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阳(6)

(一)

(二)

(三)

(四)

(五)

(终)


吴磊的票定在晚上的七点,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休息两三个钟头,到剧组差不多正好凌晨,他还有一场夜戏要拍。

刘昊然盯得他浑身难受,“刘昊然,你这么盯着我干嘛?”

“你剧本台词都背熟了吗,就这么跑过来真的没事?回去就正好是一场夜戏。”

刘昊然环起双臂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有老干部的风范,吴磊泄气地动了动身子,“我好歹也演了这么多年的戏了,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你还真把我当小孩?”

刘昊然也不跟他瞎扯,起身将他不离手的手机收进了手里,“那剧本肯定是带了吧?你这场戏有跟人对过吗,你把本子拿过来,正好下午呆在家里没事我来跟你对对戏,这样你到时候回上海不容易出篓子。”

吴磊趴在椅背上,抬头看到他满脸的严肃,眉毛瞬间撇了下来,一脸的哀怨。

“刘昊然,我跑过来找你就是工作久了找你来休息调整心态的。你倒是好,又跟我提工作,你是个工作狂吧?”

刘昊然见他垂死挣扎据理力争,懒得跟他废话,扬眉冲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想拿,就听话。

 

不得不说,和刘昊然对戏这件事本身对于吴磊来说就很新奇。

吴磊演了那么多场戏,大多数时候身边围绕着的都是比他资历大很多的前辈们,德高望重,他能做的永远是虚心请教,认真学习,努力演绎角色。

但是和刘昊然对戏倒是新鲜。他们认识也不过一年多,虽然名字偶尔有挂钩,私下里微信联系得频繁,对待演戏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也是不约而同的认真,但是却从来没有在正式工作上有所交集。

刘昊然是个对待演戏一丝不苟踏实认真的人,他在深入对方生活的时候就已知晓。

他们俩终于能在同一个剧本上,互飙演技比上一比,顺便探探对方的底,而不是再压着少年心性地谦虚讨教,倒也是一件让人跃跃欲试的事情。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就算他们在摄像和公众的目光下再怎么日理万机成长飞速,他和刘昊然依旧不过是两个二十左右的少年。

骨子里还是充满了对生活和未来的太多设想和憧憬。

吴磊面上不情不愿,但是几个来回镜头下来,认真演戏态度立马被吊了出来,渐入佳境,和刘昊然一来一回的互抛台词,走着剧情,明争暗斗拼尽全力,倒是越战越勇。

等到两人把接下来两天的台词都对了个遍,确认没问题后,才反应过来一个下午已经完全消磨在了剧本上了。

 

“我靠,刘昊然。”吴磊从他手中接过被挟持了一个下午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便作势躺倒在了沙发上,绝望地嚎了一声,“都怪你,我唯一一天的逍遥时光居然也是在剧本中度过。”

“你个骗子,现在都四点多了。”他不死心地在沙发上扑腾了几下,最后作咸鱼状躺平,“你辜负了我,刘昊然。我跑北京来找你就指望着你带我吃香喝辣浪天浪地,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忙,赶完宣传赶周刊,赶完周刊赶片场,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用。”

“难得空一天我就想到你,问节目组的姐姐听到你正好也休息差点高兴地蹦起来,还道天助我也,结果你也这么虐我。”

他的深情控诉并没有获得刘昊然半点的同情,依旧被人提着后领从沙发上拎了起来。

“胡说八道什么呢,忙过这段时间拍完了不就有休息时间了?”刘昊然提醒着他去房间把自己行李箱拿出来,脸上的笑意半分没减,“你这还叫逍遥时光?分明就是偷渡,犯法的。”

吴磊蔫蔫地打掉他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那个基本没怎么动的行李箱提到了客厅,开始草草整理自己的东西。

 

终于在四点半过些的时候,两人将东西收拾完。

刘昊然站在玄关处拉着行李箱,望着匆忙朝自己跑过来的吴磊产生了新的质疑。

“我第一次看到边给自己戴口罩边试图单手解耳机线这种操作,请问这位三石同志,您真的是即将成年了吗?”

