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青阳(4)

(一)

(二)

(三)

(五)

(六)

 (终)



吴磊睡着的时候很安静,侧着身子曲腿半缩着,下半张脸安静的埋在绒毯里,没有半点声音,安静到几乎让人忘记存在。 
刘昊然的目光从投影转而落到身侧的人身上,安静平缓。 
电影里正好放到男树带着《追忆似水年》来到女树家门口,想要在转学前表白,却被告知女树爸爸刚死,只能半路将喉咙口的告白吞下。 
朦胧的光将身侧的少年瘦削的面庞打得更加立体,英俊璀璨,柔软微卷的发半遮着他的眼帘,凌乱得可爱,看上去人畜无害,是与他醒着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样子。 
虽然睡觉安分得很,却大概是个骨子里爱粘人的家伙,连睡着了都忍住往身边的东西上蹭。 
刘昊然看着他越贴越近,最后干脆半蹭着他的绒睡衣,心中哂笑。 
手却下意识不听话的伸了出来,缓缓悬于吴磊的面庞上,想要摸一摸他的眉骨,又在即将触碰到之时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最后作罢。 
他收回手,嘴角的笑容缓缓的淡去,瞥向正播放着的电影,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着,身侧是睡得酣甜的吴磊。 
他的心情仿佛蹦极一般,从最高处被猛的摔落。 
还没来得及缓过神,就突然间的掉进冰冷的水里。 
身后的轨道射灯将他的身子拉得大而长,远远的投在墙壁上,显得孤零零的。 
他沉默了片刻,垂下眼,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回答之前吴磊问他的问题。 
“我喜欢这电影,不仅仅是因为酒井美纪曾经是我的理想型,更是因为电影里面错过的没开口的感情。那些没说出口的话,一旦过了保质期,就只能错过,成为让人可惜的回忆供人珍藏了。” 
他低沉的声音在宽敞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立体寂寥。 
“还有就是关于生和死的思考。生和死从来不是对立面,生本来就包括着死,死也诞出生。就像爷爷将对自己的儿子愧疚寄托在孙女的身上,博子和女树在雪地里生病时问候天国的男树,还有那只冬天发现的冻死在冰里的蜻蜓。” 
他的语调很慢,伴随着电影的配乐,像水一般潺潺的流动,几乎让人沉溺。 
眉眼里是极为少见的认真严肃,“我只是想要提醒自己,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一定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而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有足够的运气和足够的勇气,去把那些想说的话和想做的事情,在合适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完成,不留任何的遗憾来成为我一辈子的回忆。” 
少年说完后,终于还是伸出了那只刚才缩回的手,小心地落在靠在他睡衣上的吴磊散乱的柔软卷发上,轻轻地拍了拍。 
刘昊然收回手,不再自言自语,只是安静的看着电影,却没发现身侧的人暗夜里轻微颤动的睫毛。 
电影终于趋近结尾,女树终于在那本书里看到借书卡背后男树画的自己,明白男树未曾开口说出的一切感情。 
刘昊然却小心的起身,关掉了开关,轻轻晃了晃依旧不动的吴磊的肩膀,“吴磊,吴磊?醒醒,去客房睡觉了。” 
吴磊皱起眉,将脸彻底藏进绒毯里,全然不理他。 
他无奈的扶额,开始扯他的绒毯,“吴磊,吴磊?醒醒。” 
依旧纹丝不动。 
“我的天。”刘昊然崩溃地朝天叹了口气,“你要是在这儿睡到时候醒来肯定感冒。哥,求你了,你可赶快给我醒醒。” 
…… 
…… 
…… 
“靠。”他终于忍不住轻轻压着声音爆了粗。 
无奈的将客房的门先打开,刘昊然再次回到沙发边的时候,吴磊已经换了个姿势了,缩着身子背着他。 
他站在沙发前,比划了半天,结果无奈的发现,大概只有公主抱才能把他从沙发上顺利地捞起来。 
“这可是你这混蛋逼我的。”刘昊然长舒了一口浊气,纠结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伸出双手捞人。 
他先将对方用绒毯裹紧实了,最后一个屏气一口气将人带毯子一起捞了起来。 
“居然比想象的轻得多。”虽然直抱着睡得不省人事的人往客房走,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嘀咕咕偷偷的低声吐槽,“还老是跟我抱怨说要减肥,拜托别再打击我了。” 
一米八多的身高,居然大概只有六十公斤的样子,他这到底是在打击谁? 
刘昊然把睡得不省人事的吴磊放在床上,摘掉给他裹的绒毯,帮他把羽绒被盖了个严实,边角都掖好,最后帮他把遗留在客厅的拖鞋放在了床边,才检查了一下,放心的熄灯退出了房间。 
 
