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青阳

(二)

(三)

(四)

(五)

(六)

 (终)



刘昊然记得上次见到吴磊,大概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他和他一起参加节目,结束以后两人笑嘻嘻的接受一群媒体的采访,用巧妙有趣又不造作的话语将两人的日常串起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和他相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来来往往活跃在各个剧组和拍摄现场,很少能碰到与自己年龄相似又合拍到可以一起嘻哈,巧妙接梗的伙伴,大多数都是比自己阅历高很多的前辈们。

所以吴磊对他来说倒是显得特殊又不同起来。

年龄相近,活跃在影视圈,面容俊秀的少年,浑身散发着光辉,让人不注意都难。更何况身边的工作人,演员前辈言谈间总有这么一些几率,提到“吴磊”这个男孩子,避无可避。

他和他的交集,是迟早且注定的。

刘昊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住所,打开玄关的灯,暖黄色的灯光毫不吝啬的洒下来,让抬起头发呆的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他弯腰将换下的鞋放进柜子,房子里很安静,只有地暖和空调运作的声音。凌晨两点的北京,安静得很。微信上讨论组里的一群吃鸡友人还在吹皮,未读的消息已经累计到了487条。

他勾了勾唇角,没有点开,只是随手把手机放在盥洗池的台面上,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抬起头仔仔细细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

灯光将他的脸打的很白,残留的水珠顺着他的眉骨滚落,和睫毛上的水合成一路,在皮肤上慢慢游走。镜子里的男生面无表情的望着他,认真且毫无杂念。

没有多帅。他一直是这么定义自己长相的。

没有多么秀气英俊吃香的相貌,也不是大家所推崇的双眼皮,骨骼不算大却也算不上精巧。最最满意自己的地方大概是鼻子,挺拔周正,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子。

身高也不错,突破一米八大关,有没有太矮,是一个很适合跟各种前辈同事搭戏的身高。

除了有点肉。他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想起经纪人在他耳边再三的嘱托:“你稍微控制点,再瘦一些。瘦一点脸型轮廓会更好,时尚资源那边会更加的上镜吃香。下一部戏的导演也说要瘦一点。”

总是比不上某些人天生体质颇好,还总是在微信上打击他说要减肥。

你省省吧,求你了,别别别大哥,我都没耳听了。刘昊然想起对方,忍不住的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一边哂笑出声。

想起某个颜值身材都得天独厚的人,就忍不住挑眉,他抽了一张洗脸巾,一手拿起手机背过身靠在台面上,点开对方的朋友圈。

除了几天前晚上发的一张王者荣耀截图,再没有消息。上一次与他唠嗑日常还是几个星期前的事情。他依旧如往常般不遗余力地用成年人的优势碾压尚未成年的小朋友,连赢5盘,把对方气的哇哇叫,一口气发了四五条语音,接着又再次叫嚣着“下一局我肯定会赢的,你等着吧!”。

不用想也能知道对方肯定皱着眉咬牙切齿,眼睛晶亮。强烈的画面即视感让他对着屏幕笑倒在床上,和对方又再战了5局。

不过看这样子,他大概最近挺忙的,也没看到他更新半点动态。

上次茜姐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说吴磊最近在上海录什么真人秀……

刘昊然眯起眼按着后颈,转了转脑袋,感受到骨骼传来的轻微“喀拉”声。

那个王八蛋,这么努力,他也不能认输啊。

片刻以后,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让发呆的刘昊然挑了挑眉。

这么晚了,谁还突然打电话进来?

他睁开眼看了看来电显示人,赫然是方才他还腹诽着的某个未成年高中生。

“喂。”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熟悉又有点沙哑,让吴磊忍不住提起唇角。

“喂,刘昊yan?”他笑眯了眼,“你现在在哪儿呢?”

“北京啊,刚回公寓。”男孩子接着电话,微微昂起头,目光落在走廊尽头。那边能隐约看到玄关的暖黄色灯光。

听说色温4000k的光让人感觉最温馨,暖而不刺眼。

“最近两天忙吗?”对方那头似乎是在一个空荡的地方,安静又能听到一点点隐约的回声,还有吴磊的脚步声,一步一顿,带着他独有的节奏,他自己肯定从来没意识到过。

“前段时间不停的赶工,太累了,最近这两天休息。”解读到对方问题里微妙的了然和快乐,让他有些警觉,“怎么啦?先说好,今天不跟你打游戏,明天以后可以,如果你不用赶课程的话。”

“刘昊然你个王八蛋!”吴磊停下脚步,咬牙切齿,“我就算不赶课程肯定还是个优秀人才。要是我们同一届碾压你绝对没问题好吗?”

“不敢不敢,三石饶命,我就是个勤勤恳恳的小民,请求给我发一张金水。”

他转过身,镜子里的少年一扫方才的认真严肃,眉眼里满满都是藏不住的笑意,让他瞬间看上去还是一个热爱恶作剧的高中少年。

“想得美。”吴磊顿了顿,接着问,“你猜我在哪儿?”

