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磊】黄昏鹿场

 @灰豆 太太上上周点的梗,懒癌发作的我一直拖着

越写越乱七八糟,鬼知道我在些什么,希望别被她打死(深沉脸

我肯定是辜负了你有趣的梗……

起名废,黄昏鹿场是一首纯音乐,不用太在意,瞎起的。

最后表白太太,毕竟我们有着一起半夜开车说骚话的友谊(什么鬼)

短片废,啰里八嗦,博君一笑。




“这是这次活动的传单,你尽量把这里的500张传单在上午发完。”店员拿着手机将一叠宣传单塞进吴磊的手里,还没等他开口就蹬着高跟鞋匆匆离去。

“……”吴磊望着手中厚厚的一叠纸,张了张口,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热火朝天搭建场地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没人有精力分给他这一个微不足道临时招来的学生工。这种强烈的不入格感让他有些挫败,毕竟是自己大学以后第一次尝试去打工挣零花钱,被这么随便的扔在一旁还真的是跟最开始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那边发传单的,快点过来把服装领了,发什么愣呢?”一侧的工作人员喊了起来。

“哦,好的!我马上来!”

他终于从莫名奇妙的失落中切换了回来,朝对方跑了过去。

 

“这是这次的玩偶服装,你要穿上然后去周边的路上兜,碰到路人就发,记得一定要发到人家手里,尤其注意情侣和一家三口或者带小孩的。”工作人员将厚重的玩偶服装递给他,用手比了比,示意他要注意,“我们这边客流量比较大,500张应该是很快的事情,但是你要注意边上鑫地商城新开的那家影城,他们最近正在跟我们抢生意,你一定要发的比他们快,比他们好。注意效率!”

工作人员的嘴巴一开一合,吴磊却越听越心不在焉,只是盯着他的嘴看,愈发觉得对方的嘴巴像是鱼缸里的金鱼,不停的吐着泡泡。

这么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下意识的想要捂嘴,却被对方瞪了一眼,吓得他一个激灵,憋着笑站得笔直,“知道了,我肯定会注意的!”

用目光送走了对方,吴磊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上厚重的玩偶服装上。正值五月初,虽然还没有完全入夏,空气中却总能感受到阳光隐隐勃发的热意,他用手掂了掂衣服的重量,终于忍不住垮下肩。

“我的天,这厚度穿一个上午就够要我命了吧。”

撇着嘴犹豫了片刻,想到早上兴冲冲离开宿舍时舍友抬杠的调侃,吴磊终于还是压下了心里几分退缩的念头,找到一旁的更衣室换上了衣服。

 

500张传单说多不算多,却也算不上少,真要在几个小时里踏实的发到路人手上不被拒绝,还真有些难度。倒是多亏了店员给他的玩偶服是当下女孩子和小孩比较喜爱的轻松熊,做工也不算差,颇为逼真,才让这工作顺利很多。

吴磊再一次弯腰将手中的宣传单递给一个牵着妈妈手的小朋友的时候,手上的宣传单已经去了一半。

“啊,又是一只熊熊。”小朋友拿着他给的单子,朝他笑得很是无邪,“今天的第二只熊熊了。”

“这只熊熊跟刚才的遇到的那只熊熊不是同一只哦。”妈妈冲他耐心地解释,而后直起身对着套着布偶服的吴磊笑得温柔,“说来今天也真是巧,刚刚从那边商场出来的时候也碰到一只布偶熊在发传单呢,还也是一家影城在做活动。”

“刚刚那只熊有糖糖,你也有糖糖吗?”小孩牵住了他的手,歪头打量着他。

吴磊心里暗叫不好,虽然刚刚被店员提醒过,但是之前的半数传单都发的很顺利,没想到一转头就碰到麻烦。那影城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莫非是存心找茬,偏偏要挑同一天找人同样穿着熊玩偶服发传单,还非要带点小礼物。

他套着厚重的玩偶服,行动不方便,发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满脑袋的汗,如今还被一个小孩的问题弄得下不来台,也不知该如何向对方解释,只能干着急,额角的汗珠更是不要钱的渗了出来。

对面的妈妈看出了眼前的轻松熊的窘迫,体贴的朝他笑了笑,冲着手边的孩子解释,“都说了让你少吃点糖,都已经蛀了一颗牙了,你还想再去医生叔叔那儿吗?”