吴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睁眼就已经太阳当头了。 
梳洗好打开房门就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声音,一个男声入情地念着台词。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屋子里暖洋洋的,让人舒服到眯眼,他伸了个懒腰,慢慢踱步到客厅,看到了在厨房忙碌的刘昊然。开放式厨房唯二的好处,一是打通空间,让布局看上去更自由,二就是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吴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坐在一侧相连的吧台边,撑着下巴望着对方忙碌的身影,半天才懒洋洋地开口:“昊然,你是不是最近突然很想恋爱?” 
刘昊然正掀着锅盖的手一顿,哧哧地笑了起来,检查了一下锅里蔬菜汤的火候,才转过身靠着一侧的柜台望着他,“怎么说?” 
阳光从窗子里泻下来,打在穿着围裙的他的身上,配着他身上的水灰色的羊绒衫,让人感觉格外的居家温暖。 
这样的日子真的是不错,除了北京吃不到正宗热气腾腾刚出炉的南翔小笼和沈大成的青团以外。 
真的是不错。 
吴磊看着浑身像是打了金粉似的刘昊然这么想着,嘴巴却脱离了困顿大脑的控制,条件反射般的跟他辩驳:“昨天看《情书》,今天看《恋爱的犀牛》,不是想恋爱是什么?我还记得以前你被采访的时候可是说着想要大学谈恋爱。” 
而且跟那个欧阳娜娜联系这么频繁,还有那个笑,太可疑了。他忍不住腹诽。 
刘昊然挑眉双手抱臂微微弯下腰撑在他对面的吧台上,与他对视,“看爱情向的片子就是想要恋爱了?吴磊你这都是什么歪理。” 
他看了他一眼,嫌弃地撇开眼,“你抬头纹有点深,刘昊然。” 
刘昊然早就习惯了他任性的无厘头吐槽,不是很在意的学着他一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盯着吴磊,半晌才开口,语气里满是沉重与严肃,“吴磊。” 
“嗯?”虽然一脸的百无聊赖,还是很言行不一的敏感竖起了耳朵。 
“你眼角有眼屎没擦干净。” 
“卧槽什么?!” 
看着吴磊猛的清醒,情绪瞬间从懒洋洋的嫌弃却变成了一本正经的紧张,抬手去抹自己的眼角的模样,像极了年少时上学的同班小姑娘,咋咋唬唬的,半点碰不得,一条毛毛虫都能让他们大惊小怪一天。 
这一奇怪的联想让刘昊然忍不住笑起来,虎牙在空气中亮晶晶的,显得格外扎眼。 
“骗你的。”他一脸的骄傲,笑得像个七八岁的孩子,“瞧把你紧张的。” 
七八岁,狗都嫌。 
吴磊朝他翻了个白眼,“刘昊然,你可赶紧麻溜的滚吧。” 
“那可不行,我走了谁给你做饭呢?” 
“那放你一马,做完饭你就麻溜的滚吧。” 
“这可是我家。” 
“你家已经被占领了,我说的算。”

评论(14)
热度(64)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