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终章)

BGM:好きな人がいること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两人牵着手一路疾走改签完机票跑出机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室内外的温差让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原本狂跳的心脏终于缓和了一些,变得昏昏沉沉。

刘昊然拉着他的手,停了下来,喘了几口气,带起一小片白雾,盯着一大片的出租车尾灯连成的光链,开口问他,“我们去哪?”

去哪儿?

吴磊握紧了行李箱的拉杆,目光迅速从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移到了自己的脚尖,佯装茫然地抬起头望着刘昊然的脸,“我也不知道。”

两人突然间陷入了沉默,拉着行李箱排在队伍里,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终于上了出租车。

吴磊将脖子缩进厚实的大衣里,捧着手朝手心呵了一口气,垂下了眼眸,悄悄按住了自己依旧澎湃的心口,脑海里晕乎乎的像是灌了几大杯的酒,嘴角怎么也控制不住地想要扬起。

 

两三个小时,能干什么?

在这样匆忙拥挤繁华的北京,其实根本干不了什么事情。吴磊心里再清楚不过。

可是重要吗?

只要刘昊然开口,什么都不重要。

只要他开口。

就算最后还是要回归现实安安分分的踏上飞机飞回上海连夜拍戏,他还是愿意为了这两三个小时挣扎。

快乐的不是结果,只是他握上他手的那一瞬间。

 

他们乘坐的车果然在进入了市里后开始慢速行驶,一路开开停停,直到最后堵在了茫茫的车流里,进退不得。

吴磊静静的望着夜色下一路绵延出去的车龙,红色的灯光在起了雾的玻璃上糊成了一个个朦胧的小点,长时间的盯着居然生出几分困倦来。

前座的刘昊然却突然出声将他从出神的状态中拉了回来,跟身侧的司机交代了几句,将两张红色纸钞交给了对方,随后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行李箱,帮他打开了车门。

“下车。”

吴磊被他一连串的动作弄懵了,呆了片刻,被随之而来的一阵寒风冻了个哆嗦,“怎么了?”

“你跟我跑出来就是为了在北京的出租车上体验一把晚高峰的交通?”

 

刘昊然修理得好看的眉毛皱起,戴着口罩依旧在暮色下极为清俊,将吴磊拉出了车子,关上车门后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扣在了他的脑袋上。

真的是扣。吴磊可以肯定,刘昊然的头围绝对比自己大了小半圈。

刘昊然一路匆忙地扛着行李箱违反交通,疾步穿过了车流走到了一侧的街道上,吴磊跟在他身后小尾巴似的寸步不离,暗自吐槽着自己走得太急忘记把箱子寄存在机场了,而后又庆幸自己的行李带的不多,算不上多重。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他将脑袋上再一次塌下的帽子扶正,小跑到刘昊然身侧,开口询问。

身侧的人却放缓了步伐,眉毛舒展了开来,眼里突然漫起了笑意,寒冷的风里依旧笑得温暖,“欸,吴磊,我突然有了个主意。”

“什么?”

“我们,去买点酒吧?”

 

两人拖着行李箱就近找了一家711,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找到暖好的酒,只能买了几瓶罐装的啤酒和果酒聊以作数。吴磊被他的坏主意勾起了叛逆的心思,在货架前来回转了几圈,还想要挑两瓶度数高的,刚伸出手就被一旁的刘昊然打落。

“你半夜还想拍戏吗?”

只能作罢。


两人买了一堆罐装酒,又买了点热食垫胃,结完了帐走出超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吴磊将两只冻得微凉的手塞进大衣口袋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冲着黑黢黢的天盯了半天,随后偏过头打量着一侧玻璃上隐约模糊可见的自己。

戴着一顶嫌大的帽子,蒙着口罩,走进夜色下的人群里,大概没人会认出他。

这么想着,就突然间笑了出来。

“想什么呢,时间这么赶还一个劲发呆。”刘昊然拎着一袋子的瓶瓶罐罐,拍了拍他的后脑勺。

 

吴磊转过身子看他,注意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空了出来,“箱子呢?”

“求了半天店员,终于同意让我把箱子寄在那儿,到时候再来拿。”

“这么简单?”他扬起眉,盯着一脸淡然的刘昊然质疑道。

刘昊然被他盯得有些心虚,抓了抓头发,将目光移开,“被认出来了,拜托了半天还被求了张合照才同意的。”

吴磊哼了一声,撇开眼,“我想要去吃麦当劳。”

“现在?”

“怎么了?”

“没。”那人颔首,满腔骄傲就算不看他的脸也能感受到,一把勾过他脖子搂住,反手将那袋子酒挂在肩上,“走,今天你说什么我都满足你!”

