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森林

他在赤道等一场无望雨季

黯然销魂者

感谢曾经关心过我的羚羊太太,未央太太,ad太太,星轨太太还有妖妖
还有我最爱的豆哥哥

从14章时就开始想要怎么告别
到现在又好像没什么好说的

这段路就这么结束啦,因为唯一的遗憾已经完成了
不会删文的,要好好说再见
所以再见了各位,这个号不会再登陆了
我去跟豆哥哥发展线下爱情了❤️

爱你们

过境(终章)

/
吴悦在刘昊然离开后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叮嘱了吴磊一堆有的没的,说的大抵和刘昊然都差不多,给他送了个临时的备用手机,就马不停蹄赶回公司,走之前还想要把助理留给他,最后还是被吴磊拒绝了。

“我心里有数,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姐。”他朝她微笑。

吴悦板着脸,神色冷漠,最后还是上前踮起脚揉了揉吴磊的脑袋:“傻小子,别瞎想,这些交给工作室就好,你这两天就好好休息,什么也别做,手机少玩,如果有乱七八糟电话打过来打听这事情也别接。”

“知道了,我有分寸的。”他点头。

大门伴随着吴悦和助理几人的离去再次阖上,细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吴磊才终于疲惫的躺倒在沙发上。屋外是浓重到压抑的夜色,几乎让人窒息,和灯火通明的公...

过境(19)

/
吴磊的公寓比刘昊然想象的要冷清得多,可以感受到主人对其报以的敷衍态度——不同于曾经布置刘昊然公寓一般热情,东西很少,面积挺大,整个房间显得有些空荡荡,只放着很少的必需品,仿佛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简单到贫乏。

刘昊然不动声色的跟在吴磊身后进了屋,四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将收纳盒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吴磊进屋将眼镜帽子口罩摘掉,往厨房走:“要喝点水吗?矿泉水。我这儿没有茶叶。”

刘昊然点了点头,“随便吧。”

吴磊打开冰箱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递了一瓶给他,随后自己也坐了下来:“刘昊然,差不多就得了,别犯浑,该回去就回去。”

“你就这么急着跟我划清界限?”刘昊然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盯着他。

“我以为纽约的那个晚上...

过境(18)

/
两人刚走出餐厅吴磊就问他要手机,刘昊然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了他:“你手机坏了?刚刚来的路上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没通。”

吴磊抿嘴点了点头,面色不太好:“在餐厅里泼了水,大概是出了点问题。”

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意给他添堵的,那一杯水确实泼的格外准,不偏不倚洒了满桌,直接让他的手机沐浴在温水中。手机屏幕还能点亮,但是没办法切换界面了,跟瘫痪似的停留在解锁界面,基本跟报废没什么区别。

“那女的怎么回事?”刘昊然走在他身旁,领着吴磊一路走回自己车旁,趁着替他拉开车门的间隙问他。

“不清楚。”吴磊低下头,下意识去指纹解锁,却又立马在第一次认证失败后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抬起头去望刘昊然。

“021865...

过境(17)

/
刘昊然说要将过去吴磊留在他家的东西还给他,这事并不作假。无论那一晚他们心照不宣作了何种约定,他都必须要遵守,这也许是刘昊然唯一能为吴磊做的最后事情。

纽约那一晚碰面以后,他们再没有联系,各自归队,继续自己的工作,接着先后回国。所有被打乱的平衡再次随着两人的沉默回到原点,带着两人心头的不甘一起,随时间再次沉寂。

像是一座活火山。或许会继续沉默,或许会再次喷发,一切都成了未知。

刘昊然回到自己的公寓,闭上眼后仰任自己栽进柔软的床铺,脚边是空空的收纳盒。

他在签了公司以后就拥有了自己的公寓,期间因为地理位置和隐私安全的原因中途换过一次,后来就搬进了如今的公寓。虽然说是用了很多年,但其实自大学以后,在校的时...

