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青阳(3)

(一)

(二)

(四)

(五)

(六)

 (终)



刘昊然回来的时候,吴磊正对着车窗外的北京夜景发呆。

他顺着对方的视线向外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夜幕下,彻夜的霓虹和广告灯将北京衬托的不那么冷清,但是马路上也就只有几个人影,寂寥得很。

一天24小时中,大概也就这么一段时间,北京是安静匍匐休息着的。

鼻腔中是饱含着火锅味的湿润雾气,对方只是手执木筷,呆呆的望着窗外。暖黄色的吊灯下,他的侧脸有着青春期男生特有的线条,那是介于深邃和精致之间的轮廓,睫毛浓密纤长,翘起的弧度都漂亮到不可思议。

虽然刘昊然很讨厌用漂亮这个词形容男生,他相信吴磊也同样如此。

但是,这么形容他的睫毛……大概是没事的吧,相信他不会介意的。

颀长的身影投在玻璃窗上,让望着窗外认真思考的吴磊猛的回神,他转过身,面上突然绽开一抹与以往打闹时完全不同意味的笑容。

“刘昊然。”嘴角和眼底是抹不开的柔软,“你说,我考中戏怎么样?”


两人吃完火锅回到公寓,已经是三点四十七了。楼道里的灯在感应到他们的脚步声后亮起,吴磊跟在刘昊然身后,跨进了他的家门。

扑面而来的温暖让他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来,原本被冻的有些僵硬的面庞也因为暖气的原因慢慢回过血色来。

“啊……爽。”他接过刘昊然递过来的绒拖,脱下鞋子换上。

刘昊然贴心的帮他把箱子也提进屋子,看着他在客厅里乱逛。

“这屋子这么大,就你一个人住?”他弯下腰打量着茶几上的花器,表情里满是羡慕,“真棒啊,我一直是老妈跟在身边管着我,也就我姐能给我打打掩护了。”

刘昊然应了一声,“也就偶尔吧,最近两年太忙了,我上次合计了一下,自己一年呆在这房子里的时间算下来一个月都不到。要么是在上课,要么是在工作。”

“现在课还多吗?”

他拍了拍吴磊转过来的脑袋,“大三大四我们就搬到了老校区,你要是上中戏的话肯定是在新校区,咱俩大概是基本碰不到面吧。”

听到对方扫兴的“啊?”了一声后,刘昊然笑得有些坏,“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在中戏招生宣传片上看到我。”

“诶诶诶,刘昊然,过分了啊。”

“没办法,年龄摆在那里。”

刘昊然笑嘻嘻的将呢大衣脱下来,挂在了一旁的衣架上,转身问他:“一身火锅味,你要先去洗澡吗?”

“行。”


吴磊穿着睡衣慢慢踱到客厅,看到刘昊然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家庭影院。他擦着脑袋走到沙发边,邻着他坐了下来。

放的是岩井俊二的《情书》。

电影正放到女藤井树向博子回忆起记忆里的男藤井树,少年男树骑着车套着纸袋从山上抄小路追上骑着车的少女,将头上的纸袋干脆利落的套在了女树的头上,然后飞快蹬着脚踏板离开。

年少时的悸动渗透在每一分每一秒里,缓慢流淌的配乐与女树低沉温柔的嗓音让每一帧都哀伤而又美好。

吴磊跟着他将腿盘了起来,“不困吗?怎么突然想起来看这部片子。”

对方摇了摇头,“本来挺困的,过了那个点反而精神了。”

“我一直很喜欢这部片子。”

“因为长发大眼睛的酒井美纪?”吴磊努力地想把空气中流动着的淡淡的悲伤冲淡,换来刘昊然一笑。

“不是。”他顿了顿,笑起来憨憨的,“我也说不清楚。”

吴磊叹了口气,换了个姿势,仰面躺倒在刘昊然的身侧。

电影的情节依旧在缓慢推进,他感觉到身边的人起身说,“那我去洗澡了。”

他侧过身半憩,室内的温度让原本湿着的头发在温暖的室内干格外快,也暖到让人微醺,几乎生出一种朦胧昏沉的梦境之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闻到一股与自己身上沐浴露相同的气息靠近,随后身上被人披上了一条绒毯。

“喂,你可不要在这儿睡着啊。”耳畔是刘昊然低沉的咕哝,“感冒了怎么办。”

他皱眉眯起眼,将身子缩了起来,反驳道,“你瞎说什么,我没睡着。”

“骗谁呢,困的话就去睡吧,也不早了。”耳侧的沙发因为对方坐下的缘故微微的下陷,刘昊然坐在离他脑袋不过十公分的地方,低头盯着他。

半阖的眼睫中,世界变成了一片片色块。却因为另外一个熟悉气息的存在,无比的安心,胸口有什么东西满到几乎溢出来,让他几乎压不住嘴角的弧度。

“不继续看了吗?”虽然已经困到口齿模糊,却似乎一点都不想安分的回客房睡觉。

“你都困成这样了还想看?”刘昊然挑眉。

“没事,你看你的电影,我在这儿眯一会儿就行了,看完了记得叫我。”还没等对方应答,就干脆的闭上了眼,用行动谢绝了一切的规劝。

“……”

他听到斜上方的人长舒了一口气,最终没有起身,只是将音量调低了很多,伸手帮他把被抖落的毯角扯好。

眼皮下依旧能感受到屏幕上光影的律动,伴随着他的气息,让吴磊无比的安心。胸膛里充斥着的莫名满足感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以一种势如破竹的气势迅速膨胀,让整个胸膛乃至胃都沉浸在一种奇妙的饱腹感中,伴随着加速的血液,让那种微醺的懵懂感涌入四肢百骸。

满足,却又滋生出更多的渴望。

想要靠近,一点点也好。

一点点就好。

他侧着弓起身子,向上挪了一小段距离,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发顶蹭到了对方盘着的腿。

不知道刘昊然是沉浸在电影中,还是压根没在意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对方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终于带着小小的自豪感,满意的缩起头将半张脸埋在绒毯里,沉沉地睡去。

评论(37)
热度(68)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