“当然了,半点不掺水。”吴磊厚着脸皮抬起头,露出的半张脸上的眉眼弯弯,笑得无邪,连带着他头顶那一撮翘起的小卷毛也带上了几分天真可爱的色彩,“还有半个月。”

刘昊然望着他骄傲的模样,原本吐槽的话都变得苍白了起来,转而盯着他那翘起的小卷毛,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将它压下去,未果。

内心突然间莫名的无力却又柔软。

“算了。”刘昊然笑了起来,自然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走吧。”

 

两个人打车去了附近的一家预约好的餐厅,订的是包间,毕竟是公众人物,私下里偷跑出来被人发现不是很好,还是低调一些为妙。

北京的交通太容易堵了,就算是满打满算,时间还是堪堪赶上。

刘昊然把吴磊送到了机场,帮他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取出来,交给了他,两人一路并肩走到了安检口。

“好了,我也就送到这里了。”刘昊然歪头,抬了抬下巴朝他示意,“你也该回去了。”

“下次见面,大概就是你成年后了。”他在吴磊的肩膀上拍了拍,眉眼舒展开来,眼神飘落到了一尘不染的瓷砖地面上,“想想也就是半个月的事情了。”

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吴磊侧过头看他,漂亮的眼睛弯了弯,刘昊然太过熟悉这个弧度,他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想象到他口罩下嘴角扬起的角度。

肯定同记忆里一样灿烂。

 

“刘昊yan。”

他垂下了眼,纤长卷翘的睫毛安静的覆在眼睑上,“我是真的想考中戏。”

刘昊然看着他,带着自己也想像不到的温柔,轻声嗯了一声,“我知道。”

“所以别忘了到时候给我开小灶,笔记也要无条件借给我。”

“好。”

“你老是拿大我两年说事,我到时候肯定也能第一名。”

“好。”

“回去别忘了找我,虽然我最近很忙,过完生日就有空打游戏了。”

“好。”

“你别老是好好好,不能换句话说?这是赶我走呢?”

“我可不敢。”

 

刘昊然突然有些局促,不知道自己除了笑还能干什么。吴磊最开始的出现就像是一个生活的意外,如今到了分别的时候,他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只是突然很失落,分不清原因的怅然。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他打破突然间的冷场,像是想要掩盖自己那份无缘由的空落,扶着吴磊的后肩,“我也该走了。”

吴磊的眼突然抬了起来,盯着他,格外的认真专注,片刻后打断了他招手转身的动作。

“刘昊然。”不再是调笑的口吻,这次的语调平板得过分,认真又带着几分执念。

“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吴磊大脑在这一刻突然格外的清醒,清醒到了让他终于在分别的末尾,突然间看破了所有朦胧的一切。

飘忽不定的弥天大雾突然间全部退散。

那些虚无缥缈,似是而非,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终于全部无处遁形。

藏匿在其中的感情萌芽终于还是被发现。

那一刻,他终于在阳光下,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心。

 

刘昊然回过身的动作在他眼里无数次的放慢。

像是老式的胶卷一般,可以拉长到细腻的每一帧。

吴磊的笑容早已不再,一脸认真的盯着几步开外的人,连眨一下眼都觉得奢侈。

内心情感在被发现的那一刻再也不愿掩藏,开始不停的叫嚣。

 

那人愣了一下转过身,与他对视片刻。

终于在他的目光中慢慢的抬起手,朝他摊开。

“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他顿了顿,终于像是鼓起了勇气,抬起头的时候,双眼里像是带着整条银河星光。

“吴磊,你要跟我跑吗,现在。”

 

像是突然间被温水吞没,像是钻进阳光晒后的被窝,像是舔下冰淇淋的第一口。

 

吴磊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语无伦次的感觉,像是所有的快乐将他淹没,雀跃到哽咽,极致的快乐几乎让他生出悲伤。

他快步的拉着行李箱朝他跨去,微微低下头将自己有些湿润的目光藏在半卷的刘海下。

那一刻,他终于握住了刘昊然的手,没有半点的犹豫。

就好像在他人笔下故事里他们已经恋爱了几百遍一般。懵懂的小心思,若有若无的试探,心意相通的满足,相互依赖的甜蜜,他都和他早已尝过。

 

就算只有两个多小时。

对于吴磊来说,也依旧是一场盛大的逃亡。

他从南往北,忍受着半夜的疲惫,忍受着北京的寒冷,忍受着一个人的孤独。


原来只是为了这么一刻。

 
标签: 昊磊
评论(27)
热度(96)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