,僵持在那里,战场也从地上转到了床上。


吴磊撑着床横起一脚,想要将他踹下去,却没想到被对方轻松扯住了,双手一扭,直接将他在床上掀了个身。


“发情就去找MB,找我算什么?”他趴在床上,死命的扯了扯自己被对方拉住的腿,未果。


“可是我们之前说好的。”男人朝他微微一笑,伸手环过他劲瘦的腰去解吴磊的裤腰带。


皮带被抽落,然后裤子一松,连纽扣也在几秒的空档被解开了。


“老子毁约了!不行吗?!”吴磊急了,弓起身子瞬间缩到他身前,伸手卡住男人的喉咙口,面上满是慌乱和怒火,出色的五官漂亮到了极点,衣衫散乱,碎发落在纯白的床被上,风情万种,让人看着喉咙发干。


所谓关心则乱,不过如此。


下一秒,右手也被制住,按在了头顶。


“不行。”男人的回答简单干脆,头也不抬,继续手上的动作。


外面的小马甲没有坚持三秒就被人轻松解开,接着是里面的白衬衫,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靠!你他妈不怕我真的掐死你?!”


衬衫的纽扣被一个个解开,漂亮白净的身体半露在空气中,吴磊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向对方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目光深沉,是真的动了某些念头。


巨大的威胁感瞬间笼罩了他,就在男人单手按着他的手去解自己裤子拉链的时候,吴磊咬牙曲起了腿。


一切都发生在那短暂的一秒里。


虽然吴磊没有体会过下体被顶的痛苦,不过看刘昊然捂着档半缩着倒在床上的模样,也能大概体会到二三。


大概是很痛吧……不然优雅如他也不会这般模样了,嗯。


这么想着,吴磊觉得自己也浑身发凉,下体隐隐抽痛了起来。


“你他妈的——”斯文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在痛苦中爆了粗,在吴磊从床上起身的瞬间扯住了他的手腕,用力极大,直叫吴磊咬牙。


刘昊然痛苦的表情顺利的取悦了憋了一肚子气的吴磊,那压抑好久的糟糕心情终于在瞬间烟消云散,吴磊弯下身凑到刘昊然面前,笑得极为风情灿烂。


“刘先生——是这么叫的吧?我听到他们都这么叫你。”转而又想是想到了什么,笑眯眯的望着他,“刘先生言行举止向来风流,怕是没享受这么爽的服务吧。”


“刺激吗?”


吴磊见他原本清俊的面庞铁青,眉头皱在一起,半天不说一个字,起了坏心,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刘昊然的脸颊,“都说欲情故纵是情趣,不过我都拒绝的这么直接了,刘先生落得现在这个模样,也算是恶果自尝吧。”


最后,不等刘昊然开口说什么,便轻松给了对方一个手刀,将其砍晕,穿好自己的衣服,在一众守卫惊讶含蓄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套房,扬长而去。

 



所以后来呢?


后来就是,吴磊虽然靠着自己顺利逃出了夜宴,但在几天后还是被刘昊然守在自己家门口的亲卫给套头绑了。


等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家里了,大佬就那么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含笑盯着他。


所以吴磊的第一次就那么在自己小床上丢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憋了一包泪。


刘昊然还格外的骄傲,对他的控诉半点不在意:所谓以德报怨不过如此,你给我一脚,我却来喂饱你,不谢谢我吗?


吴磊:我去你妈的谢谢你,不要碧莲!


刘昊然:不,是投桃报李。


吴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你知道你这叫什么的?袭警!小心我把你拷进派出所!


刘昊然:(挑眉)就你这小片警?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清楚你会在这个时候下班经过那条路?


吴磊:操你妈这日子没法过了!大不了老子不干警.察了!


刘昊然:你不干警.察我就更有理由折腾你了,还没了收入。要不我干脆包养你吧?这次不止一包烟了,一个月十万。


吴磊:(啐了一口)你滚蛋!想得美!老子是直的!你个变态!


刘昊然:(慢慢起身解皮带)看起来你还有力气说话。


吴磊:(抱紧被子)操你妈你离我远一点!


刘昊然:(挑眉)我这人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特别讨厌别人跟我说脏话。


吴磊:(瑟瑟发抖)靠!大佬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脏话了,你离我远一点!!



>全文完<



ps:竖香烟盒那一段其实是一个暗交易,一般对mb适用,一盒烟二十支,一支一千,取几支就代表着一夜的价格,双方达成一致就会由mb帮买主点烟,然后带走。

小片警直接把一盒烟倒了,也就是说一夜两万www

标签: 昊磊
评论(45)
热度(252)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