过境(16)

/
酒吧里都是陌生的美国人,没有人认识他们,也不用担心有人偷听。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变得顺理成章。刘昊然在吴磊环上他脖子的片刻后便反应过来,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身,顺着对方的意思加深了那个吻。

昏暗的灯光下,吴磊的面庞近在咫尺,连同鼻翼翕动,睫毛颤抖的小细节都能透过皮肤和空气感受到。他的呼吸打在刘昊然面上,带起一片温热。刘昊然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可是他并没有醉。

吴磊一只手勾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下意识爬到了他的身前,拽住了他的领口。原本他牵着吴磊手亲吻的姿势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探出身子顺着他的牵制弯腰去亲吻他。

那是一个阔别已久的热切的吻。

不再如少年相恋时的缱绻甜蜜,带上了更多更复杂的色彩,怀念,爱恋,不舍...

过境(15)

/

和国内相比纽约街头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再会有那么多认识他们的狗仔和路人,就算是被一两个路过的华裔认出,对方也只是低声私语着回头打量他们或是掏出手机偷拍两张照片。可以享受到的自由度比国内好太多,更不用说是在深夜。


两人并肩走在街头,撇去人群里算是比较显著的海拔外,几乎与常人无异。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的。”吴磊微垂着头,仔细辨认着脚下带着花纹的铺砖,努力将每一步跨在拼接花纹的中心,带着某些奇怪的童真执着。


“为什么?”刘昊然下意识侧头看他,步伐不变,稳步走在他身侧。


“你不用跟我装。”吴磊顿了顿,“以前的那些事情,吴悦都跟你说了吧?”


刘昊然愣了一下,一时间没说...

过境(14)

/

吴磊在住院第五天办理了退院手续,尽管医生跟他提议过几次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再住院观察几天,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恙。偶尔还会有轻微的耳鸣,但是已经不影响生活。


临近九月,正是娱乐圈行程堆积最满的时段。春夏季时装周在四大时尚之都轮番开幕,各大品牌新一年的设计也即将揭晓,伴随着高端杂志一年最重要的黄金刊登场,新一季的潮流风尚也呼之欲出。


各路明星工作室都尽自己可能将自家艺人的行程排到最满,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掰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吴磊自然没有办法真的安心在医院来一段短期度假,只要不是严重到无法继续工作的创伤,他就必须振作起来用最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到各种行程的辗转中。


“真...

过境(13)

/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要小心,你现在的身体不单单是你自己的,也是整个工作室的,身后还有一个团队的人。你也不小了,怎么还可以这么任性?”铭哥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好几圈,语气里带着责备,眉头紧锁,半天才转头望向躺在床上的刘昊然,“之前带你去医院的路上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你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要耽误多少事情吗?”

“抱歉。”刘昊然躺在自己卧室床上,面色苍白,双眼泛红,平摊在一侧的手背上打着点滴,还没说出几个字,就咳了起来,面颊泛起病态的红。

一侧的助理闻声体贴的将放在一侧的温水递给他,却被他抬手拒绝了,一时间有些无奈,长叹了口气,“昊然,还好铭哥想到打电话给物业帮忙开门,不然你要怎么办?躺在地上高烧到昏...

过境(12)

/

刘昊然是怎么走出医院大楼回到自己公寓的,连他自己也已经记不清了。

脑海里反反复复回荡着走之前吴悦跟自己的坦言——

“刘昊然,我承认我们逼着磊磊跟你分手后的这五年里,他从来没有快乐过。可是如果他继续和你在一起,也绝对没有未来可以快乐。”

没有未来。

刘昊然单手托着腮,伏在阳台边缘,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边上的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堆成了小山坡,他却还是恍若未见一般吞云吐雾着。

吴悦最后还是让他见了吴磊一面,虽然是沉睡着的吴磊,但总比大老远赶到医院却一无所得要好。

吴磊的脸颊上还有未擦拭干净的尘土,侧身蜷缩在病床上,睫毛温驯的阖着,带着几分脆弱无助,像是日光下剔透的水晶,漂亮却易碎。

刘昊然站在病床边,无视吴悦...

过境(11)

/

吴悦起身打开病房门的时候压根没想过刘昊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眼前。


“怎么是你?!”她望着眼前打扮低调蒙着大半张脸出现在病房门外的刘昊然,原本憔悴麻木的面容瞬间因为愤怒惊讶显得有些扭曲起来。大半天滴水未进,不停联系工作室的人以及自己父母几乎耗尽了她的全部精力,此刻的她嗓子干痒,连声音都带着刺耳的毛涩。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她大口的喘气,愤怒地瞪着眼前的男人,片刻后下意识转头望了一眼房间内刚刚打完镇定剂安睡的弟弟,硬是压住了嗓音,转头警戒地握着门把手试图将刘昊然连同他努力向病房内望的视线拦在门外。


“刘昊然,我不知道你现在脑子还是不是清醒着,你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事情要是...