他愣了愣,对着镜子拨刘海的动作一顿,想到对方昭然若揭的问题,忍不住睁大双眼,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反问,“等等,不会是北京吧?”

“bingo,就在首都国际机场,现在。”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不录节目了吗?”刘昊然说着,拿下手机,仔细的确认了一遍时间,“现在是北京时间两点二十四分,他们怎么会给你买现在的票?”

不安感慢慢的扩大,一个可怕的念头慢慢涌上来,让他几乎忍不住爆粗。

“你不会是……”

“没错,我偷偷跑出来的。”电话那头还满是愉悦和小骄傲,像是七八岁邀赏的小孩,“道具组那边出了问题,维修人员估摸着要弄半天,导演组就干脆放了一天假,我想着太没劲了,这不咱俩好久没见了,头一热就买了张票偷偷过来了。”

“喂喂喂,你也太任性了。”刘昊然皱起眉,嘴角却是掩盖不住的笑意,“你妈不是管你挺严的吗,她要是知道了不得揍你?”

“安心安心,我让我姐给我打掩护啦,就一天,没事的。”吴磊顿了顿,一本正经,“我可是老早就跟节目组的姐姐打听过你那边了,知道你最近没事才过来的,你不准备好好招待我一次吗?”

“是是是,你人都在机场了我能不好好招待吗?”刘昊然抬手将刚才解开的衬衫第一颗纽扣扣好,拨了拨头发,再一次认真的检查自己的仪容,“你现在一个人?”

“对啊,好久没这样一个人偷偷溜出来了,要是被发现就完啦。”对方得意洋洋的样子像个熊孩子。

“知道了,你在那边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他匆匆套上一件厚实的呢大衣,思考了片刻,又觉得不放心,返回房间又取了一件同样厚实的大衣,才检查了一下,关上了门。

房间里的空调和地暖依旧嗡嗡的运作着,半点北京秋冬的冷意都无,玄关处4000k的暖光在暗夜里是那样柔和,让人忍不住弯了眼。

北京的秋冬很冷,特别是在凌晨,就算是在室内还是会隐隐感觉到自骨子里渗出来的寒意。吴磊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带了一堆,倒是没预测到近日的北京会这么冷,来时太赶了,只是急匆匆带了一点必需品还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完全没想到要去看看天气如何。

他老老实实的点了杯咖啡,缩在星巴克的角落里,手捂着暖洋洋的杯子,百无聊赖的刷着朋友圈,批阅似的一个一个赞过去。在看到刘昊然几小时前发的一个背影照时,停顿了下来。

和印象里上次见面的样子一比,瘦了很多,肩颈连成一条好看的弧线,拍摄的角度不高,大概是个助理妹子拍的。少年远远的背光站着,应该是在背台词,头微微垂下,原先有些厚的刘海被造型师精心的拨了开来,露出光洁的额头,认真的样子配上清瘦挺拔的身子,就像一棵生命力旺盛的白杨,远远望着就觉得分外美好。

一种和现在圈里推崇的俊俏不吻合的干净挺拔,吴磊垂下眼,半晌后长按照片。

-保存图片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已保存到系统相册”,吴磊嘴角的窃笑还没完全绽开,肩膀就被人轻轻拍了拍。

“嘿,回神了。”

北京两点四十的机场,气温低寒,人影稀疏,对方的眉眼带笑,温暖的就像是春天,让吴磊忍不住呆愣了片刻。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但还是很高兴的样子,开心的勾过他的肩,直接在他旁边的空位坐下,作出一脸兴味的样子,“在看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不许看不许看。”吴磊连忙将屏幕盖在桌上,顺手将手边的咖啡递给刘昊然,“你不是爱喝咖啡吗,给你。”

好在对方也没有真的想要去探究,只是弯着眼移开了目光,自然的接过他的咖啡,嘴上却不留情的嘲笑他,“谁半夜会喝咖啡啊,你坐飞机坐呆了?”

“诶,这可是我特意给你买的。”他嘴硬着挺起身子,与他的目光对上。

“行行行,谢谢三石,这么贴心。”刘昊然认输地双手合十,笑着垂下眼,嘴角隐约露出一点点虎牙的身影。

他的目光随着刘昊然的动作落在搁在对方手弯厚实的大衣上,好心情透着口罩也能看出来,“这衣服是给我的吗?”

对方挑了挑眉,并未直接回答,只是将手中的大衣递给了他,“北京半夜很冷,虽然不确定你带没带够衣服,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拿了一件。”

“不过看起来,我这件衣服应该是没带错。”刘昊然说完,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吴磊的穿着,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能对未成年的自理能力太过高估。”

“昊然你就损我吧。”吴磊反驳着他的话,手上动作却不停,利索的套上他的大衣,“我马上就成年了。”

“所以趁你还没过生日,能压一会儿就一会儿。”

 







评论(10)
热度(107)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