小孩一听到牙医立马瑟缩了一下,原本亮晶晶期待的眼神也暗了下去,犹豫了半天才放弃,“那好吧……”

吴磊对妈妈的解围满心的感激,胸口对于对家派出的未知玩偶熊的不满和敌视也去了几分,看到他有趣又故作老陈的模样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虽然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玩偶头套下的笑容,还是蹲下身子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完后还拍了拍他的头以作鼓励。

目送了那对母子慢慢离去,他才终于重重叹了口气。

就知道这每日四百的学生工肥差没这么好拿。玩偶服又重又大,还不透气,穿着在五月的大太阳下晒一个小时已经够要命了,结果现在还来了个身带buff的竞争对手,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搞不懂是倒了什么霉,他就偏要在这块区域发传单?”他忍不住拉起自己沉重的头套,吐出一口浊气,颇为咬牙切齿。

之前的那块区基本能发的路人都发完了,一路过来就剩下这块区域没发过了,手上还剩差不多两百张的量,原本计算着再发一个小时基本就能完工领钱休息了,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他原本美滋滋的计划直接泡汤了。

吴磊越想越不服气,最后一腔少年性爆发,也顾不上发传单了,直接逆着手拿对家宣传单的路人路线,一路追踪过去,非要亲眼见识见识那个身带buff的打工仔。

 

终于在走过了一条街,拐了一个弯后,他找到了那个传说中“带着糖糖”的骗人精玩偶熊。

那人穿着熊本熊的玩偶服,斜跨着一个红色的帆布小包包,正发传单发得极为顺利,碰到带着孩子的家长就会从自己的小布袋里掏出几颗糖塞进孩子的手心里,然后和孩子开心的握握手,最后晃动着身体与他们挥别。

吴磊用脚趾头发誓对方肯定是个傻子。

这么热的天套着同样厚重的玩偶服在大马路上发传单还能表现得这么开心的人,不是傻子就是个心机boy。对着小孩发传单还真的不知道需要耍什么心机,更何况对方似乎真的格外的敬业。来来往往的路人他都是用同一种认真到令人发指的姿态去递的传单,递完还要认真的鞠一个躬,连那角度都分毫不差。敬业到这个程度,真的是叫人咋舌,也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吐槽他。

所以综上所述,对方是个傻子无疑了。他无趣的往上翻了个眼,冲着自己额前湿哒哒的刘海吹了口气。

跟这种人竞争真的太无聊了。

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无趣?

老实人。还是那种特别勤勤恳恳的老实人。

他晃了晃脑袋,正准备带上头套往回走,却又忽而瞥见了自己手上那小半叠尚未发完的传单,终于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他是真的不想干这种事情,搞得自己好像特别爱欺负人似的,专挑软柿子捏。

他边在心里腹诽着边又再次转过身打量着不远处认真发着传单的熊本熊。

他可不是故意找茬的。生活所迫,他只是想早点收工,这太阳太辣了。

这么安慰着自己,吴磊终于下定决心,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藏在了对方的视觉盲区里认真地观察着那熊本熊。

那人大概挺高的样子,套着矮矮的熊本熊倒是有点违和,而且半点没有熊本熊的幽默搞笑劲。

“一点精髓都没抓到。”他嘟哝了一声,肚子里的坏水开始泛了起来。

又衡量了半天,他终于还是决定出马。

发传单太无趣了,给自己顺便找个乐子其实也没什么关系的吧……大概?

