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过境(2)

/

那一个疯狂任性的夜晚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已经没有再深究的可能,只记得最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凌晨的外滩街头,借着厚实的衣帽和口罩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临近年末,外滩的夜生活被拉得更长,绚烂的灯光将林立的万国建筑群打得深邃漂亮,充满了异国风情,人们穿梭其中,与这个节奏快到让人来不及喘息的城市融为一体。


刘昊然站在吴磊的身侧与他一起等着绿灯亮起,恍然间觉得自己面上一凉,抬起头望着黑黢黢的天空望了半天,终于勉强在模糊的视野里捕捉到了零星白色碎屑的踪迹。


“下雪了。”


吴磊闻言顺着他的视线往上望去,随后又将视线落到了勾着唇露出一小个虎牙的他身上,“上海这边一年也就下一两次雪,每次就那么零星一点,刚落下成了水,怎么也积不起来,没劲得很。”


“怪不得都说南方人见了雪跟见了亲妈似的。”他侧过头去瞧他,笑盈盈的。


“我虽然从小在上海长大,可也算不上是南方人。”吴磊望了一眼笑得贱兮兮的他,随后又将目光落在了马路对面的指示灯上。


“在这方面来说,其实咱们俩倒是挺像的。”

 

绿灯终于亮了起来,两人一起顺着人潮慢慢穿过斑马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中途路过一家小超市,自然的拐进去买了把伞。


刘昊然本来想着随便挑一把伞径大的买单了事,被吴磊拦了下来,非要换一把透明的长柄伞,刘昊然拗不过他,只能遂了他的意。


黄浦江边的风大得很,一到晚上温度降下来更是生猛,直往骨子里吹,就算穿的足够厚也依旧有些捱不住。刘昊然握紧了抖动的伞柄,轻微转了一下手腕,将伞面朝一侧的吴磊偏过了大半,顺利将风雪严实的隔了开来,半路还不忘嘲笑他。

 

“看看,我就说买把大的靠谱,你非要挑把透明的。绣花枕头一包草,光好看有什么用。”


“就你话多,买都买了,能怎么着?”吴磊偏头皱起眉抬高了语调作势凶他,“分明我说要买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意见啊。”


“我那是明智保身,屈于你的淫威。”


少年的眉眼清朗,笑容灿烂到欠扁,让吴磊忍不住伸手用冻得冰凉的手指去扯他的耳朵。


刘昊然被他点到了死穴,立马老老实实收起表情求饶,“诶呀我开玩笑呢,你这么顶真干嘛?”


“还屈于淫威,感情是我很对不起你了?”


“哪能啊,我瞎说呢,求您松松手吧,天这么冷,你这手都冻成这样了还不老老实实放回口袋?小心生冻疮。”

 

吴磊睨了他一眼,松开了手,被他顺势牵住。刘昊然的手修长宽大,骨节分明,掌心干燥温暖,是一双典型的男生手,不似吴磊,破天荒意外长了一双小肉手,与自己精致出众的外形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在这事情上刘昊然早已不知道笑过他多少次,每次都到了快把他惹毛的地步,才一脸感慨的牵过他的手轻轻捏捏,安抚逗趣道:不过小肉手也不错,牵起来多舒服啊。


修长的手轻松将他的手包裹住,温暖的体温让他冻得有些僵的手指慢慢活络起来,还没等他说什么,手心就被塞了几颗东西,吴磊挑眉低头去看,赫然是几颗大白兔奶糖。


“刚刚买伞的时候正好看到的,小袋的那种,想到你大概会喜欢吃,就随手买了两包。”


吴磊嗜甜,他一直都清楚。


吴磊收了起来,在他的目光里扭开了复古的糖纸外壳,将乳白色的糖塞进了嘴里,顺手也给撑着伞的刘昊然也剥了一颗。


浓重醇正的奶味立刻在口腔中扩散开来,带着丝丝寸寸的甜,让他忍不住弯起了眼。吴磊将包装纸团成了一团捏在另一只手心,贴近了刘昊然的身体,将手塞进了他温暖的外衣口袋里。

 

“好吃。”


“那就多吃点。”


“不行。”


“为什么不行,这可是专门给你买的。”


“我有阴影!”他不服气的抬起头望他,还不忘嚼一嚼口中已经软化了的奶糖,随后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言。


“什么阴影?”刘昊然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敏感的嗅到了秘密的味道,开始起而不舍得追问起他来,让人头痛。


“没什么。”


“快说说。”


“不说。”


“为什么啊?”


“因为你肯定又要笑我。”


“那我保证不笑。”


“我不信。”


“真的。”

 

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在地上融化成水。两人慢悠悠的走在外滩的街头,嘴里却不停一来一回说着幼稚没营养的对话。


吴磊被刘昊然不死心的刨根问底弄得没辙,终于还是在他再三保证不笑的情况下将自己原本深藏的秘密托盘而出。

 

“大概是两年前吧,有段时间我特别爱吃这种奶糖,结果有一次嚼着嚼着槽牙突然一酸,接着就磕到了什么特别硬的东西,疼得很,差点没把我眼泪给磕下来,我还以为自己吃到了什么莫名奇妙的东西,吐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自己以前补的牙齿。”


“这种糖太黏牙了,直接把我以前补的牙齿给黏了下来。”


“这事情被我妈和我姐笑了好久,还当成笑料分享给了整个工作室的人。我跟个展品似的张着嘴被所有人参观了个遍,才被我妈送去了医院把缺的那颗牙给补了,事后我妈就再也不让我吃奶糖了,每次一提起奶糖就要说这事,丢死人了。”


吴磊破罐子破摔一口气把事情给抖了个干净,却没等到刘昊然什么反应,挑眉抬起头去看他,才发现对方抿着嘴,原本就算不上大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面容扭曲。


“靠,刘昊然你去死吧!”压低了声音朝他怒目而视,抽出了放在他口袋里的手作势去掐他的脖子,被对方眼疾手快的闪开。


“我怎么啦?”对方委屈的往前迅速的跨出了几步躲他,“我都这么努力地憋着不笑了,差点憋死了好吗?”