 

两人在路口的拐弯处幸运的找到了一家麦记,本着第二杯半价占便宜的心思,吴磊给刘昊然也来了一个麦旋风,不出意外遭到了刘昊然的嘲笑。

“你几岁了,三石弟弟?”刘昊然张开手掌将那松垮的帽子压下,直接遮住了他的眼,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另一个麦旋风。

“呵。”吴磊朝他翻了个白眼,走到他身侧躲过一旁排队的人,偷偷扯下口罩,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而后迅速的掩上了口罩。

因为太贪心的关系,塞的有点多,一个不小心被冻得满眼泪水,漂亮的五官几乎挤在一起,又吐不出来,只能捂着嘴将头压在刘昊然肩头缩成一团,半天才缓过来。

 

果不其然遭到了对方更过分的嘲笑。 

“有什么好笑的?”吴磊低下头将纸杯中的一大团黑黑白白搅了又搅,语气里带着几分不高兴,“我平时压根没什么机会跑出来吃这种。”

“没事。”刘昊然弯着眼用肩膀顶开店门,站在一侧挡着等他走出来,“你这样挺好的。”

“假惺惺。”

刘昊然也不跟他斗嘴,转了个话题,“想去哪儿吗?”

“我要是说了,你别笑我。”

“好,不笑你。”

“那好,我想坐摩天轮。”

 

这么晚短时间内想要去游乐场还真有点难度。

两人用手机搜索了半天,才终于得知附近两公里内有个公园里有个很小的摩天轮。急赶慢赶拎着一堆东西,吴磊和刘昊然终于在二十分钟内赶到了那个小公园。

公园建得有点久了,规模不大,没多久就在中央广场的尽头看到了那个摩天轮。

是真的小。远远的立在湖中央的一片平台上,大概就是给附近的小孩玩的,充满了岁月感。

刘昊然跟着吴磊走近后感慨地笑叹了口气,“哈,真的是小摩天轮啊。”

吴磊将拿着麦旋风的手换了一只,朝着空出的手哈了口气,还是觉得僵得慌,瞥见身前刘昊然厚实暖和的帽子,自然地将手塞进了他的棉服帽子下。

冰冷的手瞬间被温暖包围,让他心情愉悦,抬起头盯着眼前小小的摩天轮,眉眼里都是满足,“没事,我不在意。”

 

摩天轮竖在水中央,虽然点缀着彩色的霓虹灯,在北京冬天的夜色下依旧格外的冷清。公园里的人很少,两个一米八的少年站在小小的摩天轮面前显得有些突兀。

“看样子晚上是不会开了,要去找公园管理员问问吗?”刘昊然呼出了一口白气,转头问他。

吴磊摇了摇头,“不用了,就这样吧,我们坐在这边聊聊也好,我本来也没有报太大希望。”

刘昊然点了点头,和他在一旁的木凳上坐下,将那一袋子的酒和麦旋风放在身侧,搓了搓手,“这天真的是冷。”

吴磊点了点头,刚想把帽子摘下,就被他一把按住,“你干嘛呢,这么冷的天喝酒吃冷饮还不做好保暖,是想回上海卧病不起?”

他停下手,摘下了口罩,望着身边的刘昊然,沉默了片刻才笑出了声,“刘昊然,你今天格外八婆。”

“喂,分明是你刚才起就安静得很,在担心什么吗?”

吴磊摇了摇,望着不远处静止寂寥的摩天轮,朝刘昊然伸出了手,“酒。”

 

刘昊然从袋子里取出了两瓶,一瓶留给自己,另一瓶递给他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他悠着点小心喷出来。

他也不理他,利索地扯开拉环,朝嘴里灌了一口。

冰凉下肚,让吴磊直打了个激灵。

“还有半个月。”

刘昊然被他突然的一句话说懵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吴磊是在说自己生日,“你生日?我知道啊。”

“你的二十岁生日我也没机会当面祝福你,抱歉啦。”吴磊侧过头望着他。

他愣了一下,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二十岁的意义对我来说并不大,所有的东西都是慢慢来的。既然早已心有计划,那么只要努力朝前靠近就好。”

吴磊笑了一下,“是吗,现在补给你一个礼物还来得及吗?”

“嗯?”

 

刘昊然满脑疑惑正准备抬头问询,吴磊裹着大衣圆圆的身子就靠了过来,在沉默的夜色中轻轻地环住他。

他抱的并不是特别的用力,只是松松地搂住了他,尖尖的下巴搁在他厚实的棉服上面,虚化了太多的真实感,让刘昊然几乎怀疑这是否只是一个自己的错觉。

但真的不是。他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了起来,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紧张到不敢动弹,只能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会吓坏身侧的人。

“就当是迟来的礼物吧。”吴磊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平静普通到让他挑不出错,“二十岁生日快乐,刘昊然。”

接着他松开了手,退了回去。

 

一瞬间扑面而来的空茫淹没了刘昊然,带着强烈的熟悉感,几乎将他带回傍晚时与吴磊分别的那个安检口,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了口,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谢谢。

吴磊低下头打量着手中的啤酒瓶,举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得很是灿烂。

“而我,就当是提前过生日吧。”他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自言自语似的低语,“好歹是你陪着我,不然下次见面大概就是明年了吧。”