更何况他觉得他那边的工作人员看到他这么干肯定会支持他的。

肯定是这样没错。

他一边给自己下着肯定的暗示,一边暗戳戳地靠近不远处的身影。身上套着的玩偶服太过庞大厚重,让行动不是很方便,他只能徐徐图之。

不远处的广场上开始按照一开始的计划放起了音乐来吸引路人的注意。

吴磊透过头套上的两个孔看着对面熊本熊庞大的身体开始踩着节奏扭动了起来。

“噗……这跳的是哪门子的舞?分明就是纯粹的扭动肢体僵硬附和吧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躲在广告牌后面笑弯了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没有舞蹈细胞的人。”

他突然对玩偶服下面那个无趣的老实人感兴趣了起来。

那熊本熊还在原地尬舞,场面一度十分美丽到让人无法直视,但是他依旧热情的边跳边见到路人就递传单。

吴磊在原地欣赏了半天,才终于迈开步子往对方的方向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那熊本熊跳得很认真,压根没瞧见背后多了那么一号庞然大物。吴磊在离他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开始跟着那音乐节奏也一起跳了起来,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轻松且无违和的插了进去深入到敌后方。

万事通矣!

他头套下的唇角几乎咧到了耳后跟,几乎能预见自己胜利的模样。

不得不说,吴磊的加入瞬间就将那跳舞僵硬却不自知的熊本熊秒成了渣,更何况相比起熊本熊黑乎乎的外表,轻松熊的萌系外形更加的吸引女生和小孩,他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给糖这种套路,早就过时了好吗?他坏心眼的笑着瞟了一眼斜前方四肢不协调的黑熊,跳得愈发的卖力投入起来。

路人哪知道这是他在跟对家较劲,只当他们俩的跳舞是赞助商预先准备的节目,眼见着一只萌系的轻松熊自后方毫无违和的插入,和着音乐节拍跳得很是投入,倒是和原先的熊本熊凑成了一对。只是那熊本熊的舞姿太过勉强,风头都被身边新加入的轻松熊抢走了。

吴磊一面躲在对方斜后方边跳舞,一面卖力的发着传单。有了舞蹈的助兴,加之两只玩偶同台跳舞,比之前单调的发传单效果好上了很多,围观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一会儿功夫就发出去了四五十张。

眼见着几乎要把传单发完了,前面的熊本熊居然在听到身边围观小孩的欢呼后转过了身。

吴磊和对方都是一愣。

“你……”

那人很是意外,停下了扭动的节奏,往他那边迈了两步,思索了片刻刚想开口发问,就被他下一个动作阻止了。

吴磊正又跑又跳发传单正高兴,没想到前面的二愣子突然转过了身子,看到身后的自己居然还准备过来搭话,他一个激灵在对方走来开口的瞬间作出了一个出乎两人意料的应激反应——

他在高分贝强节奏的音乐声中,伸出腿,半点没犹豫的把那只熊本熊绊倒了。

那只黑色的体型庞大的熊本熊,就这么硬生生扑倒在了地上,还因为圆润的玩偶服的关系,弹了一下,顺带滚了两圈,最后躺在了地上,原本斜背着小红包也因为摔了一跤的关系糖果撒了一地。

吴磊能猜想到,对方在这一刻肯定是懵的。

包括他自己也没意料到,为什么会这么黑伸出那罪恶的一脚。

原本热闹的现场因为他这神来一脚出现了一瞬间的静止和寂静,所有的人都望着那只躺在地上的熊本熊还没反应过来,搞不清楚为什么前脚还一起跳舞的两只玩偶下一秒就出了这一茬事。

那躺在地上的老实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慢吞吞的翻过身双手撑地勉强地站了起来。

边上有路人终于回过了神来,指着吴磊惊讶道,“诶等等,你不是那边xx影院的宣传熊吗,你们俩的宣传册都不一样啊,怎么跑一起发传单了?”

一大群人终于在他的提醒下纷纷低下头认真的比对了一下手上的宣传册,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吴磊心知情况不妙,见众人皆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下意识的转头匆匆望了一眼身后刚刚爬起来的熊本熊,却没想到和那玩偶服里的二愣子对上了眼。

滑稽的玩偶服下,那人的纯黑的瞳孔居然带着几分干净青涩,像是一只无辜的鹿,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让他原本的借口托词卡在了喉咙里。

虽然如此,但他的身体依旧很尽职尽责的泛着黑水,完全靠着本能行事,直接上前一个箭步抢过了对方手里的那叠宣传单,在路人的惊呼声中,转身就跑。


人在关键的时候,大多数都是靠着本能行动的。

吴磊这一抢一跑仿佛是按下了那熊本熊的开关,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细细品味其中因由,就下意识的拔腿去追那个企图浑水摸鱼,被发现后又抢了自己宣传单的玩偶熊。

“诶!你等等!”

