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境(1)

你从我的血液里逃离,像是一场迷幻的梦

 

/

刘昊然再一次梦到了吴磊,十八岁的吴磊。


接着他在纽约凌晨三点的夜色下醒来,入眼是昏暗高远的天花板。


暖黄色的床头灯在视野里晕成了一个模糊的光点,室内的暖气打得很足,就算随意卷着被子露出一大片皮肤依旧没有半点的寒意。


也许就是因为暖气打得太足了,才让人闷得慌。


他熄了屏幕把手机放回床头柜,将下半张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闭上眼对自己安抚着,却依旧无法舒缓心中那隐隐的绞痛和躁动。那种带着失重感的慌乱和憋闷在夜色下被滋养壮大,缓慢的一寸寸地将他的神智吞噬,徒留下细微绵长的痛苦和孤独。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他了。更别说在现实生活里见到他。或许换个说法会更加适合,他们已经有意避开对方很久了。


但是这次的梦和往前的都不一样,太不一样。他梦到了从前的事情,他和吴磊的,很多年前的事情。

 

梦里的吴磊面容尚且稚嫩,带着锋芒和闪耀,与一切美好挂钩,又有着少年人独有的狡黠热情和不顾一切,趁着收工的间隙溜进了他的休息室,避开了彼此的经纪人和助理,握住了他的手一路惊险的下楼妄图从大楼的后门偷溜出去,却在即将跨出大门之际被发现。


他们在一群人的呼喊追逐中慌乱盲目的奔逃,直到少年用力的捏了一下他的手。他抬起头来看他,被他朦胧夜色下的开怀笑容闪到呆愣,随后耳畔响起他带着急促喘气的询问:“刘昊然,你看到斜前方的那辆小破三轮车了吗?”


他顺着吴磊的目光望去,果然在街角发现了一辆违章的小红车。


“哈,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少年柔软的发在风中散开,因为奔跑的关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面上带着纯粹的快乐,与他交握的手心带着温热的体温,回过头看他。


“刘昊然,我给你三秒钟选择。”他喘了口气,再次瞥了一眼两人身后契而不舍追逐着的工作人员,双眼璀璨生动,“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一起亡命天涯。”


他笑了起来,握紧了他的手,似乎对刘昊然的答案没有半点的怀疑,带着全然的自信与笃定。


而刘昊然也确实如他所想,握紧了他的手,笑得灿烂,虎牙都露出了大半。


“得啦,你都决定了还问我?”


他们俩在夜色下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随后一个加速,毫不犹豫的接连跳上小红车,将后面一干人甩在身后,催着等候多时的驾驶师傅快踩油门,最终在一群工作人员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少年时的热情疯狂带着烫人的温度,再次回顾的时候依旧炽热得可怕,几乎将刘昊然灼伤。大概就是因为太过的纯粹,才让他在梦中就从片刻的沉溺中清醒过来,冷静的用第三人视角目送两个少年相携在夜色下逃离。


其实他是真的很不舍。不舍得曾经的吴磊和他,不舍得梦醒。


可他还是在深夜醒了过来,将梦里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还需要用余下的半个夜晚来好好舔舐这复发的伤口。

 

如果这就是他们陌路的报应,那刘昊然愿意全盘接受。可是这道伤的恢复期未免也太长了些,这么多年了,反反复复,从未见好。

 

刘昊然闭紧了双眼,捂住心口蜷缩起身子。


这么多年了。


吴磊。


原来已经和你分开这么多年了。

 

/

失眠到天明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刘昊然已经很努力打起精神不让自己糟糕的状态影响工作,却依旧免不了的出了点小差错,所幸并不严重,大家也就玩笑着忽略了。


“你真的好还好吗?”虽然如此,工作室一直跟着他的造型师姐姐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在状态,为他补妆的间隙忍不住开口关心他,“最近几次活动都排的挺紧的,你最近的黑眼圈有点重,要注意休息啊。”


“我没事。”他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提起唇角望向镜子里正在为他摆弄头发的女人,安抚地笑了笑,“大概就是有点累,今天收工了回去早点休息。”


“要是感觉压力大的话可以过两天出去散散心,接下来的档期也算不上特别满,后天下午倒是有个空档,这儿去麦迪逊大道那边倒是挺近的,打车过去也就半个多小时,你可以考虑考虑。”


