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归

白龙x如意

 


贞元十四年的夏天,午后的阳光透过苍翠的劲竹撒在凉塌的水纹竹席上,在微风下吹拂下碎金般摇摇晃晃,薛王府的水阁没有沾上半点的暑气,水晶帘外的池塘里满满当当开了半池的莲花,倒是有几分瑶池仙境的模样。

 

衣着单薄清凉的少年姿态闲适的单手托腮半倚着小桌休憩,因着在家纳凉而没束起的乌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眼尾细长,眉目俊朗,眼窝深邃,出尘高贵里带着几分罕见的异族风情,让人忍不住侧目。


“世子。”一侧的仆人接过下人递上的的帖子,站在阁外往里面探过半个脑袋,注意到浅眠的少年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通报。


屋内的少年微微一动,纤长的眼睫抖了抖,睁开了眼,带着几分倦意,问道,“什么事?”


那仆人虽然近身伺候薛王三世子有几年了,素来知晓三世子是出了名的面貌俊俏,却还是会在偶尔因着对方出众的容貌下意识生出片刻愣怔来。


传闻三世子的生母是某个西域来的胡姬,被当年逍遥的薛王遇见了,一见倾心,纳进府邸,宠爱有加,一时风光无限,却因为后来生了三世子伤了身子,早早病逝。三世子也因为混血的缘故,相貌稍异常人,虽然眉骨与鼻梁嘴唇轮廓柔和,双眼却带着异族人的深邃,瞳孔里带着几分绿意,漂亮里带着些许妖异,好在本身气质出众,一中和下来倒是玄妙得很,让人侧目。


“世子,那玉晶阁的当家差人送消息过来,说是您之前让得寻的东西找着了,已经谴人送来了,现在就在前厅候着呢。”


“哦?”少年眉梢微挑,颇感兴趣,连话里都带着几分诧异和兴味,“寻着了?他的动作倒是挺快。”


几日前,薛王府的三世子突然做了个离奇的梦,醒来就开始邀长安各大商行奇珍古玩店的掌柜一一细谈,说是要寻一件奇珍宝物,这宝物不是异域彩石,也不是什么珍贵的手工物件,而是一件衣裳。一件由传闻中的凌霄锦织就的羽衣。


这凌霄锦本就是活在传闻中的东西,只闻其名,不见其物,更别说是一件缀满了轻薄细软尾羽的衣裳了。旁人皆笑这三世子平日被王爷娇生惯养坏了,任性的很,要天要地,声色犬马不务正事,没想到还真的有人为他寻到了这么个东西。


 


玉晶阁掌柜差人送来的羽衣确是凌霄锦织就的,与他在梦里见到的无差。素白如霜雪,质地轻薄的几重纱衣外披覆着层层叠叠细软的尾羽,那尾羽纤长细软,不似寻常市面上爱用的孔雀羽,倒是更像是鸟兽的羽毛,纯白里夹杂着几尾红色,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的衣物。


少年垂眸凝视乌木盒内的羽衣良久,忍不住伸手抚过那衣物,阳光下的羽衣泛着一层浅淡的光晕,美丽而神秘,外层覆盖的羽毛竟是无风自动,带着一股奇异的波动,让整件衣物都熠熠生辉。


“替我重金好生谢过掌柜,不要怠慢。”


少年的眉梢闪过几分怅然,命人将盒子收好,转过身抬头遥望渐西的太阳,恍惚间竟似是望见几只姿态优美的白鹤飞过,再定睛时,已经不见踪迹。


那个离奇的梦里,似乎也有白鹤当空飞过,再难寻身影,徒留他满心的怅然。

  

然后就被马赛克了

标签: 昊磊
评论(31)
热度(77)
  1. 社会的瓦妮莎琥珀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