吴磊终于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和他的目光一样干净,一种少年人独有的音色。

不过此刻的他早已无暇他顾,只知道大步的迈开腿绕过林立的行人向前逃窜。

由于套着厚重庞大的玩偶服,虽然他身长腿长,但迈开的步伐依旧算不上快,身后的熊本熊体能出人意料的好,在晚半拍的情况下依旧能在他五步开外的距离紧跟着。

呼吸急促地打在玩偶头套上,返到了自己的面庞上,狭小的空间温度急剧上升,闷热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额角渗出的汗珠顺着皮肤滑落,洇湿了睫毛,模糊了视线。

吴磊的体力渐渐流失,手里慌乱抓着的传单一路不知道散了多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少了一大半,身后的人却依旧契而不舍的跟在后面。

“你先别跑,我不会把你怎样的。”那二愣子边跑边喘气,还没忘记努力地劝说他投降。


信你才是傻子。

吴磊咬紧了牙,一个闪身,拐进一条小道。

“我说真的,你先等等。”

两人跑到最后早已忘了最初发传单的任务,只是一个劲的进行着追逐赛。


吴磊玩偶服下的身子跟蒸了桑拿似的,热乎到让人昏厥,浑身都是汗,粘腻到让人皱眉。

体力损耗到达零界点,每次抬腿都格外的酸疼和煎熬,就在他准备停下来单方面宣布休战的时候,脚尖被身下高低起伏的地面绊了一下。

这一绊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顶多晃两下就平衡了,可是奈何身后还有一个追赶的人。吴磊本身就跑得体力不支已经重心不稳了,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就被那傻子直愣愣的撞了上来。

世纪惨案。

两人迅速以一种惨烈的姿势纠缠在一起,滚做了一团,原本套着的圆滚滚玩偶服加剧了意外的麻烦程度,可控性几乎为零。

吴磊和那人在地上直滚了好几圈才在天旋地转中回过神来,头上沉重的头套早不知道被甩到哪个角落去了,只知道自己的额头砸在对方的手肘上,整个身子大刺刺的压在了那人圆滚滚的肚子上的。


身下的熊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吴磊撑着他的身体爬了起来,晃了晃湿漉漉的脑袋,刚想把心中憋着的窝火一股脑的吐出来,却在看到对方真容的时候卡壳哑火了。

那人的长相和他的目光声音都极为契合,也是干净到了极致,算不上帅气,却有着神奇的清俊感,面庞轮廓有着极为好看的线条,连着漂亮的下颚线,让人忍不住将视线停留。

对方也是满脸的汗水,乱糟糟的刺头都软了下来,额前的短刘海湿成了几缕,此刻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眼神放空的望着天,大口地喘着气,配着脑袋以下圆滚滚的玩偶身体,带着几分傻气和好笑。

不过吴磊笑不出来,他估摸着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大概跟他没什么大区别。

“喂。”虽然那人长得勉强能入他的眼,他的口气还是没好上几分。

“…”

“叫你呢。”

“…”

等了半天还是没见他有反应,吴磊终于忍不住了,身处圆滚滚的脚,踮了踮对方的身子。

“…”

“你把我扑倒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他契而不舍的追问,“还不准备开口?”

对方终于有了反应,伸出手抓住了他继续作俑的脚,皱起眉的样子没有半点的凶样,下怂的眉毛配上他无辜疑惑的目光倒是很像柴犬。

“等等,你让我先喘口气。”他大口的吸了口气,“我没听错吧,分明是你突然刹车停住我才一时没控制好撞上你的。”

“你要是不追我我会跑?”他一个不服气顶嘴道。

“你要是不抢我的宣传单,不跑的话我会追?”