过境(10)

/
刘昊然晚了吴磊几天回到国内,他的行程排的很满,但是工作室依旧为他腾了几天的休息日出来,让他有富余时间一个人在异国短期度个假。

巴黎的街头人来人往,认识他的人很少,偶尔被认出,他也是温和的笑,满足他们合照或是签名的请求。二十岁以后,他能够独自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曾经挂着一个相机奔跑着赶地铁的少年也似乎走失在了回忆里。

他得到了很多,失去的也不算少。

到现在二十几年从来顺风顺水,唯一栽的一个跟头就和吴磊的背道而驰。吴磊说的没有错,他确实很自私,很虚伪,甚至在分手后很久的某个夜晚突然质问过自己:你后悔吗?

和最好的朋友变成情人,后悔吗?

不做情人,他们还是彼此的知己,能毫无架子的一起捧腹,也能毫不畏惧镜头的...

过境(9)

/

其实吴磊很久以前就隐约能猜到刘昊然和宋祖儿大概是有些联系的。少女和他的关系一直不近不远,似乎算不上热络,距离保持的很适度。恰到好处的关心,不咸不淡的往来招呼,相遇的时候能说上几句话,但一直很聪明,从不涉及什么敏感话题。可以说是一个接触起来让人很舒服的朋友。


刘昊然和她曾经合作过,他也一直清楚。


不过吴磊还是很意外。宋祖儿和刘昊然之间的友谊,与和他之间的又似乎不太相似。倒是更像是带着某些看不顺眼的损友,气场算不上太过热络,甚至带着几分抬杠的意味,但又因为某些原因,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熟稔但不热切,自然却不亲近。


并非男女之间的有所可能的朦胧,甚至不同于普通平和的朋友。...

过境(8)

/
关于刘昊然对吴磊到底作何态度这种问题,宋祖儿后来再也没有去问询过他,那时候他们已经进入到了拍摄的后半段,随后不久便各自拍摄完自己的戏份,加上补拍一些不是很满意的镜头,到剧组杀青,其实也就两个月时间。

《缥缈录》杀青正好是在八月末九月初左右,她匆匆告别剧组回到北京,北影正好差不多开学,自然便见到了吴磊。

吴磊的状态可以说是极其好。整个暑假刷作品,知名度更上一级台阶,加上进入大学的缘故,曾今的各种限制彻底解封,进入上升期,忙碌到脚不着地,除了专业必修课,几乎很少见他出现在学校里。鲜少几次团体活动,才见他出现,面上的笑容从容亲和,英俊出挑,出现在人群里一秒就能成为所有人视线的焦点。

身边的女同学带着隐秘...

过境(7)

/

婚礼进行到后半段,一旁等待许久的摄影师招呼着新人和伴郎伴娘合影留念。刘昊然独自一人下楼的时候正好目睹张若昀在众人的注视下将恋人拥吻在怀,宾客们欢呼着起哄鼓掌祝福,热闹又快乐。


几对男女围绕着新人摆好pose,画面很是美好。


他独自找了个不远不近的角落,静静望着那堆人,自一旁路过的侍应生托盘里取过一杯香槟,眉目舒展,啜了一口,笑意却不及眼底,浮在表面,模糊又虚假。


“脸色真难看。”身后年轻的女声响起,不等刘昊然转头,来人就慢慢踱步到了他身侧。他偏头看了一眼对方,并不想要回话。


“看起来和对方谈崩了?”宋祖儿神态闲适,略带调侃,语气却极为笃定,认定了他会吃瘪。...


过境(6)

/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刘昊然也没办法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及时意识到二零一八年的二月十八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二年。虽然那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但并不意味着一点斡旋的余地都没有,至少吴磊选在那一天深夜按下那个绿色的通话键的时候,是有所期待的。


或许是期待刘昊然是醒着的,期待刘昊然能猜出是他,期待刘昊然能记得二月十八是什么日子,期待刘昊然等着他成为自己的学弟。


可是刘昊然只满足了他的第一个希冀。


后面再多的设想,自然也就成了空想,再无存在的意义。


刘昊然挂掉那一通深夜电话的时候,大概压根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吴磊会是什么表情,什么想法。


那思量许久终于小心翼翼跨出的一步,也就成...