刘昊然原本无聊把玩着手机的手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眉眼舒展开来。


“这么说起来,距离上次在麦迪逊大道漫无目的的散心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真是怀念啊。”

 

那时候的他才二十出头,怀揣着少年人独有的梦想和热情,对未来的期待和抱负。


以及对年轻恋人的满腔柔软爱恋。


纽约的街头高楼林立,入目都是眉眼深邃的高挑外国人,八月份的太阳并没有国内来得热烈。他穿着风衣在摄相机镜头下奔跑在繁华的麦迪逊大道上,努力的疯狂背着台词,日以继夜的赶工争取在有限的时间内用最高的效率完成导演的要求。


能够休息喘口气的时间少到可怜,有时候一个五分钟的电话都显得如此的奢侈。

 

他的恋人尚未成年,还带着几分少年气的傲娇,在电话里来来回回用鼻子哼了他好几回,安抚了半天才在电话那头朝他宣布,自己去了他一个多月前去过的那个Espace艺术空间展。微信上发过来的高清图里,英俊的少年身形纤细,身着卡其色的军短衬衣套装,站在展板前的身姿颀长,精致的眉眼里满是温顺,细软的发丝服帖的垂下来,乖巧得可以,让他的心软到了极致,几乎能掐出水来。

 

电话这头的他再一次被催促作好下一场开拍的准备,只能慌乱的背过身跟他简短地解释,随后匆匆挂上电话,将他发给自己的照片一张一张认真的保存进相册,打起精神用最好的状态投入工作。

 

那部电影的拍摄时间因为各种原因被压得很短,而他又是一个在工作时间极少使用手机的人,所以那段时间他们之间的联系电话,前后一共也就三个。

 

第一个电话是他在飞机刚降落开机时打给吴磊的,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美国,让他不用担心。那时候的吴磊远在香港,他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的大厅里,眉眼弯起,询问他的小王子想要什么礼物,对方却毫不领情,对他的审美水平嗤之以鼻,在电话那头嘲笑了他半天也没说自己想要什么。

 

第二个电话就是那次在片场的短暂对话,前前后后五分钟都不到,最后匆匆挂掉。

 

第三个电话是电影拍摄结束后一天漫无目的的逛街途中,他在商场里看到了一件极对眼的thom browne卫衣,算了一下身上带的现金,最后还是咬牙买了下来,回宾馆的途中打电话给吴磊,得意的告知他自己已经买好了礼物,让他已经要怀着感恩的心受着,毕竟可是花光了自己身上仅有的大部分现金才买到的。电话那头的吴磊正吃着外卖,大概是嘴塞得满满的,说话含糊得很,嗤嗤笑了半天,终于在他的催促中毫无诚意的猜了好几次,均以失败告终。


他光顾着控诉对方敷衍的态度,却在下车的时候将礼物落在了计程车上,等回过神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开出了十米远,于是他只能握着手机一脸狼狈在美国街头上演人肉追车,直至车屁股消失在了视野里,才在满腔的不甘心中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大喘着气再次将手机置于耳畔,继续与吴磊的通话。


那头的人精已经将他的情况猜了个七七八八,笑得直抽气,差点呛到自己,连着咳了好几声才开口,“刘昊然,叫你得瑟吧,你个二缺!”


他单手叉腰望着远方长喘了口气,最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报复心,狞笑着开口,“得了,那我们来猜猜我刚刚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我这样契而不舍的追大半条街?”


对面的少年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让他几乎能猜到他气急败坏的模样。


“刘昊然你个混蛋,居然把我的礼物给落车上了!?”


事情的最后以刘昊然打电话给助理让他帮忙返回商场再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收尾,两人各一件。虽然被吴磊嘲笑记恨了很久,最后礼物还是顺顺利利的送到了小王子的手里。傲娇的小王子哼哼唧唧了很久,还是给他微信发了个红包,示意自己已经勉强原谅了冒失将礼物丢在车上的恋人。

 

那时候的他们彼此间从来没说过什么浪漫的情话,一言一行里却全是恋人间隐秘的缱绻和亲密。


少年的喜欢,就是这么简单直白,不问过去,不说以后,只看当下。


可是他已不再是少年。

标签: 昊磊
评论(7)
热度(151)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