那人这会儿倒是机敏了起来,躺在地上看着吴磊叉腰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直接笑出了声。

“…”这会儿轮到吴磊沉默了。噎得慌。

“开始的时候就让你别跑了,我能把你吃了?”那人笑起来倒是像换了个人,好似一汪水里照进了阳光,温暖又不刺眼,舒服得很。

“你偏不听,非要跑,我就只能追了。不把传单要回来管理组的工作人员不得劈了我?”

思及自己才是一切始末的罪魁祸首,吴磊终于还是默默吞下了原本准备倒打一耙的托词,乖乖的弯下腰伸出手想要将对方从地上拉起来,嘴却还是不愿输人,傲娇地反驳他,“谁跑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先跑的?我就是想借你的宣传单看看。”

对方被他颠倒黑白的本事逗得笑个不行,也不接他的手,只是望了一下散在自己身侧乱七八糟一地的宣传单,挑起眉努了努嘴。

“这么多传单?还需要这么狂野的看法?”


卧槽。

流年不利,居然也有他看走眼的时候!

吴磊一脸严肃认真的睁大了眼拧眉盯着那惬意躺在地上望天的湿漉漉的人,将他上上下下又重新打量了一遍,突然怀疑起了自己。

刚刚怎么会觉得他是个傻子呢?

这分明是个切黑啊,看着不卑不吭的,感情都是假象。

只能算自己倒霉了,怪不得要在这儿栽跟头。


他在迅速的经历完了震惊懊恼羞怒等一干情绪后,认命的蹲下身顺着那人的节奏盘腿坐在了他身边。

“行吧行吧。”他表现得很大度,“勉强算是我的错,大家都是发传单的,行业竞争很正常。”

“哦,原来是行业竞争啊。”那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所以你就想了这法子来排除异己?”

“诶,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吴磊皱着眉否认,“什么叫我排除异己?我是那种人吗?”

“咱们俩又不认识,我哪知道你是不是那种人。”

“那我们现在这样子算不算是认识了?”

“你也太自来熟了吧?”

他大概是真的很爱笑,笑起来的时候两缕眉毛微微的下垂配着弯弯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憨气,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

傻乎乎的。


吴磊感觉自己大概是被他连累摔傻了,要么就是天太热跑了半天被热糊涂了,再不济就是实在是太无聊了,要不怎么会突然间就这么关注起了一个还算不上是认识的同性。

失误失误。

肯定是他的笑真的太傻了,让他忍不住要在心里吐槽。

他漫不经心的转开眼,试图让自己关注一点其他的地方。

“还行,我一直觉得人缘好算是一个优点。”

那人闭起眼低低的笑,反手将自己湿漉漉乱糟糟的头发向后撸了撸,随后叹了口气,“真的是服了你了。”

吴磊自动把他的表现归为认输服软的白旗,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还是正式互相认识一下吧。我叫吴磊,x大的。最近过来做兼职。”

 那人转过头睁大了眼,颇为意外,“x大?这还真是巧了。”

“你也是x大的?”吴磊一下子来了兴致,感到有些玄妙注定的缘分之感。

他点了点头,“计科院的。”

吴磊笑得很欠打,“哦,计院的。”

“…”那人看了他一眼,并不纠正,伸出手,“刘昊然。”

吴磊握住了他的手,“经管院的。”

“妹子挺多的。”刘昊然眼神里有着半点光斑,亮晶晶的,眉目温顺的样子真的很像鹿。

驯良温和,毫无杀伤力。

就是那种特别邻家的男生。

“反正也追不到。”

“哦?”刘昊然的目光在吴磊俊俏的脸上逡巡了一圈,质疑的反问,“追不到?你?”

“跟女生恋爱太麻烦了。”他不耐地挥了挥手,眉毛几乎拧在一起,“一天到晚喳喳呼呼的,生气的理由有一百种。”

刘昊然不知道是被他的可爱的表情逗笑了,还是被他说的话给逗笑了。

“你也是临时工吧?”吴磊换了个话题。

“嗯。”

“那好,大家都是同僚了。”他拍了拍刘昊然圆滚滚的身子,“你什么时候下班?”