“你这他妈跟笑有区别吗?!”


“本来就很好笑啊,我都努力控制自己了!”


“你给我站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有种来追我啊。”


“你个王八蛋!”

 

他在凛冽的寒风里追刘昊然直追到气喘吁吁,失足踩到一块湿滑的地面差点狼狈的当街扑倒,被对方迅速及时察觉,上前一步张开双手拥在了怀中。


剧烈运动带起的急促呼吸还没来得及平复,身体带着规律性的起伏,拥抱却是如此的温暖,将心口的寒冷和皱褶一寸一寸仔细熨平,让所有的一切变得平滑妥贴。


夜色下的上海朦胧生动,分明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此刻去因着身侧之人带上了几分陌生美好,让吴磊内心控制不住的悸动。


他将自己有些冰凉的面庞埋进刘昊然的肩窝处,果不其然闻到了对方熟悉浅淡的木香。


温暖厚实,让人想要微笑。


零星的白雪被风吹得毫无章法,偶有几片顺利的躲过伞面落在他们的头发和衣服上,瞬息融成了水,带起细碎的凉意。


吴磊刚开想口说点什么,下一秒就被江对面升起的烟火打断。


陆家嘴的夜晚繁华喧嚣,这片与中国经济存在千丝万缕关系的金融中心终于在夜色下柔和了些许,带上了几分人情味,三大摩天楼与东方明珠交相辉映,与一众起伏的高楼组成一条漂亮跌宕的天际线,在各色朦胧的灯光下遥远壮丽。


灿烂的烟火穿过江面氤氲的薄雾冲向天空,接连绽开,与身后的不夜城交相辉映,让人叹息。


身侧来来往往的路人纷纷侧目,微笑着驻足观赏烟火纷扬洒向人间。唯有他们两人在夜色下相拥,气息相融,相视一笑。

 

彼时年少,不论是非不问缘由,只道爱恨。


一个拥抱就恨不得与天地同长,再不分开。

 

/

刘昊然和吴磊之间很少有所约定,更别说什么肉麻的誓言,两人就连在一起也不过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从没有真正意义上开口探讨过“在一起”这个问题。


他不问,他也就不说。从友谊以上恋人未满发展到后来自然而然的牵手拥抱接吻,都不过是发自内心有所悸动的行为。


想要了解对方更多,想要与他形影不离,想要和他有亲密的肢体接触。


想要他的全部。

 

他一直认为他和吴磊是存在着一份心照不宣的,无论是奇怪的笑点,不知名的小癖好,还是在某些方面奇怪的执着,他们总是有缘分的。冥冥之中顺着命运被奇妙的牵引到了一起,年龄相近,说话投机,一见如故。


他们于彼此都是生命中一抹区别于他人的色彩,没有人能替代。


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命运之线,将两人牢牢的捆在了一起,荣辱与共,甘苦分食。

 

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真的很大胆。


各种意义上的。


各种杂志街拍以及私服里相同的款式,连续闪光灯下含蓄温柔的微笑,采访时若有若无的隔空喊话,同品牌同系列的衣服,或是不停的穿着对方钟爱的品牌款式,接龙般的登上同一款杂志的连续两月封面,跟着彼此脚步参加对方刚上过的综艺节目。


太多太多了。


藏匿在巧合下的别有用心和心照不宣,像是给彼此精心送上的礼物,一举一动都包裹着少年热恋的甜蜜,像是浓稠芬芳的蜂蜜,让人陶醉。


暗流涌动下的刺激恋爱。不可见光的恋情。


少年人满腔无处发泄的爱意,聚少离多的思念,奇妙的通过这种间接隐晦的方式宣告。


没有人会猜到,这些无数次的巧合背后暗藏着多少狂妄和不知天高地厚的炫耀,就像是黑夜下忘情拥抱彼此的恋人。

 

多么想让人知道那份浓稠的思念和炽热的感情。想要跟所有人分享那份快乐,分享自己放在心口的秘密和珍宝,想要所有人都看到他,夸赞他,认同他。


想要为他骄傲。想要看到他一步一步迈向高处,直到登顶。


可是不行。


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他们只能是朋友。


所谓“朋友”,心照不宣的“朋友”。


晚会典礼上相邻而坐,表情淡然偶尔相视一笑的“朋友”。


灯光黯淡下来,在摄像机死角里争分夺秒偷偷十指相扣的“朋友”。

 

怀揣着隐秘浓烈爱意的“朋友”。

 

所有的故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没有分享给任何人的余地。


直到这份感情被上了锁永远封存在心底,背道而驰撇清所有关系。


就像一个圈,兜兜转转他们又回到了原点。

评论(8)
热度(82)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