过境(5)

/

吴磊靠近刘昊然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心头一般,让人下意识的忐忑惶恐。刘昊然以为自己是期待的,可是真的到了那一刻,见到吴磊真切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颗心却又慢慢沉寂了下去。


吴磊面上的表情很淡,像是对待一个普通的故人一般,礼貌温和,又带着恰到好处的疏远。他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了他,两人的指尖短暂的触碰了一秒,带着彼此的体温,随后分开。


刘昊然道了声谢,将打火机塞进裤袋,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偏头按灭指间的香烟。


吴磊将他的动作瞧在眼里,看着对方将按灭了的烟收进手心,轻笑:“刘昊然,不用这么小心,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没以前那么敏感了。”


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吴磊是不喜欢闻...

过境(4)

/

吴磊在脑海里设想过很多次和刘昊然再次相见的场景,太多次了,晚宴也好,熟人的聚会也好,又或者是某一个综艺的录制现场,再不济,活动现场嘈杂的后台,灯光昏暗的卫生间都可以,这么多年的蓄力,这么多潜在的可能性里,总有那么一种是适用的。


如果说当年分开,心中总免不了存着几分少年人不愿折腰的别扭和傲气的话,经过那么多年,也早该被时间冲刷磨平,褪去最初的机锋了。


时间叫人老实。


吴磊其实一直不知道刘昊然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想来也是,他其实也未必真的了解过刘昊然,纵使最开始他们两人确实是在鲜衣怒马的年纪碰上的,青涩张扬,城府尚浅,光是一个无聊到找不出笑点的段子,都能对着彼此略带...

囚光

*警告:黑暗向

*微病娇


莫让我向真挚心灵的结合承认障碍,爱不是爱。


眼前的分明是陌生的场景,一个个划过脑海的时候,却带着似是而非的微妙熟悉感,让秦风忍不住拧眉。


他双手合十,轻抵鼻尖,抿唇沉思着。


脑海里的庞大数据库像是一台精密不停歇的机器,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率运作着,所有先前暂存在意识海里的细枝末节此刻如同走马车般快速掠过,以可怕的倍速转化成数据和记忆点,不断地重组,碰撞,试图寻找相似点串出一条合理的证据链。


房间里反季却频繁使用的冰箱,特殊存放的器皿,就算是保存了许久却依旧鲜活柔软的的尸体,尚未凝结的血液,昏暗的地下...

风情追杀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放飞自我,请随便看看吧,其实是厕所读物

*夜总会老大x小片警(不带售后)

*感谢 @刺狐 同好的授权,在此土下座


吴磊发誓,如果他早知道自己有一天要为公献身,扮成少爷大义凛然深入夜总会内部的话,他绝对不会在毕业前的那份调任分配协议书上签字。


不过事实就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他就得夹起尾巴穿的人模狗样,提起自己嘴角朝走道每一位路过的客人躬身笑得风雅从容。


贴在一侧耳道口的细小磁片还在不停的罗嗦:“副队,这次任务真的很重要,全队上下就你的长相最符合大众审美了,实至名归啊副队!”


一侧的人插嘴:“对啊副队,老大都让我们不要声张...

渡歌

*真骨科,表兄弟,有车

*可能会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


临近傍晚的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已经是乌云密布,颇有山雨欲来的架势。吴磊下了课,起身去上了个厕所的空隙,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下来,本就寒冷的空气瞬间带上了阴冷冰凉的水汽,潮湿得让人皱眉。


教室里躁动的氛围更让人不舒服,饥饿夹杂着糟糕天气带来的不耐让大家都迫切的想要早点结束最后一节课。


吴磊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刚取出水杯喝了一口,就被同班的一个女生打断了:“吴磊,你哥……找你,就在门口。”言语间伴着一小段的迟疑,少女细微的含羞一览无遗,语毕还下意识又往门口瞟了一眼。


吴磊扣上了水杯...