“本来发完这些就下班了,结果碰上了你。”

“…”吴磊语塞,搓了搓手,犹豫了半天才拉下了脸面,“我的锅我的锅。”

少年卷翘蓬松的脑袋低垂着,有一缕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不羁,在脑袋上几乎立起来,盘腿坐在地上,看上去格外的低落委屈。

刘昊然表情认真了起来,“我可没怪你的意思,本来出来做学生工也就是因为课少了闲着没事,纯粹赚个零花钱顺便体验一下生活。”

他从地上坐了起来,拍了拍吴磊的肩膀,“你别往心里去。”

“那咱们现在这样怎么办?”吴磊望着满地的宣传单一脸茫然。

“先把地上的单子扔了吧,反正也没剩多少了。”


两人起身将残局收拾好,又凑一起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先各回各店,把玩偶服还给店家,把工钱结了,然后再一起吃个饭返校。

吴磊带着被折腾的落了灰的玩偶服回到了店里,收到了一筐来自负责人的强烈不满和指责。

由于一些不可避免的道具损坏,店家还是克扣了些金额作为赔偿,但虽如此,到手的工资仍然数目可观。

不过此时的吴磊早就没心思关注这些了,他只是来来回回琢磨着过会儿和刘昊然碰头了以后该去哪里搓一顿比较好。

思及刚才的约定,他又再次翻出了之前两人交流时留下的微信和手机号。

虽然两人刚刚聊天就说了那么几句话,简单的定了一下等等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他依旧抑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真是奇怪,也不知道奇怪的是他自己还是刘昊然这人。

分明一开始只觉得他格外的傻,接触下来倒成了一个莫名有趣的人。

就连吴磊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对他总抱有一种神奇的新鲜感。仿佛是探寻一件很感兴趣的秘密宝藏,越是深入了解,越是会发现更多的惊喜。

真奇妙。


他收起手机,站在马路边无聊地崴起脚,探头往四下打量了一圈,最后低下头开始认真的观察起了自己的鞋。

“嘿。”刘昊然的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从他的身后出现。

“你来啦。”吴磊朝他扬了扬手机上的时间,“都十二点半了,我快饿死了。”

“那赶紧去找家店吧,我也饿了。”

少年微微地抬起下颔,让人不得不将目光落在他的下颚和脖子上。

吴磊转开视线,而后突然用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差,“咱们俩差不多高?”

刘昊然笑了起来,抬手压在他的脑袋上也比了比,“差不多?我感觉我一抬头就能看到你的头顶啊。”

“喂。”

吴磊的头发蓬松又软柔,让他忍不住揉了揉,而后被对方悻悻地扯了下来,刘昊然也不在意,跟着他的脚步,“你想去哪儿吃?”

“不挑,只要是肉就行。”

“你说的啊。”

结果两个人真的去吃了烤肉,简单又粗暴。

饭桌上的吴磊托腮望着坐在对面的刘昊然,一脸生无可恋,“我说肉就必须来吃烤肉?”

“让你一次吃个够啊。”对方耿直的话让他忍不住想要揍人。

果然有问题的是他自己,刘昊然是个傻子毋庸置疑。

吴磊无聊的摆弄着烤盘上的肉片,顺便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还没问你大几呢?我大一的,你肯定比我大吧?”

“大三。”刘昊然将一侧盘子里的金针菇夹进烤盘。

吴磊看着他将金针菇摆放得整整齐齐,跟排队似的,强忍住了自己的吐槽欲。

“刘昊然,你处女座的?”