刘昊然看着他垂眼抱着啤酒乖巧地摸样,心口涌出万分的柔软,只能拍拍他的头。

 

“冰淇凌和摩天轮如果代表着少年时代。”

“那么啤酒就代表着成年宣告。”

“提前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吧,刘昊然。”

吴磊抬起头看他,眼底有或明或灭的光,眉眼漂亮地像是一个落入凡尘的精灵。

或者他就是一个精灵,专门落入凡尘来找他的。

刘昊然晕乎乎的想着,在他的目光中说不出半个“不”字,只能点了点头,朝他郑重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恭喜你,吴磊,恭喜你成年了。”

 

或许是他醉了。

可是又怎么可能?手里的酒到现在为止都没喝过一口。

刘昊然一瞬间有万千的感慨和迷惑,却一个也问不出口,到最后都变成一个自责,“抱歉,把你带出来却什么有趣的地方都去不了。”

吴磊笑出了声来,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朝他的肩膀推搡了一记,“你自责个什么劲呢,刘昊然,你是个傻子吧?”

“够了。”他的唇角的弧度如此柔和满足,将手中空了的易拉罐放在了一侧的凳子上,抬起头盯着刘昊然的双眼。

“我想要的礼物,我迟早会自己拿到的。”言语里满是肯定和自信。

 

酒和冰淇凌吃完,两人已经在夜色中冻得瑟瑟发抖几乎缩成一团了。

夜奔的疯狂热血梦,也是时候该醒了。

夜色下吴磊和刘昊然打了辆车返回之前的711将行李箱取回,而后还是乖乖回到了机场。

这一次,再没有头脑一热拉着箱子就跑的可能了。

 

刘昊然站在安检口,微笑着目送吴磊拉着箱子慢慢往前走。

就在一天前的凌晨,他也是在这个机场捡到了缩在星巴克里哆哆嗦嗦抱着一杯咖啡取暖的吴磊。

而现在,他该送他走了。

不管他愿不愿意。

 

前方的人突然转过身子,朝他跑过来,跟傍晚的场景有几分相似,让他差点笑出声。

就在还差几步距离的时候,吴磊头上带着的他的帽子因为跑得太快的缘故掉在了地上,刘昊然看着他冒失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朝吴磊走去,弯下身子正欲帮他捡起来,却与吴磊同样蹲下身捡帽子的手相碰。

 

一切都发生在那微妙的一秒里。

 

刘昊然瞪大了眼,眉梢不自觉轻轻地颤动,迅速的抬眼盯着身前的吴磊。

那个伸手却又半路牵住他手的少年却只是蹲在地上,垂着眼盯着地上的帽子。微敛的睫毛带着细小的抖动,暴露了他的紧张。

片刻又像是许久后,吴磊终于动了动。握住刘昊然的僵直的手带着小幅度的轻颤,抓着他的指尖缓慢蜷缩了起来,团成了一团,钻进了他微展的手心,有意又像是无意的在他的掌心勾了一道隐晦的痕迹。

吴磊抬起眼,刘昊然才发现他的眼眶带着几分红意,眸子里尽是润泽。

 

冰冻的冰山终于在那一刻轰然崩塌,所有的空茫飘然和捉摸不定全部落实在心口。

那塞在手心的手带着几分的凉意,却像是一团火,透过皮肤,直烧进血管里,片刻后带起全身血液的沸腾叫嚣,扩散至四肢百骸,让刘昊然浑身奇异般的温暖到了极致。

他不确定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好像是怕他突然消失,留给自己一腔的自作多情。

直到吴磊朝他扬起一个肯定的笑容,带着水光的双眼弯起,“刘昊然。”

他叫他,声音里带着细碎的哽咽,“我的礼物,你可要帮我留着。”

 

像是有万丈青阳亮起,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万物复苏。

就算是寒冷的冬天,也依旧有汹涌澎湃的暖意自心口扩散开来,带出那份一直藏在心口不曾发现的感情。

刘昊然几乎能听到自己的每一声加快跳动的心跳。

 

不远万里的深夜惊喜,火锅店里小小的怄气,深夜沙发上的疲惫陪伴,毫不犹豫的叛逆夜奔,摩天轮前的无言拥抱,以及眼前分别前的默然牵手。

还有太多太多的亲昵斗嘴打闹扯皮。

全部都带着少年青春期细腻的小心思,裹着无数的保护色。

 

刘昊然在吴磊执着的目光里,终于笑出了声,坚定地握住了他的手,点了点头。

重心前倾朝他压近,轻轻地与吴磊额头相触。言语之间带尽温柔,手腕轻转,将他团成一团的手拉开,与之十指相握。

“好,你的礼物永远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能拿。”

目光间满是动容。

 

下次见,我们不久就会见面。

我的少年。

我的青阳。

我心所属。

 

 

>全文完<





入坑的第一篇文章终于完结。

初心。愿给你温暖。

标签: 昊磊
评论(47)
热度(169)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