你听说过强行同框吗
来自65的双重凝视

总有初心至白首

*跟【鹤归】没有太大的关系,当做日常篇看也可以

*我爱豆哥


*

其实刚开始接触的时候,白龙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偶尔会突然出现在后院的银杏树下,频率不高,如意算过,两三个星期拢共也就几回,绝不超过一只手,神出鬼没,没有规律可循。

少年不深入接触,遥遥往银杏树下那么一戳,就显得有些高冷倨傲。

虽然如意从来没把白龙放不下的少年薄面当回事。


关于教授许多乱七八糟的技法和汉语,其实是如意提出的。白龙对此不置可否,虽然面上表情没有多少,但是该教的东西从来没有怠慢过。如意自小就聪慧,很多时候只需要白龙稍加提点,就能融会贯通,进步飞快。

徒弟不是蠢笨之人,...

鹤归

白龙x如意


贞元十四年的夏天,午后的阳光透过苍翠的劲竹撒在凉塌的水纹竹席上,在微风下吹拂下碎金般摇摇晃晃,薛王府的水阁没有沾上半点的暑气,水晶帘外的池塘里满满当当开了半池的莲花,倒是有几分瑶池仙境的模样。


衣着单薄清凉的少年姿态闲适的单手托腮半倚着小桌休憩,因着在家纳凉而没束起的乌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眼尾细长,眉目俊朗,眼窝深邃,出尘高贵里带着几分罕见的异族风情,让人忍不住侧目。


“世子。”一侧的仆人接过下人递上的的帖子,站在阁外往里面探过半个脑袋,注意到浅眠的少年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通报。


屋内的少年微微一动,纤长的眼睫抖了抖,睁开了眼...

过境(3)

/

其实对于他们这个圈子的人来说,想要回到原点,真的很容易。


封存所有与对方有些许牵扯的东西,保密工作做好,清理好自己不该有的情绪。只要没有太多的恩怨纠葛,第二天见面还是可以装作若无其事来一个亲切而不失礼貌地问候。稍稍后退一步,就回到了适合的位置上,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简单,果断,不需要太多的纠缠,你好我好大家好。


娱乐圈就是这样,爱恨来得热情,轰轰烈烈,去得也迅速,骤然抽离,不留痕迹。


所以,不要太在意。无论如何,人生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就算你再怎么在意和不舍,也终须放手目送他们远去。


吴磊一直都这么告诉自己。


那个人的微信这么...

过境(2)

/

那一个疯狂任性的夜晚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已经没有再深究的可能,只记得最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凌晨的外滩街头,借着厚实的衣帽和口罩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临近年末,外滩的夜生活被拉得更长,绚烂的灯光将林立的万国建筑群打得深邃漂亮,充满了异国风情,人们穿梭其中,与这个节奏快到让人来不及喘息的城市融为一体。


刘昊然站在吴磊的身侧与他一起等着绿灯亮起,恍然间觉得自己面上一凉,抬起头望着黑黢黢的天空望了半天,终于勉强在模糊的视野里捕捉到了零星白色碎屑的踪迹。


“下雪了。”


吴磊闻言顺着他的视线往上望去,随后又将视线落到了勾着唇露出一小个虎牙的他身上,“上海这边一年...

过境(1)

你从我的血液里逃离,像是一场迷幻的梦


/

刘昊然再一次梦到了吴磊,十八岁的吴磊。


接着他在纽约凌晨三点的夜色下醒来,入眼是昏暗高远的天花板。


暖黄色的床头灯在视野里晕成了一个模糊的光点,室内的暖气打得很足,就算随意卷着被子露出一大片皮肤依旧没有半点的寒意。


也许就是因为暖气打得太足了,才让人闷得慌。


他熄了屏幕把手机放回床头柜,将下半张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闭上眼对自己安抚着,却依旧无法舒缓心中那隐隐的绞痛和躁动。那种带着失重感的慌乱和憋闷在夜色下被滋养壮大,缓慢的一寸寸地将他的神智吞噬,徒留下细微绵长的痛苦和孤独。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

花开人间

>一发完,正剧,1w9,年龄差七岁。
>和灰豆太太讨论了很久,一路改大纲,依旧不是很流畅,但也只能这样了。
>最后一天里没有失约,正剧开始正剧结束。接下来一年大家也要开心。 


 
 

我们开一条贵宾通道吧


【昊磊】成人法则(甜/避雷/贺文)

拖了很久的篮球梗甜车,权当成年圣诞贺礼吧

这是最后一辆车了,有雷自避


>成年人需要诱惑<

你走以后 苏州里的我不是我
© 琥珀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