他挑了挑眉毛,“天秤的。你还研究星座?我以为那种东西只有女生才爱看。”

“…”

吴磊咬着牙笑着把自己那边的几片火候差不多的肉一筷子全部捞走了,“既然你是学长,这顿饭就你请了吧。”

“先叫一声学长来听听。”

“学长。”

“阴阳怪气的,诚心点。”

“学——长——”他咽下一片油亮肥嫩的肉片,依旧叫得很不走心。

“…算了。”


两人边聊边吃烤肉,酒足饭饱差不多已经将近两点。刘昊然起身去买单,却在掏钱的空档被前台告知已经付过了钱。

他回到位子上坐了下来,看到吴磊正边擦着嘴边盯着手机屏用手划拉着浏览朋友圈。

“你刚刚去买过单了?”

“嗯。上厕所的时候顺手付了。”少年抬起头,眉眼弯弯,“想到我之前害你摔了两次,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对方的表情很是精怪,嘴角的笑容坏坏的,刘昊然看着他一副讨打的模样,喝了口水,“不是说好我来请客的吗?”

“那下次吃饭就你来请吧。”吴磊大方道。

“行吧。”

两人起身离开了烤肉店,坐上了返校的公车。下午的阳光有些烈,刘昊然看着坐在身边坐车坐到懵懂困倦的吴磊,笑着拉上了一侧玻璃窗的蓝色遮光帘。

那人坐在他身边,大概是一个上午发传单发累了,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脑袋上那撮傲立不屈的呆毛还屹立在那蜷曲柔软的发中央,脸庞被阳光照得泛起红晕。

刘昊然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悄悄压下他那缕呆毛,却发现那撮毛任尔东西南北风,依旧顽强。

他嘴角的笑意更盛,“算了。这样也挺可爱的。”

两人在公车一路微晃下终于回到学校,刘昊然拍了拍他的肩,将他从睡梦中叫醒,带着依旧懵懂的吴磊下了车。


吴磊的脑袋大概是还没有完全的从梦中清醒过来,下车的时候差点左脚绊右脚摔个狗啃泥,幸好刘昊然在他身后眼疾手快的拎住了他的后领,跟提小鸡似的将他从摔个满脸血的惨案中解救出来。

“想什么呢?清醒点。”他听到身后的刘昊然这么说着,然后松开了后领的手,吴磊突然感觉自己的脸热了起来。

鬼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刚刚坐在窗边晒久了。

他这么懵懂的想着,而又懵懂的跟着刘昊然进了学校,最后差点懵懂的跟他进了计科院。

“吴磊,还没睡醒呢?”身前的刘昊然突然停下脚步,害吴磊差点撞到了他的背。

“嗯?”

“我都快走到宿舍了。”刘昊然转过身子,盯着不在状态的吴磊,眼里满是调侃,“到现在还没睡醒?想过来做计院的人?”

“呸。”吴磊终于回过神来,四下打量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真的跟着刘昊然走到了计科院宿舍楼下,“我就是一个不留神。”

“行了,你早点回去吧,都快傍晚了。”

“哦。”

吴磊转过身,突然有些泄了气,而后又想起了什么,迅速回过头,“你中午说的那顿饭,还欠着呢,你可别忘了。虽然这顿算是我赔礼道歉请的,下顿可是还是要你来请。”

刘昊然愣了一下,眼角眉梢慢慢的绽开笑意,那干净清澈的眼睛在黄昏的阳光下格外的温柔,像是一头温驯的鹿。

“好。”他这么说着,举起手晃了晃手机,“手机联系。”

吴磊终于像是得到了什么重要的保证,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大步的迈起腿,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黄昏的光格外的温和,洒在他的身上,让他舒服到忍不住闭上眼。

心脏像是浸泡在温水里,惬意到让人雀跃。

时间要是在这一刻停止也好。他这么想着,感受着来自胸腔的跳动。

像是心里的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鹿,被撞死了。

他却并难过,反而开心到差点笑出声。

什么赔礼道歉的买单啊,当然全是假的。

他又不傻,当然是故意的啊。

吴磊拿起手机,看着微信上排在第一个的消息栏,弯起眼。


很多东西,当然要互相亏欠,才有后续可以写。

所以,刘昊然必须得欠着。

他心里不小心撞死的那只鹿,就让刘昊然来抵吧。

反正他这么傻。


 
标签: 昊磊
评论(25)
热度(129)

等这场雨停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